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巾栉以固子也,古人最喜欢带的三样东西是齿

○梳篦

○粉

倪方六

《说文》曰:栉,梳枇总名也。

《释名》曰:粉,分也。研米使分散也。赤粉者,赤也。染粉使赤,以着颊也。

如今很多人喜欢随身携带钥匙、指甲刀等,古人爱随身带什么?

《释名》曰:梳,言其齿疏也;枇,言其细相枇也。

《墨子》曰:禹造粉。

从考古发现来看,古人最喜欢带的三样东西是齿签、耳挖勺、梳刷……

《礼记·曲礼上》曰:男女不同巾栉。

《博物志》曰:纣烧铅锡作粉。

最早的牙签出土于

又《玉藻》曰:栉用椑栉发晞用象栉。

《汉书》曰:广川王去幸姬陶望卿,去疾后昭信谓去疾曰:"前画工画望卿,袒裼傅粉,疑有奸。"

距今2800年前的东周墓

《左传·僖公中》曰:晋太子圉为质於秦,将逃归,谓嬴氏曰:"与子归乎。"对曰:"寡君之使婢子侍,执巾栉以固子也,从子而归,弃君命也。不敢从,亦不讣涸。"

又曰:惠帝侍中皆傅脂粉。

《礼记》:“毋絮羹,毋刺齿。”

《汉书》曰:孝文帝遗匈奴襦、袍、梳、枇各一也。

《续汉书》曰:顺帝时,所除官多不次,李固奏免百馀人。此等既怨,共作飞章诬固曰:"大行在殡,路人掩涕。固独胡粉饰貌,搔头弄姿,盘旋偃仰,曾无惨怛之心。"

齿签也称“剔齿签”,即现代常说的“牙签”——用来挑剔牙齿间残留物的小用具。剔牙,是古今皆存在的生活现象。据周燮均、颜《安阳辉县殷代人牙的研究报告》披露,距今三千年前的殷代人已有剔牙的习惯。

《续汉书》曰:季文德素善延笃,谓公卿曰:"延笃有王佐之才,欲引进之。"笃闻,为书止文德曰:"吾常昧爽栉梳,坐於客堂。朝则诵虞夏之书,历公旦之典礼,览仲尼之《春秋》。当此之时,不知天之为盖,地之为与。慎勿迷其本,弃其生也。"

《魏略》曰:何晏性自喜,动静粉白不去手,行步顾影。

在对殷代92个个体存留牙齿观察后发现,其中有两个个体中的3颗牙齿上,有类似剔牙的痕迹。考古专家认为,这些痕迹“不同于浸蚀症状,除了剔牙痕迹外,似无更好的解释”。

《魏志》曰:徐季龙取十三种物,着大箧中,使管辂占之。辂先说鸡子,后道蚕蛹,遂一一名之,惟以梳为枇耳。

《魏略》曰:邯郸淳诣临淄侯植,时大暑,植取水浴,以粉自傅。科头、胡舞、击剑、诵小说,顾谓淳曰:"邯郸生,何如也?"

如果属实,这应是迄今发现最早的中国古人剔牙实证,但是否使用了专门的牙签仍无法证实。现存最早的牙签发现于1954年,当年对河南洛阳中州路遗址发掘时,从编号为M2717号东周墓中出土了8根骨签,经分析确认为牙签。据《中国田野考古报告集·洛阳中州路》描述,这8根牙签最长的6.9厘米,最短的5.8厘米,出土时混杂在骨叉中,包裹于织物包内,放在铜容器上面。考古报告认为,这些骨签或是“一种食具”。但这种结论与其牙签属性并不矛盾,牙签的功能原本就与筷子一样,可以用来戳取食物,用之取食时的骨签就是一种食具,用之剔齿则为牙签。

《修复山陵故事》曰:梓宫用象牙梳五枚,后梓宫物象牙梳六枚,瑇瑁梳六枚。

《韩子》曰:若毛嫱西施之美丽,尾嫳吾面;用脂泽粉黛,则倍其初。言先王之仁义,尾嫳於治;明法度,必赏罚,则国之脂泽粉黛。

使用牙签,可以说是人类饮食文明的一大进步,比直接用手去抠不仅文明而且卫生。古人对如何剔牙是有讲究的,《礼记·曲礼上》中提出:“毋絮羹,毋刺齿”。这里的“刺齿”就是剔牙,意思是吃饭时不要往汤里放调味品,不要当众剔牙。这与现代就餐文明要求完全一致。

