有不能断其无,留传案牍后人看

入官阶昌平为令 升公堂百姓呼冤

  诗曰:
    世人但喜作高官,执法无难断案难。
    宽猛相平思吕杜,严俊尚是恶申韩。
    一心清正千家福,两字公平百姓安。
    唯有昌平旧教头,留传案牍后人看。

诗曰:世人但喜作高官,执法无难断案难。宽猛相平思吕杜,严峻尚是恶申韩。一心清正千家福,两字公平百姓安。唯有昌平旧里正,留传案牍后人看。自来奸盗邪淫,无所逃其法律,是非冤抑,必待白于官家,故官清则民安,民安则俗美。举凡游手好闲之辈,造言生事之人,一扫而空之。无论人民之乐事事业,即间有不堪入目之徒显干法纪,而见其刑罚难容,罪恶难恕,耳闻目睹,皆赏善罚恶之言,宜无不革面洗心,改除积习。所以欲民更化,必待宰官清正,未有官不清廉,而能化民者也。然官之清,不仅仅在不伤财不害民而已,要能上保国家,为人所无法为、不敢为之事,下治百姓,雪人所不能够雪、不易雪之冤。无论民间细故,即宫闱细事,亦静心审察,有精明之气,有坚决之才,而后官声好,官位正,一清而无不清也。故一代之立国,必有一代之刑官,尧舜之时有皋陶,汉高之时有萧相国,其法家申子、韩非,则固历代刑名家所祖宗者也。若不察案之由来,事之初起,徒以桁杨刀锯,一味刑求,则虽称快不时,必至沉冤没世,昭昭天报,不爽丝毫。若再因赂而行,为贪起见,辄自动以五木,断以片言,是则身不修,而可治国治民,重元寺闱,下安百姓,岂可得哉!间尝旷览古今,博稽野史,有不能断其无,并不能够信其有者。如此书中所编之审理案件之明,做案之奇,访案之细,破案之神,或因秽乱东宫,或为全其晚节,或图财以害命,或因奸以成仇,或误服毒猝至身亡,或出戏言疑为祸首,莫不无辜牵涉,十分受苦刑。使非得一位以平反之,变言易服,细访微行。阳以为官,阴认为鬼,年至得其情,定其案,白其冤,罹其辟,而至奇至怪之狱,终不可能明。春风倦人,日闲无事,故特将此书之一望而知,以备录之,以供众览。非敢谓警世醒俗,亦聊供阅者之寂寥云尔。诗曰:备载奇怪事,钦心往代人。廉明公平者,千古大冤伸。话说那部书,出自唐朝中宗年间,其时武媚娘临朝,四方多事。当朝有一个人民代表大会臣,姓狄名仁杰,号德英,江西布尔萨县人。其人直率非常,忠心保国,身居上大夫平章之职,有的时候在朝诸臣,如姚崇、张柬之等人,都已她所荐。只因武三思倡乱朝纲,太后欲废中宗立他为嗣,狄梁公犯颜立争,奏上一本,说君主立太子,千秋万岁配食关帝庙。若立武三思,自古及今,未闻有内侄为先生,姑母可祀大庙的道理,由此才醒来,除了这么些观念,退政与中宗皇上,就称仁杰为国老,迁为兖州太师。及至中宗即位,又加封汉代公的爵号。此皆生平的事节,由西夏以来,无不人人拥戴,说他是个忠臣。殊不知这时多事,皆载在历代史书上,所以往人易于通晓。还应该有未载在国史,而传流在野史上的那多少个事,讲出去更令人爱抚,不不过个忠臣,何况是个循吏,何况是个聪明精细、仁义长厚的君子。所以武则天自僭位以来,举几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下至民间古怪案件,皆由狄公判定精通。自从父母生下他来,六八周岁上,就自发的灵性。攻书上学,目视十行,自不必说。到了十八岁时节,已然是天之骄子,学富五车。并州官府,闻了她的文名,先举了明经,后调为咸阳参军,又升授并州法曹。那朝廷因他居官清廉,就迁他为昌平今尹。到任来,为地方上巳暴安良,清理词讼,自是他的余事。手下有多个亲信随从,八个姓乔叫乔太,一个姓马叫马荣,那多个人正是绿林的武侠。