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叫他小年夜要吃那些东西,你自己要打电话给

  年底,下了一场暴雪。张大宝给堂妹打电话:“听说九月底工程款就下来了,现在都一八年元月二十,为什么还没发工资?”
  “下来了,你妹婿能不知道吗?你自己要打电话给老板,多催催。我们不是当事人,只能说说而已,关键还靠你自己……”
  这不在推卸责任吗?当初介绍时,说得很好。老板不给钱,她给。老板平时支钱难,但年底都结清。妹婿是老板的会计,结工资似乎比别人方便些。
  妹婿毕竟拿老板工资,心怎会偏向打工的?唯一有点依靠的是,政府(改造公厕,尤其是菜市场的厕所,每天流动人口多。群众意见大,多次反应,也没办法)每天都有人来催进度,还用手机拍照片上传到上面。估计镇政府直接监管的工程,老板大概也不敢不发工资吧?
  张大宝一连打了三次电话,分别是上午九点,中午一点,晚上八点,可是老板都不接。他叫几个工友,打老板电话试试,结果还是打不通!想当初,下着雨,电话一个接着一个,催着来干活。高温三十五六度,电话也是左一个右一个,催着来干活。活干完了,工分也不和工人对一对。要不是亲身经历,很难想象,人世间还存在这样的老板!
  第二天,张大宝和几个工友约定到镇政府讨说法。公厕负责人,汪主任吃惊地说:“上面老早就把70%的款拔给他了,牛老板怎么到现在还没有发你们的工资?你们放心,工资是有保障的。还有30%没下来,也就是说还有三十多万没下来。你们估计一下,总工资有多少?你们相互联系一下,一共多少人,每人干多少工,应得多少钱,造个工资表。我们政府从中协调,尽快把你们的工资发下去。”
  “什么?70%工程款已经拔下来了!?”张大宝大惊道,“这个牛老板,也太黑心了!我们冒着大雨来到工地,给他用风枪铲旧瓷砖,高温全身湿透,出来凉一下,又进去干活。我们给他赶工程进度,他手里有钱了,怎么能这么快就忘了工人?没有工人干活,他能赚到那么多钱吗?赚的零头发工资也足够了,我们早就毛估了七万多块就足够了。为了拖欠这点工资,坏了自己的名声,不值得呀!”
  “牛老板大概把钱支付拖欠的材料费了。”汪主任解释道,“他修马路工程垫资多,大概填到那个窟窿去了……”
  “汪主任,麻烦你向总承包方反应一下,剩下的30%不能直接拔给牛老板。我们不相信他这个人,把工资拔给镇政府,再由你们发给我们农民工,我们才放心。”众人异口同声说。
  第三天,张大宝造好工资表,和工友们聚齐镇政府。汪主任收下工资表,说:“你们选一个代表出来,我好联系。你们做了多少工,支了多少钱,应得多少钱。必须要牛老板本人签名,我们才好联系总承包方下来人,给你们发工资?”
  “我们打不通电话,怎能得到牛老板签名?只能麻烦你汪主任,出面联系了?”大家七嘴八舌,说着同样一句话。
  汪主任一拔就通:“牛老板,你不发工资,你的工人都找到政府来要钱了!你过来一下……”
  “汪主任,我实在抽不开身!我在市里忙审计忙讨钱!这些人也真是的,我能少了他们的钱,我那年的工资没发清?我就是人跑了,镇里还有几套房子。随便卖一套,发他们工资也要不了。这些人怎么这么不放心人……”手机音量不大,但因为安静,专心,所以都能听见。
  “你再忙也要抽点时间回来,给你手下的农民工对对工分啊!”
  牛老板就是爱说假话,张大宝是第一次和他打交道,但他亲眼看见一个中年妇女堵着他要工钱。是去年的,只有一天工,他身上难道没有一百元?他就是不想给,推说明天到他家去拿。明天,你能见到他吗?就是见到他,他不给,你能打他吗?他诚心不给,你真的没办法!
