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的是和崔豪迈一天入职应聘到公司市场部的

“石头,年纪轻轻的,什么事都不做,不知道你将来会混成什么样子?去,把这份文件送到园林处,下班前交给马处,快!”正对着电脑打瞌睡的石伟被吴瞎子的这一声吆喝吓了一跳。
  揉揉发迷的眼睛,看看办公室墙上挂着的石英表,已经十一点一刻多了,市园林处在城的最西面,坐公交都得走半个多小时,骑上自己一辆电动摩托车,十二点下班前把文件送去几乎不可能。
  “这,吴主任,让柳师傅开车和我去一趟吧?”石伟说话的声音很低。
  “屁大的一件事还想用车,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金贵了,工作不做,学会享受了?自己想办法去!”
  说完话,吴瞎子再不多看石伟一眼,走到对面的桌子旁,把一只肥硕的手掌放到了同事林兰的头上,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从上到下慢慢地抚摸着姑娘的长发。
  “小林,中午公司在恒大酒店有应酬,跟我走吧。李总也要去,好好表现啊!”转眼的功夫,顶头上司吴清明好像变了一个人,声音柔和了许多。
  石伟在吴清明手下工作差不多一年了,这位大学时的高材生长得英俊潇洒,一手好字谁见了谁夸,文采飞扬,几次为李总写得发言稿子都得到了好评。可是不管他怎么做都得不到吴主任的赏识,横挑鼻子竖挑眼,处处找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把石伟的名字也改成了石头,呼来喊去干一些搬桌子扫地的杂活。
  石伟想着跳槽另谋高就,可是这年月,找份合适的工作也不容易,怎么办呢?
  “唉,打出租车吧,送不了文件又不知被这个吴瞎子怎么埋汰呢?”石伟耷拉着头走出公司大门,他在算计来回打车的费用:“又得几十元,两天的饭钱没了”。石伟自言自语。
  “吱”的一声,一辆轿车停在他的跟前:“哥们,搭我车走,正好我要去那边办点事,顺路。”说话的是和石伟同时入职应聘到公司销售部的周前。他刚才路过办公室,听到了石伟和吴主任的对话。这小子能啊,不知使得什么魔法,领导爱戴,同事喜欢,业务做得好,薪水领的多,刚上班一年就挣了十几万,买了一辆新车。
  “又受吴瞎子的气了吧,你呀,对付什么人得用什么办法。吴瞎子不是爱喝酒吗,我支你一招,这样……今晚就办,肯定搞定。”
  石伟本来不想照着周前的话去做,他觉得有点损。可是当他中午睡在床上午休时,脑子里不时地回想着一年来吴清明做的事和对自己使得坏,石伟有点愤怒了。
  “一不做,二不休,给他点颜色,大不了辞职!”石伟终于下了决心要治治这个吴瞎子。
  “吴主任吗,晚上我想请您吃饭,有时间吗?”石伟翻身坐起来拨通了吴清明的手机。
  饭店选在离市中心很远的桃园酒馆,早早地点了三热一凉四个菜:一个红烧鲤鱼,一个山蘑炖鸡,一个活捉豆芽,还有一个凉拌面皮,两瓶衡水老白干,筷子、杯子一应俱全,单等胡瞎子入席。
  “小石啊,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能不来啊,本来我已经约好了饭局,接到你的电话都推了。你也到公司一年多了吧,对你关心不够啊。今天表现表现,来个一醉方休。”吴瞎子对石伟的称呼改成小石了。
  吴清明是天生的眯眯眼,又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看东西很费力,公司的人背后都叫他吴瞎子。
