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花粘到身上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用手去拍,丈夫

  一、你还爱我吗
  
  丈夫是个不爱说话的人,可妻子偏偏是个嘴巴不闲的人。没事就问丈夫,你还爱我吗?丈夫沉默,妻子唉声叹气地说:“跟个哑巴似得。”
  丈夫听完依旧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做着手里的活,给她洗脚,这是他每天最主要的工作,因为妻子是超市的售货员,每天都要站八小时,他从结婚那天起就每天为她洗脚。
  妻子正沉迷在自己的伤感中,可渐渐地她有了睡意,因为一双厚实的手,正在按摩她的脚心,让她的浑身得到了放松,睡意随即就跑了出来。
  她不满地嘟囔了一句:“每次问你爱不爱我,你就按摩我的脚……”话没说完妻子已经沉沉的睡去了。
  丈夫站起身来,把妻子席卷在沙发上的身体抱回卧室,然后去倒洗脚水。
  爱有时不用言语,只要行动就够了。
  
  二、代替
  
  一只猫和一只狗被一位富人抱回了别墅,它们是送给富人情妇的礼物。富人把它们送给情妇时说:“宝贝!有了这俩玩物代替我,你就不会寂寞了。”
  情妇接过猫和狗,假装欢喜地说:“谢谢你!老公。”说完黏黏腻腻地在富人脸上亲了一口。
  富人满意地走了,因为他还要回家去陪老婆孩子。
  富人走后,情妇一脚踹了狗,一巴掌打跑了猫,嘴里狠狠地骂道:“畜生能代替你,哼!那你不就成畜生了?”

图片 1

新婚以来,小两口还从没吵过架,妻子善解人意,丈夫三从四德,这三从四德是结婚前丈夫许诺给妻子的,三从是听从、服从、跟从媳妇,四德是说不得,打不得,骂不得,懒不得。快一年了,丈夫做的都非常好,妻子也知道礼让,孝敬公婆。

文/零雨飘摇

这一天,天特别热,热的让烦躁,连山上的草都晒的打蔫了,树木的枝叉都低垂下来,山前的二层小楼,被阳光晒的都散着热气,屋里的妻子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八个月大的儿子喂奶,一只手托着儿子的头,另一只拿着毛巾给儿子擦汗。床上丈夫躺着睡觉,屋里的电风扇吹的嗡嗡直响,可屋里的温度还是不减,依然热气腾腾。妻子拿着扇子给儿子轻轻地扇风,可儿子身上的汗还是嘀嗒嘀嗒的流。儿子热的不听话了,哭闹起来,妻子抱起来左右走来走去,还是不管用,哭的更厉害了,丈夫听到儿子哭声,揉揉还未散去睡意的眼睛,问道:怎么这么大声的哭啊,怎么了?好好哄我们。

1

妻子没好气了,道:“都哄一天了,二十多斤呢,天天这么抱着,胳膊都酸疼的,我好好哄,你咋不哄!”

十二月的天,大雪整整纷飞了三天三夜,是浅浅的黏黏的雪。雪花粘到身上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用手去拍,一拍就化,化成雪水渗入羊毛呢大衣里只会徒增一抹寒冷。

丈夫说,“我也想哄,不得睡会觉么,要不上夜班睡觉挨罚,白去了”

每晚七点下班后,我就会独自一人站在窗前,眺望绵绵黑夜。东风总是轻轻的从窗口的细缝刮进来,携带着零零散散的雪花,因为足够的轻,所以给人的感觉就如同偷偷摸摸的行径。

妻子满肚子委屈,“那就总我一个人哄啊,天天的这日子过的,我也找个班上班。让你妈带孩子”

我把窗户推开到能打开的最大限度,整个人就沉浸到了雪夜里。

丈夫安慰说:“不是有妈帮着哄哄呢,我有空了也抱抱孩子,等孩子大点不吃奶了,你就上班,妈哄孩子,现在妈放羊呢,那时候都卖了,你就去”

飘吧飘吧,我可爱的雪,但愿你来了就留下,来了就别走。

妻子不满的说,“还有你妈哄孩子呢,早上天没亮就去放羊了,等九点多才回来。回来还没屁会,又该张罗着给这一大家子人做饭了,做完饭睡个午觉三点多又去放羊了,等七点多才回来,都黑了,饭有时候都我做,还哄啥孩子。”妻子不时瞪孩他爸一眼

此前家里可比现在热闹,至少热闹一点儿。可是三天前,雪花一飘,她就不知道跑去了哪儿。简单想想,冬天可不是交配的季节,动物不是,人类也不是。

丈夫无言以对,只说等妈回来让她晚点去,早点回来,

那么,我家的小猫咪跑到哪去了呢?