  众人推选张大宝当领头人,大家都知道他的外号叫张大炮,直肠子,说话不留情面。汪主任留下他的手机号,叫他现在就打牛老板电话,确认一下明天下午三点钟,在老板家对工分。
  众人聚集在一起,三点不到,张大宝打老板电话,他说自己在市里搞审计讨钱,没有时间回来,叫大家和他的会计对。会计把大家领到堆工具的仓库房(据老员工说,年底牛老板白天是不敢抛头露面的!他欠材料费,人工费的人太多了,他总在躲),要求每个人把自己的工分写在工分表上,他再传给老板。老板说对了就不要再对了,不对再另行通知。
  镇里要牛老板签字,牛老板找理由推辞签字,这样何时能拿到工资?过了年关,讨不到工资,以后就更难讨了!大家短时间讨论一下,一致同意,给镇政府施压,限定时间,过期直接到市里上访。
  “汪主任,你叫牛老板和我们对工分,他表面上答应了,背后不卖你的帐。”张大宝忧心地说,“看过新闻联播,都知道中央好几个部委联合下达通知,要求有关单位年底前,一定要全额发放农民工工资。牛老板敢顶风上,一定是背后有地方小老虎给他撑腰。镇政府的威力小了,镇不住牛老板,看样子只有,到市里才能讨到工资。明天是最后一天,实在不行,和书记镇长打一声招呼,我们就到市里,不再找镇里麻烦了……”
  “你们就是上访到市里,最后解决问题还是回到我们这里。实在不行,我就动用逾越保证金,十万块钱足够了。你们放心,我向你们担保,一定能讨到工资。”
  “汪主任,再过五六天,就要放长假了。到时候你回家了,我们找谁要工钱?一放假,主要领导不上班,值班的做不了住,我们讨工钱就更难了。一句话,明天解决不了,我们直接上访到市政府……”
  “你是公厕总承包方吗?你们到现在还没有兑现农民工工资,他们都到我们政府来要钱。”汪主任口气强硬地说,“我不听你们说的各种理由,我正式通知你。明天无论如何你们公司要派人到政府来,发放农民工工资。要不然,我们政府立即上报住建局,把你们公司打入黑名单(黑名单公司,五年内接不到任何工程)……”
  之后,汪主任又打通了牛老板的电话,说好了今天下午六点到家和工人对工分。汪主任强调,只兑现公厕,马路和他们不是一家公司……
  五点半,张大宝打电话,老板说在路上,估计七点钟到家。张大宝和远处的人都在快餐店,吃牛肉面,暖和;近处回家吃饭。七点快到,打电话,老板说路面结冰,开得慢,要到八点。八点打电话,说到家了。他的家白天看总是锁着卷闸门,打了电话才拉开。牛老板开的工分条子,注明是公厕或者马路。
  张大宝,上的工分很仔细,注明上午干什么,下午干什么,但还是少三个工。会计一月一月的对工分,后来才知道,公厕干完了,牛老板又做了三天“人情活”。可他不记工分,这明显是在耍赖皮。牛老板竟说:“三个工,我俩一人一半,给他添一个半工就可以了。”
  张大宝又能说什么?戳破脸皮给三个工,他给你另上,你有把握讨到钱吗?虽然少了一个半,但毕竟明天就能装进腰包。
  第二天八点,张大宝他们来到镇政府,汪主任要求把身份证、工分条收上来,集中复印一下。有四个人把公路的工分条也递上,汪主任没有收。过了一会儿,总公司来了两个人,镇政法委书记也来了,还跟来了一男一女青年人。
  总公司一人看着复印件喊名字,喊到的坐到桌旁的椅子上,再递上身份证和工分条。另一人,点好工资,传给镇政法委书记点一下,一男一女分别用手机拍照一下。
  农民工点工资,男青年说:“脸要笑一笑,好……”
  镇政法委书记点了几个人的工资,就走了。换上汪主任清点工资,一男一女忙拍照。十个人的工资很快就发完了,大家齐声说:“感谢镇政府,感谢汪主任……”
  张大宝拿到工资,心里高兴一阵,很快又阴沉下去,他的四个工友修马路工资,没有政府干预,何时能拿到……