  “谢谢领导,来,晚辈敬吴主任一杯,我干了,您随意!”没等吴清明摸索着在椅子上坐稳当,石伟一仰脖子,满满当当三两一杯的酒已经灌进了肚子里。
  这表现,真的给了吴瞎子一个意没想到的下马威,一手端着杯子,喝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好一边夹着吃菜,一边小口地喝酒。刚等杯子见了底,想着腾出嘴来说点什么,石伟早已走过来,拿起酒瓶又把他的酒杯斟满了。
  “吴主任,我年轻,不懂事,这一年,工作不上进,让您费心了,给您鞠躬!第二杯酒,我,干了,您,随意。”再仰脖子,喝了。
  吴瞎子还没有完全送到嘴里的一块鱼块,颤颤巍巍地停留在嘴唇上,脸上的表情显得很难看,眼睛瞅着杯里的酒,不说话。
  石伟显然已经露出了醉意,舌头打着圈,一只手竟指到了吴瞎子的头上:“吴主任,您是好人,大家都喜欢你,上次,洗浴中心门口,您拉着林兰的手走出来,红光满面,一看就是福相,有福之人啊,什么时候,我也学学您,哈哈。”
  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全部倒入酒杯,石伟接着说:“前几天,公司定做几百套工作衣,您去的是洪都购物吧,那里的老板是我的同学,他跟我说,三百五一套的衣服,发票都是开的七八百,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有,还有……”
  好像还有很多话没有说完,石伟爬在饭桌上睡着了。
  “小石吗,我是吴清明啊,今晚有空吗?昨天喝了你的酒,实在过意不去。今晚八点,恒大酒店,我请你吃饭。吃饭是小事,顺便有一个特大的好消息要告诉你,不见不散啊。”
  吴瞎子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石伟正在和周前在一起玩电脑游戏。周前停下手里的按键,坏坏地对崔豪迈说:“你啊,一瓶矿泉水倒在酒瓶里就把吴瞎子灌倒了吧。准时赴宴,看看吴瞎子怎么给你演这出戏?”
  晚上的饭菜特别丰盛,大鱼大肉,七碟子八碗满满摆了一桌子,几个菜石伟连名字也叫不上来。吴清明亲自把二十年陈酿斟满两个杯子,双手端一个递在石伟手里。
  “小石啊,工作一直忙,抽不出时间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上午和李总汇报了,专门研究了你的事。恭喜你啊,在我的提议下,公司近日就会出文,聘任你为副主任,协助我的工作。小伙子,前途无量啊,干!”
  今天的喝的是真酒,三杯下肚,石伟真得醉了!   

  一
  “崔,去,下班前把这份文件送到市文明办,交给冯科长,马上!年纪轻轻,每天无所事事,别总给办公桌子点头问安了。”打着瞌睡的崔豪迈着实被这一声吆喝吓了一跳,抬头一看,一个明晃晃的光脑壳亮在自己眼前,原来是顶头上司胡焦厚主任。
  看看墙上的石英表,已经十一点多了,市文明办在无恒市的最南面,距离公司足有二十里,凭自己上班骑的一辆电动车,十二点下班前把文件送去真的有点难为人。“这,胡主任,能不能让吴师傅开车去一趟呢?”“开车?彭总一会就用车,哪顾得上这事,自己想办法。”说完话,胡焦厚再不多看崔豪迈一眼,走到对面,伸出一只肥硕的手,从上到下慢慢地抚摸着同事罗兰的长发,柔声细语地说:“小罗,一会跟我出去一趟,到东泰酒店,有应酬。”
  崔豪迈真的一点也豪迈不起来,应聘到这家公司行政办公室,在胡焦厚手下工作差不多一年了,这位大学时的高材生怎么做都得不到这位领导的赏识,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找毛病,想着跳槽另谋高就,可是这年月,找份合适的工作也不容易,怎么办呢?