那日他进京公干,遇了她三人要劫他的衣囊行李,仁杰见马荣、乔太,都已经强悍气派,何况武艺(英文名:wǔ yì)高明,心下想道:“笔者何不收服他们,今后代皇家服从,做了一番工作,他多个人也可相助为理,方不埋没了那身技艺。”那时候不光不去回避,反而挺身出来,招呼她多个人站下,历劝了一番。哪知马荣同乔太,十分身入其境。说:“作者等为此盗贼,皆因天下纷纷,乱臣当道,徒有那身手艺,万般无奈不遇识者,所以落草为寇,出此下策。既是尊公如此厚义,情愿随鞭执镫,报效尊公。”那时候仁杰就将多个人,收为亲信随从。别的一个人姓洪,叫洪亮,便是并州人氏,自幼在狄家使唤。其人虽尚未那用武的技艺,却是一个胆大心细的人,无论何事,皆肯前去,到了办事的时候,又能见机预计,不至鲁莽。此人随她最久。又有壹个人,姓陶叫陶干,也是江湖上的情侣,后来改邪归正,为了公门的听差。亲因仇家大多,时常有人来报复,所以她投在狄公麾下,与马荣等人,结为老铁。从昌平到任之后,那多人皆带她私下暗访,结了重重疑难案件。那十七日正在后堂,看那个往来的文书,忽听大堂上边,有人击鼓,知道是出了案件,赶着穿了冠带,升坐公堂。两班皂吏齐集在下边。只看见有个四四十八虚岁的老百姓,形色仓皇,汗流满面,在那堂口不住的呼冤。狄人杰随令差人把她带上,在案前跪下,问道:“你那人姓甚名什么人,有什么冤抑,不等堂期控告,此时击鼓何为耶?”那人道:“小人姓孔,名称为万德,就在昌平县北门外六里墩居住。家有数间房子,只因人少房多,故此开了旅社,数十年来,完好无损。今日向晚时节,有四个贩丝的客人,说是上饶人氏,因在招待外来人士根据地货,路过这边,因天色将晚,要在那店中住宿。小人见是历经的客人,那时候就将他住下。晚上饮酒谈笑,大伙儿皆知。明晚天色将明,他两就起身而去,到了辰牌时分,猛然地甲Hood前来布告,说:‘镇口有四个死人,杀死地下,乃是你家投店的外人,准是你图财害命,将她治死,把遗体拖在镇口,贻害外人。’不容小人分辩,复将那七个尸骸,拖到小人家门前,大言胁制,令笔者出五百银两,方肯掩盖那件事。‘不然那四个人,是由你店中出来,何以就在那镇上出了奇案?那不是您移尸灭迹!’由此小人情急,特来求大老爷洗雪冤枉。”狄国老听她那番谈话,将他那人上下一望——实不是个杀害的颜值。无可奈何是人命巨案,不可能听她一面之辞,就将他放去。乃道。“汝既说是本地的好人,为什么那地甲不说外人,单说是你?想见您亦非良善之辈,本县终难凭信。且将地甲带来核夺。”下边差役一声答应,早见三个三十余岁的人,走上前来,满脸的邪纹,斜穿着一件丑角,到了案前跪下道:“小人乃六里墩地甲Hood,见太爷请安。此案乃是在小人管下,今晚见这两口尸骸,杀死镇口,那时候并不知是哪个地方客人。后来合镇每户,前来观察,皆说是今早投在孔家店内的旁人,小人由此向她盘问。若不是他图财害命,何以三人皆杀死在镇上?而且孔万德说是动身时,天色将明,彼时镇上也该早有中国人民银行动,尽管在路,遇见强人,岂无一位过此看到?问镇上商家,又未听到喊救的响动。那是可知的原委,明是他夜晚出手,将多个人杀死,然后拖到镇口,移尸灭迹。此乃小人的承任,杀手既已在此,求太爷审讯便了。”狄国老听Hood那番话,甚是在理,回头瞧着孔万德实不是个图财害命的霸下,乃道:“你四个人供词各一,本县未经相验,也不能就此决定。且待上台之后,再为审讯。”说着,他五个人交代带去。随即传令伺候,预备前去相验。不知后事怎样,且看下回分解。

诗曰:

