荀息对曰,姬颀重耳的三哥夷吾当上晋国圣上之

一、十年,春王正月,公如齐。

图片 1

第三十九回晋里克谋弑二主秦穆公救晋饥民 晋侯自立奚齐之后,文武辞职,无人共理国事,朝夕与骊姬会宴。一日,公有疾,姬泣曰:“主上遭了孙之乱,尽逐公孙宗族,立妾之子,一旦倘有不讳,众公子奔外者,挟动列国之兵来代,使妾子母将靠谁人?”公曰:“夫人不必忧念,大事已付荀息矣!”于是,召荀息于后宫,问曰:“寡人今立奚齐为太子,使尔傅之,倘寡人死后,重耳、夷吾招秦楚之兵来争位,那时大夫知何处之?”对曰:“主公以太子托臣,臣当竭股肱之力,加之以忠贞,设使国有大乱,臣请以死报之!” 献公悦,谓姬曰:“荀子静在,汝必勿臧。”言讫而终。荀息奉献公命,立太子奚齐即位,群臣朝贺,加荀息为上卿。 里克退朝来见丕郑曰:“主上舍长公子在外者不立,而立嬖妾之子,此事若何定夺?”郑曰:“此事大,全在荀子静主之。”二人遂往荀息府中,延人,克告曰:“主上晏贺,公子在外,子耳、夷吾、申生此三人之从者,怨奚齐之子母入于骨髓,一闻主上晏贺,奚齐得位,必挟秦楚之兵而入,子静何安?”息曰:“吾受先君遗托而傅奚齐,则奚齐乃吾君也!何知更有他人?”二子百计劝谕之,荀息终不肯听。 二人出,克谓郑曰:“子静坚执不听,此事奈何?”郑曰:“彼为奚齐,吾为重耳,各行重耳,各行其志,有何不可?” 二人密约,次日入朝,里克使殿前将军祁举率卫士伏于承德宫外,奚齐正欲出朝,祁举杀溪齐于宫外。里克遂扬声曰:“奚齐子母,谗谮公孙公族,皆出梁五、优施,可押此数贼,然后正君之位。”祁举遂兵入后宫,斩梁五、东关五,优施正欲逃出,被里克挥剑斩于阶下。 荀息在朝外闻知事变,与骊姬更立卓子为君,以封里克。 骊姬告荀息曰:“群臣皆食君禄,而里克弑君,若明其罪,合当灭族,大夫宜为国家讨贼!”荀息遂令中大夫叔坚、山冖率兵围里克、丕郑之宅,群臣皆不愿立骊姬之子,步坚、山祁虽受诏捕里克、丕郑,众多逗留不进。 却说有人早报里克与丕郑,忙率家人入朝,遇叔坚之兵于路,大声曰:“骊姬诟杀申生,尽逐众公子,尔等平昔食君禄者也,今反为贼使令面欲害忠臣乎?”叔坚、山祁二人闻里克之言,掷兵于地曰:“大夫有何高论,某等愿受约束!”克曰:“愿公等反杀卓子,攻取骊姬之徒!”于是叔坚率兵杀入宫中,斩卓子于座下,荀息见卓子被诛,亦触阶而死。后人有诗曰:荀息忠贞似烈霜,履凶蹈险负纲常,一朝同死双君命,留得青名万古香。 里克既诛卓子,凡助骊姬者尽收斩之。群臣议曰:“国家不可以一日无君,今先君之子皆奔于外,合迎夷吾而立之!” 里克遂令下大夫庆郑奉驾往迎夷吾。 且说夷吾奔梁,梁伯以女妻之,生一男一女,皆孕十一月,梁伯使太史招又卜之曰:“此孕当生一男一女,男为人臣,女为人妾。”夷吾遂命其男名曰圉。是时,闻父死国乱,将返国争位,恐无所用,梁伯使其朝秦借兵,秦伯将欲许之,公孙支曰:“不可!夷吾层弱,不能承位,重耳为人雄略,他日若知秦助夷吾,必借齐楚之兵,与秦结怨。”秦伯乃召夷吾从臣-芮问曰:“公子入晋承位,将谁为倚?”-芮对曰:“臣亡人无,党异则仇,夷吾弱不好战,今明公念亲之故,借兵使其得承父位,必当以土城谢秦。”秦伯悦,宣夷吾问曰:“公子归国得正大位,能不惜几里之地与吾秦乎?”夷吾许曰:“使我有国,我何爱焉?使夷吾得正晋侯之位,即当以河外五城谢之!”遂令-芮当殿立券,呈与秦伯。秦伯大悦,即日令公孙支率兵三万,遂夷吾归晋。 夷吾谢秦伯出朝,其姊曰:“先君信谗,致使骨肉东西,令弟归国而成大位,宜念同气之谊,凡先君遂出之兄弟,皆要收入朝廷,勿令相伤手足。”夷吾再拜受命而出,大军望晋而行,行至高梁,前面尘土蔽日,戈朝层层,秦兵以为晋兵来拒,列开阵势。问:“来者何人?”只见来兵当先者,乃齐国大夫宾胥无也!子桑曰:“大夫欲往何处?”胥曰:“吾奉宁军师之命,督兵往秦,迎晋公子夷吾归晋定位。”子桑与夷吾闻听,即下马相见,具其实以告,胥无大喜,并合精兵前进。 将近绛州,晋之文武闻知,皆出郭迎接入朝,即日夷吾遂就诸侯之位,是为惠公。大赏群臣,厚待秦齐之将,遣归。囚骊姬,赦百姓。时,里克、丕郑、叔坚、祁举、贾华、桑虎、山祁自谓有迎惠公之功,出入朝廷,傲慢无礼-芮告惠公曰:“里克虽有迎立之功,其傲慢朝廷,久后必为主公之患,请早除之。”惠公曰:“人有大功于我,虽欲杀之,难以为辞。” 芮曰:“里克弑二君,杀一大夫,其罪极大,何惧无辞?”惠公不听。芮曰:“里克权重力焰,今不早图,奚齐、卓子之祸,臣不敢保也!”惠公次日设朝,谓里克曰:“子为国家出力,讨乱反正,假我无子,固亦不得至于大位,虽然子为晋卿,弑二君,杀一大夫,为尔君者不亦难乎?”里克仰天叹曰:“兔死狗烹,理之当然,今主公欲以罪加臣,巩无词义,故以此挟臣,敢不从命!”遂拔剑自刎而死。 史臣赞曰:雄哉晋里克,志壮少宏谋,但识宁邦乐,焉知弑主忧。 在生虽昧道,视死等鸿毛,仗剑亡金殿,雄哉里克高- 芮曰:“里克虽死,其党尚多,宜速尽除,以免后患!” 惠公即令吕甥、-芮率兵收丕郑、叔坚等七人,尽轩于市。丕郑之子丕豹奔秦,其余家口,尽遭杀戮。豹至秦,秦伯问其为何至此?豹对曰:“晋侯昔许大王五城,以谢归国之恩,今既得位,听-芮之言,背大王之德,而不肯奉五城之地,臣父与里克等苦谏,侯不听,反诛臣父与众大夫,望大王加兵讨晋。 一伐背德之罪,二与臣父报仇。“秦伯问蹇叔等以为何如?蹇叔曰:”晋侯虽背前约,姑容数年,今若听丕豹而起兵,乃助臣伐君,其义不可!“ 言未讫,晋大夫庆郑至。秦伯召入,问其来故,庆郑曰:“晋都饥馑,百姓流离,晋侯令告籴于秦,望明公念百姓皆属赤子,开仓救之。”秦伯问君臣,公孙支曰:“晋侯背主公之德,而不割五城入秦,今值饥馑,是天祸晋也!若乘饥馑之岁,百姓冻馁而征之,晋败必矣!”百里奚曰:“天灾流行,何国无之,救灾恤民,列国之道,岂可乘人饥馑而伐之乎?夷吾虽负义,乃王之亲民,乞思之。”秦伯亦曰:“晋侯失义,其民何罪?秦晋百姓皆吾赤子,安妨饥馑,更加以兵火哉?”遂令大夫子冷,率舟五十艘,载粟三千斛,自雍至继,号之曰泛舟之役。子冷泛舟人晋,与庆郑来见晋侯,晋侯大悦!厚待子冷遣归。遂令庆郑放粟以赈饥民,百姓始安。次岁冬,秦都五谷不熟,百姓亦有流离,公孙支曰:“昔者晋饥,主公曾济以五十船粟,今都内饥馑,何不遣入告籴于晋?”穆公然之。复令子冷往晋求籴。子冷至晋,见晋侯曰:“敝国去岁饥馑,百姓流亡,今奉主公之命,特来晋告籴。”晋侯曰:“大夫请退,容与群臣商议!”子冷出,晋侯问于群臣,庆郑曰:“主以受秦伯厚恩而闭粟不可也!”晋侯遂令庆郑发粟千斛,入秦报德。 阶下一人进而秦曰:“不可!皮之不存,毛将安附。晋既背秦五城,秦人怨入骨髓,粮力不继,所以以加兵伐晋,莫若闭粟不与,其祝可弭!”公视之,乃母之弟,国舅虢射也。惠公然之,遂不输粟与秦。庆郑曰:“晋侯背义无亲,幸灾不仁,贪爱不祥,怒邻不义,四德俱失,其亡必矣!” 却说子冷回报秦,秦伯大怒!遂以蹇叔、百里奚为左右军师,使丕豹、公孙支为先锋,子冷、公子絷为保驾,大发精兵二十五万,即日兴兵伐晋。不知胜负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二、狄灭温。温子奔卫。

