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通用语言在社会和母校的施行,墟落青少年的

笔者在农村调研中发现,农村青年的爱国主义情怀普遍比较强烈;一些国外机构的调查也证实,相对于城市青年,农村青年更具爱国主义情绪。有舆论将这种情绪往民族主义上靠。如何认识这一现象?笔者认为,农村青年的爱国主义情怀是朴素的。一些国外媒体和国内部分知识精英将“民族主义”与农村青年联系起来,并贴上不理性的标签,极不合适。

民族化、工业化、城市化的纠结及其后果

满足我国城市老年弱势群体的教育需求,促进该群体融入社会是当前的燃眉之举。

农村青年的爱国主义更多基于对国家的忠诚,极少功利性。他们的日常生活无需处理因族群差异、国际关系冲突等原因带来的人际关系困扰,也不可能因为“爱国”而获得额外好处。在这个意义上,他们的爱国主义纯粹是出于共同体意识的自然流露,他们身为中国人的自豪感也是近代以来现代国家建设成果的反映。

苏联建国后,一方面推行民族化政策,另一方面又积极推动工业化和城市化,以建设一个现代工业国家。但这些政策的实施却在各地区造成了新的矛盾。

社会融合理论;老年弱势群体;教育需求

这种朴素的爱国主义情怀也有厚重的现实依据。首先,当前的农村青年是改革开放一代,他们真真切切地体会到国家翻天覆地的变化,没有什么理由不自豪。笔者也是从农村出来的80后青年,年少时还有吃不好、穿不暖的体验,但绝大多数90后似乎就没有这种体验了。90后的成长中没有自卑、苦难和耻辱的记忆,爱国主义情怀更加建立在平等和自信基础上。

萨尼认为:社会流动,政治和知识精英的文化同化,对俄语学校的选择,以及工业化和城市化带来的影响,产生了对于被同化和丧失文化的焦虑。由此也发展出更加深刻的矛盾:一方面,苏维埃年代的民族化和族群的再民族化造成了强大的民族主义压力,但在另一当面,把农业社会转型为工业化城镇社会的国家政策又在鼓励向一个统一的苏维埃文化的同化进程。

原标题:城市老年弱势群体教育需求探究

其次,农村青年天然地希望国家富强。农业是弱势产业、农民是弱势群体,在农村生活、农业生产过程中,很多农村青年都遇到过因公共服务不足而带来的种种困境,这种体验是城市青年难以想象的。近些年来国家支农力度不断加大,农村形势日渐转好,农村青年感同身受。

国家的工业化发展需要建立统一的劳动力市场和各类人才的教育培养体系,而一种通用语言的推行和学校体系的建设不仅是不可避免的,而且是工业化发展的前提条件。但通用语言在社会和学校的推行,必然会导致少数民族语言使用的弱化,从而引发少数民族对自己语言前途的担忧。同时,由于一个国家的现代化进程在客观上必然会由在人口规模和发展程度上占有优势的主流群体所主导,在这一进程中产生和发展的现代化文明也必然带有较强势的主流群体的色彩,接受这样的现代化文明对于少数族群而言,就多少会产生自己被同化的感受。因此,在民族化政策下被孵化出并不断得以强化的民族意识对这些发展趋势产生基于民族主义的抵制情绪也是自然而然的。

作者简介:孙立新,女,山东青岛人,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副教授,博士,主要研究方向:成人教育、比较教育,E-mail:sunlixin80@163.com;薛凯,宁波大学教师教育学院(浙江 宁波 315211)。

再次,农村青年对国家更具依赖性。在城乡二元结构仍然存在的今天,留在农村的青年是弱势群体。至少相对于他们的同龄人而言,他们也许是社会竞争的“失败者”。因为无法在市场中获利,社会资本也较少,他们对国家具有更强烈的依赖性。

作为一个多种族-族群国家的政府,既要引领各族国民走上现代化发展之路,又要尊重少数民族的情感和保护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既要保护少数民族语言的使用和发展,又要使少数民族青年学习通用语言来掌握劳动力市场所需要的知识技术,以便顺利就业;既要通过各种优惠政策来帮助发展相对滞后的少数民族加快发展,又要使主流群体理解这些优惠政策的必要性,而不至引起太大的反弹。要完成这些自身具有内在矛盾性的任务是非常困难的。

内容提要:随着我国人口老龄化形势日益严峻,城市老年弱势群体数量逐渐庞大,生活处境令人担忧,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关注。满足我国城市老年弱势群体的教育需求,促进该群体融入社会是当前的燃眉之举。本文基于社会融合理论的视角,以宁波市为例,设计调查问卷及访谈分析城市老年弱势群体的教育需求现状以及存在的问题,引发思考并提出可行性建议。

与知识精英们抽象地讨论爱国主义是否是民族主义不同,农村青年的爱国主义情怀朴素而直接。这种情怀并不针对其他族群,也不介入利益之争,我们应该珍惜她。珍惜她,就是珍惜我国近代以来来之不易的现代国家建设成果。因为有了国家意识,孙中山先生感叹的中国人如一盘散沙的时代一去不复返了。珍惜她,就是珍惜社会主义建设成果。农村青年作为相对弱势的群体,仍然对国家保持信任、尊重、自豪,说明执政党的执政基础依然牢固。珍惜她,也是珍惜每个国人的基本情感。有那么一些人,因为多读几本书、多见一些世面,就以为有了“独立人格”而贬斥农村青年、及其他一些底层群体的朴素爱国主义情怀,动不动就用把爱国主义贴上非理性、“民族主义”标签的,或许恰恰是内心被蒙蔽的表现。(作者吕德文是华中科技大学中国乡村治理研究中心副教授)

少数族群的担忧、主体族群的不满与苏联的解体

关 键 词:社会融合理论 老年弱势群体 教育需求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但通用语言在社会和母校的施行,墟落青少年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