妻子好像更来气了:“你说话算啊,羊吃不饱咋整,天天的抱着沉死了,我忒懒得哄了”。也许是手滑或者妻子胳膊没力气了,孩子从妻子胳膊上滑落到沙发上,妻子更生气了,对丈夫命令到你哄孩子吧,我都没劲了,说完瘫软在沙发上,

在这雪花翻飞不止的三天里,我没有一天不是在楼下学猫叫——喵喵喵。不时也喊一下她的名字。

丈夫说,“我不得上班啊,饭都没吃呢,我的整点饭去”。

“玲,你跑去哪里啦?大雪天很冷的哦,家里的暖炉可是开了许久,家里十足的暖和哦。还是不回来吗?”

妻子就是不依不饶,耍性子说:“孩子我就是不哄了,你哄吧。”说着把孩子放到丈夫跟前,丈夫看看看上班的点,再不收拾就来不及了,也大声说,“不知道还得上班,你爱哄不哄”。旁边的孩子都停止玩耍看着爸爸。

每逢我这么喊的时候,过路的行人无不是用一种看待精神病人的眼神盯着我,邻居也一样,现在都不再和我搭话。

妻子哪受过这养委屈,说你爱哄不哄,我走了,说着拿着手机就出去了,

我在窗前站了好久好久,身上浸满了雪水,每当新的雪花飘到身上,暖炉的热气就袭来,紧接着雪花融化,渗入毛衣里。

丈夫以为妻子在开玩笑,哄着儿子,一会他妈妈放羊回来了,接过孙子问道,你媳妇呢,丈夫把孩子给妈妈,打电话给媳妇,没人接,又打一回又没人接,这回丈夫觉得妻子没开玩笑,跟妈妈把事情原尾一说,给孩子爷爷打电话让找孩子妈妈,丈夫也是这屋那屋,院子里墙角,楼上都找了也没找到妻子的影,丈夫给妻子打电话还是没人接

冷得透彻。

妻子呢,妻子躲在二楼阳台上,有个大桶挡着,往那一猫谁也找不到,而且妻子还能看见院子里,婆婆丈夫在四处找她,开始还生气,等气消了,看着婆婆急的火急火燎的找他,丈夫还一劲打电话,都快发动所有亲戚找她了,不由的心中不忍。看着丈夫傻里傻气忙活找她的样子又挺好笑,丈夫又打电话了,妻子看着电话心里这个痒痒,想笑又不敢笑,想接又不想接,按了电话,电话又响了,最后妻子看着婆婆找的满头大汗,于心不忍接了电话,丈夫问在哪呢,妻子憋着乐说在楼上,丈夫噔噔噔跑到二楼,妻子出来了,丈夫乐呵呵的问你猫哪了,妻子指指大桶,丈夫笑了,丈夫说,你不怕我不上一个班少挣三百多啊,妻子说你不是还有一个班没休呢么,丈夫看看妻子,回到楼下一起哄孩子去了

楼下还是没有玲走过的痕迹,我失望地关上窗户。

“叮叮叮......”

风铃的声音。我心想,玲回来了。

衣服也不穿,鞋子也不换,我猛的打开大门冲下楼去。

2

“嗳,喜欢猫?”妻子问我。

“也喜欢狗。”

妻子把笼子里一只小巧的黄白猫咪抱出来,放到大腿上,右手不停地挠着猫咪的下颚。猫咪不无享受地眯起双眼,沉醉在妻子的服侍中。

“嗳,这里是只有猫的宠物店嘛。”妻子用嗔怪的语气对我说:“何必说什么狗呢。这么着,我们就买下这只猫吧。怎样?”

“悉听尊便。”

“到底喜不喜欢猫嘛。一副老大不情愿的样子。”

“喜欢的,只不过较之养猫,我更希望......”

“那就决定是猫了。”妻子打断我,俏皮地说。

“得,得。”我无奈地掏钱付了款。

回到家时,已经是可以吃晚饭的时间了。妻子穿上围裙,折腾起饭菜来。留下我待在客厅照顾猫咪。我坐在沙发的这一角,猫咪缩在沙发的另一角,我们这两个不同的生物战战兢兢地注视着对方。

“猫咪,你有名字吗?”我鬼使神差地问了猫咪,问完后不禁觉得自己呆头呆脑的。

猫咪只是迷惑地晃了晃脑袋。

妻子在厨房里好笑地说:“你看你,居然问一只猫咪叫什么名字。”

“啊,也是。”我不无尴尬。

“现在劳请我的夫君,在冰箱的倒数第二层拿来那条罗非鱼。”

我踱步到冰箱面前,打开冰箱,找到罗非鱼,即刻把被冻死在盘子里的罗非鱼端过去给妻子。当鱼儿出现在猫咪面前,我都能感受到猫咪眼中闪现出的不可思议的光芒。

“难道你要煮这条鱼给那只猫吃?”我惊讶不已。

妻子转过头定定地盯视着我,然后嗤嗤地笑起来:“看你那模样,还和一只猫抢东西吃,就这点出息。猫咪不是有猫粮嘛。”

我回过神来,的确是买了猫粮来着。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雪花粘到身上的时候绝对不可以用手去拍,丈夫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