吕甥、郤芮是晋惠公的旧臣,害怕受到晋文公重耳的迫害,准备焚烧晋侯的宫廷并杀死晋君重耳。为此,寺人披请求进见重耳,重耳拒绝接见,派人对他说:“蒲城之战,献公命令你一夜之后到达蒲城,你当天就到了。后来我跟狄君一起在渭水之滨打猎,你奉惠公之命来追杀我。命令你三个晚上以后赶到,你第二晚就到了。虽然有国君的命令,可是追杀我你却那么快!当初被你砍掉的那只袖子还在呢,你还是走吧!”寺人披回答说:“我以为您已经明白君臣的道理了,这才回国的;如果还没有明白,您还会出奔的。事奉君主没有二心,叫做臣,好恶观念不颠倒,叫做君。君要像君,臣要像臣,这是明白的古训。自始至终遵循明训,才能为民之主。在献公、惠公二君时代,您只是一个蒲人或狄人,与我有什么关系?除去君主所恶之人,只要力所能及都会去做,哪里会有什么二心?如今您即位,难道就没有在蒲、在狄的情形了么?伊尹放逐太甲,使太甲终成明君;管仲贼害桓公,最终使桓公成为诸侯霸主。乾时战役中,管仲以申孙之箭,射中齐桓公衣带钩,衣带钩比衣袖更近于身体,可是齐桓公没有怨言,管仲辅佐桓公善始善终,使桓公成就美名。现在您的心胸,为什么这样不宽大呢?厌恶本该喜爱的人,您能够统治长久吗?您实在是不明白古训,放弃了为民之主的准则。我只是一个犯罪刑余之人,还怕什么呢?况且您不见我,不会感到后悔吗?”重耳于是接见了他。寺人披把吕、郤将作乱的事报告了重耳。重耳得以躲过一劫。