  崔豪迈耷拉着头走出公司大门,准备打出租去送文件,忽听“吱”的一声,一辆轿车停在他的跟前:“哥们,搭我车,正好我要去那边办点事,顺路。”说话的是和崔豪迈一天入职应聘到公司市场部的刘凯,这小子,不知使得什么魔法,领导爱戴,同事喜欢,业务做得好,薪水领的多,刚上班一年就风风光光地买了一辆新车。
  “又受胡秃子的气了吧,你呀,脑袋活点,办法多点,胡秃子不是爱喝酒吗,我教你个法子,这样,这样……,今晚就办,一次搞定。”
  
  二
  照着刘凯的话,崔豪迈把饭店选在离市中心稍远一些的天外天酒馆,早早地点了三热一凉四个菜:一个活熬鲤鱼,一个野蘑炖鸡,一个清炒油菜,还有一个驴肉碗托,两瓶52度的老白汾一面一瓶,筷子、杯子一应俱全,单等胡焦厚入席。
  “小崔啊,难得你有这份心,不能不来啊,晚上本来有了饭局,接到你的电话都推了,一年多了,对你关心不够啊,你也是,今天表现表现,来个一醉方休。”
  “谢谢领导,来,晚辈敬胡主任一杯,我干了,您随意!”三两的杯子,倒的满满当当,崔豪迈一仰脖子,喝了,这表现,真的给了胡焦厚一个没想到的下马威,端起的杯子喝也不是,放也不是,只好一边夹着吃菜一边一小口一小口慢慢地喝酒。刚看见杯子见了底,崔豪迈走过来,拿起胡焦厚的酒瓶又把他的酒杯斟满了,返回身再把自己的杯子倒满。
  “胡主任,我年轻,不懂事,这一年,工作不上进,让您费心了,我给你鞠躬,第二杯酒,我,干了,您,随意。”再仰脖子,喝了。
  胡焦厚还没有完全送到嘴里的一块驴肉,颤颤巍巍地停留在嘴唇上,脸上的表情显得很难看,眼睛瞅着杯里的酒,不说话。
  崔豪迈显然已经露出了醉意,舌头打着圈,一只手指向胡焦厚:“胡主任,您是好人,大家都喜欢你,上次,洗浴中心门口,您拉着罗兰的手走出来,红光满面,一看就是福相,有福之人啊,什么时候,我也学学您,哈哈。”
  把瓶子里剩下的酒全部倒入酒杯,崔豪迈接着说:“前几天,公司采购办公用品,您去的是华新购物吧,那里的老板是我的同学,他跟我说,三千五一台的电脑,您买了十台,发票都是开的七千八,不知是什么原因。”“还有,还有……”
  话没有说完,崔豪迈爬在饭桌上睡着了。
  
  三
  “小崔吗,我是胡焦厚啊,今晚有空吗?晚上八点,巨马大酒店,请你吃饭,有一个大好的消息告诉你,不见不散啊。”
  胡焦厚的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崔豪迈正在和刘凯在一起玩电脑游戏,刘凯停下手里的按键,神秘兮兮地对崔豪迈说:“你啊,装在酒瓶里的一瓶矿泉水就把胡秃子灌倒了吧,准时去赴宴,放开步子豪迈一回吧,看看胡秃子怎么给你演这出戏?”
  晚上的饭菜真的是特别丰盛,甲鱼、大闸蟹、羊肉火锅……,七盘八碗满满摆了一桌子,几个菜崔豪迈连名字也叫不上来,两瓶茅台王子酒,胡焦厚亲自把杯子斟满,双手端起来递在崔豪迈手里。
  “小崔啊,工作一直忙,顾不得给你安排一个合适的岗位,上午和彭总汇报了,专门研究了你的事,恭喜你啊,公司明天就会发文,任命你为行政部副主任,协助我的工作。小伙子,前途无量啊,干!”
  今天的喝的是真酒,三杯下肚,崔豪迈真的醉了!         