所以去相关的部门申请保全及起诉。

何荣雷霆大怒,狠拍桌子,另一只手夹着烟在他们面前乱指:“违法?跟我讲法,我何荣干这行二十多年了,还没有人告得赢我!钱到了自然发给你们,今年你们这帮人怎么这么难带!”

我们这前几天也有老板不欠农民工工资,都要露宿街头的,最后怎么解决的我没怎么注意,不过过程挺不容易的,这个部门推那个部门,那个部门推这个部门的,反正我当时觉得要是我,实在不行就找媒体啊,网络啊,把自己整的惨点,要不是没人会管的,我们这瞎工人工资的也有,都不容易!

王大盛幸福地笑了,这孩子,花样倒不少。

易起纠纷及肢体接触纠纷。

大盛说:“你还不起来吗,我们下午还有事呢。”

见意去法院及劳动保障去起诉,同时政府有免费的律师服务中心可去申请协助。

   “给我带上一瓶酒!”工棚内射出一声叫喊,消没在风雪中。

看了下,不见议上门讨薪。

赵文传不紧不慢道:“何老板,我没有说过你赖账,但停工以来你们已经拖了我们一个多星期了,你不能让工人们不说话!我们只想把账一把算清,不想再拖了。”

报案到派出所查清打工用人单位,然后报送当地劳动监察大队,查清用工单位总包方,分包方,追查违法用工老板的去向,查不到的,要求发包方承担责任,赔偿损失

小宝粲然的一笑:“这就是一个人的好处,不受拘束。”

一定要学会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现在国家对农民工的权益非常重视几乎没有人敢欠农民工的钱,如果你真的遇到了这种事情可以带上你的相关证据(比如劳动合同,工资表或曾经开过的工资单等)找当地的劳动仲裁部门或找律师到当地的法院起诉他,一定记住走正当渠道合法维权

吃完了面,两人均点上一支烟,吞云吐雾,小宝说:“我们下午还要去吗?”

上门讨薪首先易发生一些情况。

大盛没有停下来,一壁走一壁喊:“给我儿子买礼物去!”

发生债务关系纠纷,采用堵门及控制债务人很容易形成非法拘禁,侵犯个人隐私及非法入侵等形为。

小宝叹了口气:“真不知道我们啥时能回家。”

图片 1

我们还可以看见王大盛所住的这间工棚。不过十个平方,是用那种建筑上的薄铁板搭成的,虽然冬天比较冷,但是夏天很热。两张对放的铁床,分上下铺,上面放着木工用的各种工具和杂物,下面睡人。墙角有一张他们自己做的简易的小方桌,摆着电饭锅,炒菜锅,几个盆子里的油都冻成白色的固体,看不清下面是什么菜。右侧桌上有一台很小的电视机,竖着的一根天线伸得很高。好像没有其他什么东西了。至少我们没有看见。

非法入侵他人私人空间。

那三个工人见状,纷纷把钱退还到桌子上,道:“何老板,我们还是一起算总账吧。”赵文传又叫他们把工资表上的名字给划了。

我在厂里,老板炒我,有劳动合同的,怎么处理?

“疯了也要等,”大盛停下筷子,“不然这么多天就白费了,赵班长说得对,一分钱也不能少。”

, "ultra": , "normal": }} --}

图片 2

问:我是农民工,老板拖欠工资怎么办?不知道老板住处打电话也不接?

儿子早就想好了礼物,不加思索地回答,我想要一辆四驱赛车。

我来回答。我也是农民工,现在包工地做,可是有老板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是很少的老板,他包工程是有钱的,现在工司每个月发工资,可是你是农民工不知到的,农民工朋友帮老板干活一定要字合同,才好要钱,老板的电话☎️打没有人接他不接你电话,农民工朋友你可以去伐工司:这几年农民工钱,每不会拖欠到年前发完,我是从农民工做到老板,我每年工人辛苦的,没有农民工,没有老板,你是老板工程在大没有工人做,我的工人有3 0多个,我也要上工地做

大盛也鼓动大家:“对,我们大家都得去,我第一个报名。”

剩下的人变得勇敢起来,纷纷响应。

老婆在电话那头微微叹气,告诉他要照顾好自己,还叫他小年夜要吃那些东西,什么糯米圆子啊,什么油炸豆腐啊。

晚上工棚内门窗紧闭,窗户上蒙上一层厚厚的水汽。电视上叽叽喳喳不知在说些什么。大盛和小宝围着热气澹澹的火炉,饮酒酣食,羽绒服脱在一旁,额头上还渗着亮晶晶的汗。今天是小年,大盛这么多年都没有回家过小年,快要忘记家乡的风俗了,要不是老婆昨晚打电话提醒,连今天是什么日子都忘了。哎,在这里什么也不用做,倒省了心。傍晚他们俩凑钱买了一丁点肉,几根蔬菜,加上几块豆腐,混成一锅。这是他们这么多天来吃过最好的东西了。

