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的出租车司机说,站前出租车并车宰客挺

夏日的午后,三轮出租车司机和面的出租车司机在一起打赌.
  三轮出租车司机对面的出租车司机说:"咱们都是搞出租挣钱养家糊口的,我的三轮车起步二元钱,有人乘坐我的车而不坐你的车,你信吗?.面的出租车司机听完三轮出租车司机的话,不以为然的说:“你说话太片面,我的车起步三元,有人乘坐我的车不一定会坐你的车。”为此事,两人争持不下。
  这时,从他们面前的路南走来一个商人模样的男人,不一会从路北又过来一个农民模样的女人.两人一前一后都来到三轮出租车和面的出租车司机前面,商人问面的出租车司机:"起步几个钱?".
  面的出租车司机说:“三元!”商人没有说话。
  这时,农民出现在三轮出租车司机跟前:“坐三轮起步几个钱?”司机说:“二元。”商人听完司机的报价,心想、:“经常出门在外,还不如坐三轮出租车省钱!”农民心想:出门一趟不容易,还不如做面的出租车舒坦呢?
  商人选择了乘坐三轮出租车,农民则选择了乘坐面的出租车。一眨眼的功夫他们都乘车走了,但是刚才他们争持的问题给人们留下了值得深深思考的……?

下班了,月萍不想去乘坐烦人的班车。
  于是,她向离厂不远的丁字路口奔去。那里停着三、四辆出租三轮和拉客的面的车。和萍上前问司机怎么乘坐。司机对她说,只有三轮车最实惠,一公里只要五角钱。月萍刚上班不久还没有领取第一个月的工资。平时的零花钱还得伸手向父母要。于是她走向一辆绿色的三轮逢布车。她认为绿色是生命的象征,因此今天她选择了它。
  车主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青年,身材硕长,面孔白净,鼻梁上的凹外长着一颗逗人的黑痣,跟人的印象很深;同时一副时髦的墨镜架在微瘦的脸上给人一种温顺谦恭的感觉。月萍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但任凭记忆的闸门怎么打开,然而却一时想不起来在那儿见过这个人。月萍索性不去思考那没有边际的烦人事,她对出租车司机说了要去的地方。小伙子把车起动后载着月萍便奔向目的地。
  十几分钟后,三轮出租车来到了月萍的家门口。月萍从口袋里摸出二个钢蹦给了三轮车车主。车主接过钱眉头皱了皱却没说话,然后迟疑着把钱装进了内衣口袋。就在月萍转身离去时,三轮车主开口说话了。话很短,只有六个字:希望你还乘车。
  第二天,在老地方月萍又乘上了昨天乘坐的三轮出租车。下车后月萍付给他二元纸币,他却没吭声。但却把钱小心翼翼地装进了口袋。事后月萍从别人嘴里得知,他叫明,在国有企业上班,因为才华出众,并不时有文章在报刊上发表,遭到一些别有用心人的馋言,不知真相的部门经理便排斥、挤干明。明受不了他人的岐视,便提出自愿下岗。后来把自己省吃俭用的钱从银行取出来购买了三轮车决定出租拉客赚钱养活自已。在以后的日子里月萍还和以前那样乘坐明的出租车。只不过,坐车前多了一丝会心的微笑。
  一个月后,月萍开了工资,她从明的出租车上下来试着掏出五元钱付费时。却遭到明的婉言谢绝。那一刻月萍感动的泪花在眼眶中直打转。她在感激明不贪财的同时,对明的人品有又了新的认识。为此,月萍在心中有了一个无形的喜欢明的印象。又一天,月萍下班后在厂门囗没有见到明的车。开始,月萍以为明去载客拉人了,就在原地等了一会儿,结果直到天黑也没有见到明。于是,月萍租乘别的出租车回了家。在快到家的那条幸福胡同里,月萍透过车窗帘子的缝隙见到一个非常熟悉的身材。月萍忍不住内心的好奇,掀起帘子观看。竟然发现了不想看到的一幕:原来跑出租的明,今天竟然和一个女孩在一起。看他俩有说有笑的神情和模样。月萍觉的他俩关系肯定不一般。如今这年代,他俩晚上会不会在一起……月萍不敢再想下去,心里直抱怨自已当初太痴情………
  仲秋的一天,月萍上班忘了带伞,恰好不争气的老天爷下起了绵绵细雨。月萍只好给放暑假的弟弟打电话让他把伞送到厂里来。月萍下了白班和弟弟各撑一把枫叶雨伞,从厂里出来上了厂门口停放着的三轮出租车。月萍和弟弟在车上等了一会儿,不见车主有任何动静。月萍的弟弟忍不住在车里催促起来。车主却冷冷地说,车坏了。无耐月萍只好和弟弟疑惑着下了车,上了另一辆出租车回家。
  翌日,经常拉月萍的明换了个地方在别的地方出租待客,并且持续了很长时间。
  当月萍又见到明时,已是半年后的初冬时节。天上下着零星小雪,新婚不久的月萍和丈夫从厂里出来乘车时,忽然发现久违了的明竟然又在厂门囗停车待客。好奇心促使着月萍上了明的车。车主明没有言语,开主就走。下车后月萍给了明五元钱,明迟疑地看着月萍。月萍觉得很不好意思就开口对明说,自己身边这位是新婚不久的丈夫。尔后,羞涩地笑着,那幸福的笑脸绽开得象秋后怒放的菊花。听完月萍的回答明简直坠入了深渊云雾,不由的口吃起来:“哪……上次和你在雨中撑伞的…他……呢?”
  月萍没有回答车主明的问话。反而忍不住问车主明:“你的那一位呢?”
  车主明说:“还没有考虑呐。”
  月萍说:“我不信。”
  车主明说:“真的!我不骗你。”
  月萍说:“今年暑假,我明明看见你和一个女孩在一起。那天,你又没有出车,是不是?”
  车主说:“你这人怎么没水平,随便乱讲话。和我在一块的那个女孩是我在南昌上大学放暑假的妹妹。那天父母不在家,打电话让我去车站接的她呀。”
  月萍听后不由的“啊”了一声。
  车主问月萍:“你丈夫我见过一面,怎么和上次的那位有区别呀?”
  月萍不耐烦地回答道:“啥区别?”
  车主直率地说:“上次那个男的年轻呀。”
  月萍说:“哪一次?”
  车主明说:“今年暑假那一次!”
  月萍生气地说:“那次,你知道他是谁吗?”
  车主被问得目瞪门呆。月萍说:“那是,在福州上大学放暑假的弟弟。那次,上班忘带伞,下班后天下了雨。我打电话让上大学的弟弟给我送的雨伞。”
  车主明“哦”了一声,不再说什么。
  …………
  没等车主明再说什么,月萍“吞儿”一声笑了,然后拉着丈夫的手离开了他的面前。
  月萍和他丈夫走远了,车主明还站在车前,伫立良久。
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  生活的玩笑可别开大啊!