新来的同事,是我一个远房亲戚。同事约六点半吃晚饭,听说有一号大boss。
  我性格内向,不善言辞,要命的是又不会喝酒,最怕与领导吃饭,关键是我还从来没有与大boss吃过饭。不去吧,回不起面子;去吧,我坐在那里不说话,不喝酒,又挺尴尬。
  最终我还是去了,六点二十提前到达。
  已经有同事先到了,几个人在掼蛋,我在一边看了一会,觉得无聊,便先坐了下来。
  我想离大boss远点,就选择了最里面的、自认为比较安全的座位,低头玩起手机。
  时间已经到了七点半,谁也没有问东道主什么时候开始,打牌的继续打牌,围观的继续围观。饭店老板耐不住了,过来问东道主客人什么时候到齐,他好安排上菜。东道主拿起电话:“喂,您什么时候到啊?”“快了,就到。”
  几个打牌的听说领导就到,立即丢下手中的牌,找位子坐下了。东道主赶紧站在门外迎接。同事a看着我,惊讶地说:“你坐那干什么,快过来坐。”
  “我坐这里挺好的。”
  “是挺好的。”一个平时爱开玩笑的同事b说。
  “别拿她开心,她老实。那是领导坐的位子。”同事a有点急。
  “啊!”顿时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但反应有点迟钝,我慢慢地拿起手机准备起身。就在这时一号领导大boss已经出现在门口,东道主正挥手指向我所在位置说:“您请!”“唰!”我的脸红到了耳朵根,此时的我就像一只过街的老鼠,我感觉大boss还有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我,像一根根针,直刺我的脸。我恨不得有个地缝让我直接钻到楼下,或者像一站到底那样直接掉下去得了。
  我像个逃兵迅速逃离了那个位子,最终坐在了大boss的对面,靠门口,这是一个没有人选择的位子。
  东道主给所有人倒满酒,桌上三个女士,除了我喝红酒,都是白酒。我小声恳求说:“你姐我实在不行,你知道的,到半杯吧!”没用的,他根本就没有听见似的。
  晚宴在共同起立碰杯声中终于开始了。东道主说:“感谢各位领导的光临,我先干为敬!您随意。”
  “呲溜”一杯酒下肚了。
  大boss说:“主人放样子了,我们不能怂。”说着酒杯一抬,干了。不用说话,紧接着一个个杯子都朝下了,包括两位女士,就等我了。我两眼望着杯子仿佛是在自言自语:“我实在喝不完,就喝一口吧!”
  “你自己着意看吧,我们就等你了!”大boss居然发话了。
  一桌子人都站着,一桌子的眼睛刀子似的都刺向我,豁出去了,喝吧!端起酒杯,像面对敌人的刘胡兰似的,大义凛然,咕咚咕咚,干了。
  “好,好。”
  在一片吆喝声中东道主开始第二轮斟酒。我的心脏不太好,不能喝酒,此时的我脸火辣辣的,心砰咚砰咚乱跳,刚才已经硬撑了,这次我死活不同意了:“最多半杯,否则我走了。”我不能光要面子不要命啊!大boss见了,不太满意地说:“随她去吧,不喝算了。”我不管生不生气,有了这话我更坚持了。
  接下来我就吃菜看热闹了。
  “大boss,我敬您!为表示我的诚心,我干了,您随意!”东道主一饮而尽。
  大boss也不落后,咕咚半杯下肚。
  与此同时,同事a敬同事c,同事b敬两美女同事。
  “干!”“来,满上!”“吃菜,吃菜!”一声声撞在我的脸上,闯进我的耳朵里,我的耳朵装也装不完,剩下的在房间里四处飞撞,感觉整个房间快要撞破了。
  “得罪了,菜来了!五彩斑斓!”服务员站在我身边客气地说,我赶紧往旁边让了让。
  五彩斑斓,其实就是一个海鲜大拼盘,我最喜欢海鲜了。心想坐在门口还不错,虽然上菜时要让一让,但最起码我可以先吃到上来的菜。我拿起筷子刚碰到一只哈喇,突然转盘转起来了。两只筷子尴尬的停在半空中,我的眼睛直愣愣盯着哈喇停在了大boss面前,“大boss,您请!”声音从他身旁传出。我只好顺势在我跟前的盘子里夹了一块菜,塞进嘴里。
  很快就开始第三轮倒酒了,还是东道主拿酒瓶。两位美女同事说:“我们少来一点吧!”有人起哄不行,但是在她们的坚持下倒了半杯,男同志依次每人倒满。同事a酒量一般,两杯已经不少了,这次他不让倒满,两手像个大锅盖死死地盖住杯子。大家都不同意,僵持着。“怎么,我倒不行,想请美女倒吗?来我请我们的美女主任给你倒!”东道主把瓶子交到了美女同事的手里,“行,不过你也要倒满!”同事a要挟美女同事。
  “好!”美女同事把自己的杯子加满了,“现在可以了吧?”同事a硬着头皮挪开了两只手。
  “我借花献佛,先敬大boss!再敬大家!”同事b端起酒杯说着便干了,还没有等大boss喝,拿起酒瓶,自己又倒了半杯喝了,“怎么样,你们也该干了吧!”