《东宫旧事》曰:太子纳妃,有瑇瑁梳三枚。

《淮南子》曰:漆不厌黑,粉不厌白。

牙签对老人来说尤其重要,老人牙齿松动,出现缝隙,吃肉时容易塞牙,很需要用牙签剔除。所以,元赵孟頫《老态》诗称:“扶衰每籍过眉杖,食肉先寻剔齿签。”

盛弘之《荆州记》曰:临贺兴安县东边有平石,其上有栉履各一具。俗云,越王渡溪,脱履坠栉於此。

《抱朴子》曰:或问涉海之法,答曰:"先於川,次破鸡子一枚,以少粉杂香末合搅水中,则不畏风波。"

汉魏时用牙签剔牙已十分普遍,东汉末名人曹操就喜欢剔牙。据《陆士龙集·与兄平原书》,西晋人陆士龙在邺城时,曾看到曹操的生前遗物,除了床、席、被子、帽子、扇子等用品外,还有“牙齿纤”,并将所见写信告诉了哥哥陆机。后来他还从“曹公器物”中,“取其剔齿纤一个,今送以见兄”。

崔实《政论》曰:无赏罚而欲世之治,是犹不梳枇而欲发之治。

又曰:民不信黄丹及胡粉是化铅所作。

牙签除了“剔齿纤”外,还有剔牙杖、挑牙、牙杖、柳杖、杨枝、嚼杨枝等多种叫法,但明清以前古人似乎不称“牙签”,古代牙签应是一种类似于书签的“签牌”,并不用来剔牙。在这些叫法中,魏晋以后出现的“嚼杨枝”叫得最多,日本至今仍称牙签为“小杨枝”。

《物理论》曰:威行法明,漏吞舟之鱼;法之不明,则数於细栉,细栉则苛慝生也。

《神仙传》曰:真人南极子能含粉成鸡子,吐之数十枚,煮之,鸡子黄中皆有少粉也。

嚼杨枝乃佛家叫法。东晋法显的《法显传》有这样的说法:“南门道东佛本在此嚼杨枝已刺土中,即生长七尺,不增不减。”剔过牙后,将杨枝做的牙签插入土中,竟然能生长,显然是佛门传奇。

《梦书》曰:梦梳枇为忧解也。虱尽去,百病愈。

《华阳国志》曰:巴郡江西县有清水穴,巴人以此水为粉,则皜曜鲜芳。尝贡京师,名为粉水。

佛门有规矩,把口腔弄干净后才能念经,否则有亵渎佛祖之嫌。据《隋书·真腊传》,真腊国僧人,“每旦澡洗,以杨枝净齿,读诵经咒;又澡洒乃食,食罢还用杨枝净齿,又读经咒。”

傅咸《栉赋》叙曰:夫才之治世,犹栉之理发。

《扶南传》曰:顿逊国有磨夷花,末之为粉,大香。

古代牙签有骨制、木制、金属等质地,但都不是一次性消费品,似与筷、叉一样,可重复使用,故古代牙签做得非常精致。1979年,在江西境内发现的三国东吴高荣墓中曾出土一只精美的金牙签,还是两用的,另一端是刷子。

涂岑诗曰:思见君巾栉,以弭我劳惭。

《梦书》曰:妇却饰粉饰为怀妊。

最早的耳挖勺出土于

蔡邕《女诫》曰:用栉则思其心之理。

《神农本草》曰:粉锡,一名鲜锡。

距今3000年前的妇好墓

高文惠《与妇书》曰:今致瑇瑁梳一枚。

《语林》曰:石崇厕置甲煎粉,沉香汁之属。

《清异录》:“杜岐公悰,以剜耳匙子为‘铁了事’。”

陆云《与兄机书》曰:按行视曹公器物,梳枇皆在。

《汉官仪》曰:省中以胡粉涂壁。

耳挖勺是一种掏耳垢用的小工具,又称“耳挖子”。耳挖勺何时出现的?从安阳殷墟妇好墓出土文物来看,三千年前的殷商时,人们已用耳挖勺了。河南安阳殷墟妇好墓发掘于1976年,是迄今唯一一座未被盗掘、保存完好的商代王室墓葬,出土的随葬品极为丰富,共有1928件,其中就有两枚耳挖勺。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执巾栉以固子也,古人最喜欢带的三样东西是齿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