鞭炮声和礼花声没有断过,从凌晨零点开始放个不停,现在已经是早上五点多了。外面被薄雾笼罩,灰蒙蒙一片,不见晨曦。气温很低,呵气成霜,冰冻三尺。王大盛被这喧闹声惊醒,从被窝里探出半个脑袋,揉了揉惺忪迷怠的双眼。窗外朦胧不清,远处天空绽放着绚烂的礼花,嘈杂此起彼伏,声声不息。王大盛忽然记起今天是腊月二十三,农历中的小年。

借着这满屋的光亮,我们可以看见我们的主人公是副什么模样。王大盛的头发似乎很久没洗,蓬乱干枯,像一堆杂草。他个头不高,一张黧黑的脸并不英俊,上嘴唇蓄了浓密的胡子,愈显颓唐。他身上的灰色羽绒服过大,仿佛被这一巨大的龟壳,不过看样子倒是很暖和。洗得泛白的厚牛仔裤,裤腿粗大,风很容易钻进去。总的来说,我们的主人公王大盛很邋遢。

王大盛看了看外面,天还没有亮,起这么早没有用。心理作用使他打了个冷战,又把头躲入被子,蜷缩着呼呼大睡起来。

赵文传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今天已经是农历二十五了,工资连个苗头也见不着。他虽然在工人当中书读得最多,上过高中,可此时也毫无办法。他不仅要拿到自己的工资还要对自己整个木工班的兄弟们负责,他不能让兄弟们两手空空回家过年。责任和焦虑扰得他心烦意乱,他深深地叹一口气,坐起来披了件衣裳,默默地抽起烟来。工友们的样貌在他脑海一一浮现,他仿佛看见他们讨到钱和家人团聚的场景。“我要负责任。”他对自己说。突然之间一个意念像流星一样在他脑海闪过。可他已经记住——法律。再深入地往下想,他记得好像自己村里有一位同乡是律师。如果没记错的话,现在也是在这个城市。赵文传激动难耐,他立即打电话回家,辗转要到了这位同乡的电话。赵文传迫不及待,真想马上就打电话过去,可现在是深夜,不能打扰人家休息。激动又使他睡不着,他静静地等待着。天就快亮了。

王大盛静静地抽完了烟,瞅了瞅对面铺上的工友小宝,小宝还在埋头苦睡。小宝和大盛是一个村的,相伴打工十几年,总住同一个工棚,感情笃深。小宝是个光棍,年近四十还没讨老婆,孑然一身。小宝父母尚在时天天催他成家,他就是不听,年头出去,年尾回来,总是一个人。幸好大哥有了孩子,否则父母真要死不瞑目。小宝是个酒鬼,离开酒就活不了。他可以三月不知肉味甚至不知饭味,决不能没有酒味,李白见了他也要叩首称臣。小宝只喝白酒,李白当然也是喝白的。但小宝和李白之间还是有区别的。李白酒后才情高涨,张口一吐就是半个盛唐,三分化作秀气,七分化作才气。小宝酒后一吐就是秽物,吐的比吃的还多。还满嘴胡言乱语,不知是吐真言还是胡言,唧唧歪歪说个不停,没一个小时打不住。然后痛快地呼呼大睡,颇有顾城“闭上眼睛,世界就与我无关”的豁达。

大盛揶揄道:“你要是泡面就好了,省的我买。”

两人踌躇了一会,大盛走上前去,握着笔躬身寻找自己的名字。突然传来一苍莽的声音:“大盛,不要签!”推门而入一位瘦削高挑的人物,目光矍烁,两个箭步冲到大盛面前夺下他的笔。

王大盛站出来,递给何荣一支烟,说:“何老板,我们相信你不会赖账。可到底什么时候发工资您得给我们个准确时间,好让我们心里有底哪。”其余几人在一旁附和称是。

王大盛回到工棚放好钱后,披上外套就往外奔,小宝不及叫住他:“大盛,这么大雪你去哪呢?”

“等,妈的!”

“这不行,”有人提着胆子,“这等于什么也没承诺吗,我们不能空等啊,家里等着用钱呢。”

晚上在大盛住的工棚里,赵文传聚集工人们开了一个小会,他说:“各位兄弟,何荣十有八九已经逃走,但我们的工资一定要要回来。现在还有一个办法,据我所知,我们这次的工程是区政府的用地,明天我们直接去找区政府。”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还叫他小年夜要吃那些东西,你自己要打电话给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