站前出租车并车宰客挺猖獗

另一名记者刚走出站门口10多米,也有不少出租车司机上前搭话拉活。记者问一名大约40多岁模样的司机:“到百花园多少钱?”“10块钱!”“咋这么贵啊?”记者又问,“这都啥时候了!”记者给6块钱,这名司机明确表示少10元钱不拉。这时又过来一名司机对记者说,8块钱我拉你。记者:“上百花园凭啥要8块钱?”司机:“那你说多少钱?”记者坚持就6块钱,他犹豫了一下,行!让记者先上车,随后又说,你等两分钟,说完又往前去揽客。记者在车上坐了大约两分钟,这位车号为黑B21032的司机,又把记者喊下车,领到另一辆车号为黑B24716出租车前,记者见车里已经坐了两个人,那名司机说,上车就走。在车里,记者问司机,车价为啥这么贵?司机说,油涨价涨的。记者:“不并车不行吗?”司机告诉记者,现在都并车。闲聊中得知车上的另外两个人每人车费8元钱。车离百花园还很远,司机就问记者,他跟你说多少钱,你先把钱给我。记者交了6元钱在汇博门前下了车。

一位外来投资者就曾向记者反映过这种并车现象,觉得十分气愤,这种行为严重影响了城市形象,扰乱了正常的运营秩序。希望有关部门一定要好好管一管,刹刹这种不良风气。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面的出租车司机说,站前出租车并车宰客挺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