  “样子放得好,该干!”大boss说着拿起酒杯就往嘴里倒,没有听到咕咚,杯子就干了。
  这次除了两个女士,就剩同事a没干了。“你的架子真大呀,来,我再倒点,单敬你!”同事b有点不满。
  “不能喝了,我实在不行了。”
  “你打的过去,看他喝不喝!”大boss命令。
  “妈的,你架子真大,行,我打的过去。”同事b走到了同事a的面前,“来,我们俩再碰一下,要不喝个交杯酒。”
  “交杯酒,跟你喝,不行!”
  “那你说跟谁喝,来,美女主任,你给他倒的酒,要不你来赞助一下。”
  真热闹,我夹了块菜放嘴里,边嚼边看。
  “我赞助可以,但是交杯不行。要交杯可以,等我敬他的时候。”同事美女主任毫不示弱。
  “这样,我再下去一大口。”同事a说。
  “不行!”同事b与美女主任异口同声。
  “我分两口喝完?”同事a没有办法了。
  “行,行,两口。”同事b勉强同意。
  桌子上放满了盘子,菜已经上齐了,大部分菜都没怎么吃。我以为该结束了,因为大家喝得都不少了,赶紧转动转盘,吃了几嘴自己爱吃的菜,刚才光顾看热闹了。
  “现在我把酒瓶交给我们尊敬的大boss,他说怎么喝,就怎么喝。”没想到,东道主又开了两瓶酒。
  “啊,还喝啊!”我吃惊地想。
  酒瓶到了大boss手里:“我呢,斟酒不慢自己,我先给我自己倒。然后你们看着办吧!”
  哗哗,真有水平,快满了,慢慢地,酒一滴一滴,满满一杯,满得不能再满。
  “啊,不好,满出来了!不能浪费!”说着,大boss低下头啪了一口。
  明明没有满出来,他非说满出来了,我看得真真切切的,看他啪酒的样子,我暗自笑了。
  “接下来是我给你们倒,还是你们自己来,括号女士不谈,她们随意。”
  有几个在面面相觑。“我先来。”东道主干脆地说。
  “倒,倒,给我一块倒上,倒,倒满!”同事a好像有点口吃。
  我知道他其实已经醉了。
  同事a端起酒杯来到两个女同事身边,“来,我敬你们俩!”喝了一口,又说,“刚才你们谁说要和我喝交杯酒的,来我们走一个。”
  “好,我赞助,跟她们俩喝交杯酒。”大boss走过来说。
  “掌声,掌声在哪里?”同事b大喊道。啪啪啪,我跟着一起鼓掌。
  两位美女同事也不推辞,伸出端着酒杯的手臂:“喝!”
  “白酒没有了,我们结束吧。”同事c实话实说,看来他还很清醒。
  酒是东道主自己带来的,一共带了八瓶。一桌十个人,除了我,九个人喝,其中还有两个女士。
  “酒多啊,我叫老板去拿。”东道主口齿已经有点不清。
  “白酒没有就不要拿了,叫老板上啤酒。”大boss说,“一人两瓶啤酒。”
  “老板,上啤酒。”不知是谁附和着喊道。
  “来了!”老板答应着。
  我的天哪,肚子通到海啦。我的半杯红酒还有一半呢?我算了吧,这样的场合以后不能再参加了,我傻傻地坐在这干嘛啊?
  “砰,砰,砰……”啤酒瓶一个接一个地打开了盖。
  “干!”“干!”
  “你们干吧。”我发信息让朋友故意电话我,然后我借故趁机溜了。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说话的是和崔豪迈一天入职应聘到公司市场部的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