  自来奸盗邪淫,无所逃其法律,是非冤抑,必待白于官家,故官清则民安,民安则俗美。举凡游手好闲之辈,造言惹祸之人,一扫而空之。无论公民之乐事专业,即间有不堪入目之徒显干法纪,而见其刑罚难容,罪恶难恕,耳闻目睹,皆赏善罚恶之言,宜无不革面洗心,改除积习。所以欲民更化,必待宰官清正,未有官不廉洁,而能化民者也。然官之清,不仅在不伤财不害民而已,要能上保国家,为人所无法为、不敢为之事,下治百姓,雪人所无法雪、不易雪之冤。无论民间细故,即宫闱细事,亦潜心审察,有精明之气,有坚决之才,而后官声好,官位正,一清而无不清也。故一代之立国,必有一代之刑官,尧舜之时有皋陶,汉高之时有萧相国,其申子、韩非,则固历代刑有名的人所祖宗者也。若不察案之由来,事之初起,徒以桁杨刀锯,一味刑求,则虽称快有的时候,必至沉冤没世,昭昭天报,不爽丝毫。若再因赂而行,为贪起见,辄自动以五木,断以片言,是则身不修,而可治国治民,白云观闱,下安百姓,岂可得哉!间尝旷览古今,博稽野史,有无法断其无,并无法信其有者。如此书中所编之审理案件之明,做案之奇,访案之细,破案之神,或因秽乱春宫,或为全其晚节,或图财以害命,或因奸以成仇,或误服毒猝至身亡,或出戏言疑为祸首,莫不无辜牵涉,十分受苦刑。使非得一个人以平反之,变言易服,细访微行。阳感觉官,阴感觉鬼,年至得其情,定其案,白其冤,罹其辟,而至奇至怪之狱,终不能够明。春风倦人,日闲无事,故特将此书之一五一十,以备录之,以供众览。非敢谓警世醒俗,亦聊供阅者之寂寥云尔。

今人但喜作高官,执法无难断案难。 宽猛相平思吕杜,严刻尚是恶申韩。 一心清正千家福,两字公平百姓安。 唯有昌平旧太史,留传案牍后人看。

  诗曰:
    备载奇异事,钦心往代人。
    廉明公平者,千古大冤伸。

一贯奸盗邪淫,无所逃其法律,是非冤抑,必待白于官家,故官清则民安,民安则俗美。举凡不修边幅之辈,造言惹祸之人,一扫而空之。无论公民之乐事职业,即间有不堪入目之徒显干法纪,而见其刑罚难容,罪恶难恕,耳闻目睹,皆赏善罚恶之言,宜无不革面洗心,改除积习。所以欲民更化,必待宰官清正,未有官不清廉,而能化民者也。然官之清,不仅仅在不伤财不害民而已,要能上保国家,为人所不可能为、不敢为之事,下治百姓,雪人所不可能雪、不易雪之冤。无论民间细故,即宫闱细事,亦静心审察,有精明之气,有坚决之才,而后官声好,官位正,一清而无不清也。故一代之立国,必有一代之刑官,尧舜之时有皋陶,汉高之时有萧相国,其法家申子、韩子,则固历代刑有名气的人所祖宗者也。