三、晋里克弒其君卓子及其大夫荀息。

寺人披说的也没错,不过是,各为其主罢了。同时,也还好,重耳听进去他的话了。

及者何?累也。弒君多矣,舍此无累者乎?曰:“有孔父、仇牧皆累也。”舍孔父、仇牧无累者乎?曰:“有。”有则此何以书?贤也。何贤乎荀息?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其不食其言奈何?奚齐、卓子者,骊姬之子也,荀息傅焉。骊姬者,国色也。献公爱之甚,欲立其子,于是杀世子申生。申生者,里克傅之。献公病将死,谓荀息曰:“士何如则可谓之信矣?”荀息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献公死,奚齐立。里克谓荀息曰:“君杀正而立不正,废长而立幼,如之何?愿与子虑之。”荀息曰:“君尝讯臣矣,臣对曰:‘使死者反生,生者不愧乎其言,则可谓信矣。’”里克知其不可与谋,退,弒奚齐。荀息立卓子,里克弒卓子,荀息死之。荀息可谓不食其言矣!

而此前的里克,就没有这么好运了。

四、夏,齐侯、许男伐北戎。

晋惠公重耳的弟弟夷吾当上晋国国君之后,要杀里克并数说他的罪状。要杀里克之前,惠公派人对他说:“如果没有你,我没有今天。尽管如此,你杀了两个国君和一个大夫,做你的国君,不是也很难吗?”里克回答说:“没有被废的人,哪有你的兴起呢?要加给我罪名,还怕没有借口吗?臣下领命了。”里克拔剑自杀。《左传》里的原话是“欲加之罪,其无辞乎”,这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的出处。

五、晋杀其大夫里克。

图片 2

里克弒二君,则曷为不以讨贼之辞言之?惠公之大夫也。然则孰立惠公?里克也。里克弒奚齐、卓子,逆惠公而入。里克立惠公,则惠公曷为杀之?惠公曰:“尔既杀夫二孺子矣,又将图寡人,为尔君者,不亦病乎?”于是杀之。然则曷为不言惠公之入?晋之不言出入者踊为文公讳也。齐小白入于齐,则曷为不为桓公讳?桓公之享国也长,美见乎天下,故不为之讳本恶也。文公之享国也短,美未见乎天下,故为之讳本恶也。

当初,晋献公卒。里克告诉丕郑:“申生、重耳、夷吾三公子徒党要杀奚齐,您准备怎么办?”丕郑问:“荀息说了什么?”里克说:“荀息说他要为奚齐而死。”丕郑说:“您好自为之吧。您和我两位国士所谋划的事,没有不成功的。我帮助您成其事。您率领七舆大夫等待我的消息。我们派人出使重耳所在的狄国,求援于秦国,以动摇奚齐的地位。拥立血亲关系疏远的公子,我们可以得到丰厚的回报,可以不让血亲关系亲近的公子重耳和夷吾进入晋国。这样,晋国还能是谁的晋国呢!”里克说:“不可以。我听说,义是利的立足点,贪是招怨的祸根。废除了义,利就不能立足,贪心太重,就会生怨。难道是奚齐得罪了民众吗?只不过是骊姬蛊惑国君而欺骗国人,谗害群公子而夺去他们的利益,使君主迷乱,听信骊姬谗言而令群公子流亡,杀死无罪的申生,为诸侯所耻笑,使百姓人人心中隐藏着悖逆的恶念。因此我们要杀掉奚齐,拥立在国外流亡的公子,来安定民众消除忧患。”丕郑答应了。于是里克、丕郑杀死奚齐、卓子和骊姬,请求秦国帮助择立新君。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荀息对曰,姬颀重耳的三哥夷吾当上晋国圣上之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