  话说那部书,出自清代中宗年间,其时武珝临朝,四方多事。当朝有壹个人大臣,姓狄名仁杰,号德英,江苏乌鲁木齐县人。其人直爽特别,忠心保国,身居军机大臣平章之职,不时在朝诸臣,如姚崇、张柬之等人,都已经他所荐。只因武三思倡乱朝纲,太后欲废中宗立他为嗣,狄国老犯颜立争,奏上一本,说皇上立皇太子,千秋万岁配食中岳庙。若立武三思,自古及今,未闻有内侄为学子,姑母可祀大庙的道理,因而才如梦初醒,除了这些念头,退政与中宗太岁,就称仁杰为国老,迁为建邺都尉。及至中宗即位,又加封南齐公的爵号。此皆终身的事节,由汉代以来,无不人人珍视,说她是个忠臣。殊不知那时多事,皆载在历代史书上,所现在人易于精晓。还恐怕有未载在国史,而传流在野史上的那四个事,讲出来更让人珍惜,不不过个忠臣,何况是个循吏,而且是个了然精细、仁义长厚的君子。所以武媚娘自僭位以来,举几近狎邪僻,残害忠良,杀姊屠兄,弑君鸩母,下至民间古怪案件,皆由狄公决断通晓。自从老人生下他来,六捌虚岁上,就自发的灵气。攻书上学,目视十行,自不必说。到了十十虚岁时节,已经是高人一等,如椽大笔。并州官府,闻了他的文名,先举了明经,后调为咸阳参军,又升授并州法曹。那朝廷因她居官清廉,就迁他为昌平今尹。到任来,为位置上除暴安良,清理词讼,自是他的余事。手下有多个亲信随从,三个姓乔叫乔太,一个姓马叫马荣,这几人视为绿林的侠客。那日她进京公干,遇了他两个人要劫他的衣囊行李,仁杰见马荣、乔太,皆是强悍气派,况且武艺先生高明,心下想道:“笔者何不收服他们,现在代皇家效力,做了一番职业,他多少人也可相助为理,方不埋没了那身技艺。”那时候不仅仅不去规避,反而挺身出来,招呼她多少人站下,历劝了一番。哪知马荣同乔太,十二分多谢。说:“笔者等为此盗贼,皆因天下纷纭,乱臣当道,徒有那身技术,无可奈何不遇识者,所以落草为寇,出此下策。既是尊公如此厚义,情愿随鞭执镫,报效尊公。”那时仁杰就将五个人,收为亲信随从。其他壹个人姓洪,叫洪亮,正是并州人氏,自幼在狄家使唤。其人虽尚未这用武的手艺,却是二个胆大心细的人,无论何事,皆肯前去,到了办事的时候,又能见机预计,不至鲁莽。这厮随她最久。又有壹个人,姓陶叫陶干,也是江湖上的爱侣,后来改邪归正,为了公门的听差。亲因仇家多数,时常有人来报复,所以他投在狄公麾下,与马荣等人,结为老铁。从昌平到任之后,那五人皆带他私下暗访,结了大多疑难案件。

若不察案之由来,事之初起,徒以桁杨刀锯,一味刑求,则虽称快有时,必至沉冤没世,昭昭天报,不爽丝毫。若再因赂而行,为贪起见,辄自动以五木,断以片言,是则身不修,而可治国治民,开元寺闱,下安百姓,岂可得哉!间尝旷览古今,博稽野史,有不能够断其无,并无法信其有者。如此书中所编之审理案件之明,做案之奇,访案之细,破案之神,或因秽乱北宫,或为全其晚节,或图财以害命,或因奸以成仇,或误服毒猝至身亡,或出戏言疑为祸首,莫不无辜牵涉,备受苦刑。使非得一个人以平反之,变言易服,细访微行。阳认为官,阴感到鬼,年至得其情,定其案,白其冤,罹其辟,而至奇至怪之狱,终不可能明。春风倦人,日闲无事,故特将此书之原原本本,以备录之,以供众览。非敢谓警世醒俗,亦聊供阅者之寂寥云尔。

  那二十三日正在后堂,看那二个往来的文件,忽听大堂上边,有人击鼓,知道是出了案件,赶着穿了冠带,升坐公堂。两班皂吏齐集在底下。只看见有个四四十九岁的百姓,形色仓皇,汗流满面,在那堂口不住的呼冤。狄人杰随令差人把他带上,在案前跪下,问道:“你那人姓甚名哪个人,有啥冤抑,不等堂期控告,此时击鼓何为耶?”那人道:“小人姓孔,名称为万德,就在昌平县西门外六里墩居住。家有数间房屋,只因人少房多,故此开了饭店,数十年来,安然照旧。前天向晚时节,有三个贩丝的客人,说是济宁人氏,因在应接外来人士分公司货,路过那边,因天色将晚,要在那店中留宿。小人见是途经的旁人,那时候就将他住下。晚间吃酒谈笑,民众皆知。今晚天色将明,他两就起身而去,到了辰牌时分,蓦然地甲Hood前来通告,说:‘镇口有五个死人,杀死地下,乃是你家投店的外人,准是你图财害命,将他治死,把遗体拖在镇口,贻害别人。’不容小人分辩,复将那七个尸骸,拖到小人家门前,大言威迫,令作者出五百银两,方肯隐讳这件事。‘不然那三人,是由你店中出来,何以就在那镇上出了奇案?那不是你移尸灭迹!’由此小人情急,特来求大老爷洗冤。”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不能断其无,留传案牍后人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