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检项也,"(今人敛下殇于宫中而葬之于墓

○枕

○殓

○坐

《说文》曰:枕,卧为所荐首者也。

《周礼·春官·大宗伯》曰:大宗伯,王崩,及执事莅大敛小敛,帅异族而佐。(执事,太祝之属也。)

《释名》曰:坐,挫也。骨节挫屈也。("小人群党,坐于王床。"王床者,王者床。)

《释名》曰:枕,检也,所以检项也。

又《周礼·春官·司服》曰:大丧共其敛衣服。

《毛诗·车邻》曰:既见君子,并坐鼓瑟。

《诗》曰:角枕粲兮,锦衣烂兮。

《礼记·檀弓上》曰:康子之母死,陈亵衣。(非上服也,陈之将敛也。)敬姜曰:"妇人不饰,不敢见舅姑。将有四方之宾来,亵衣何为陈于斯?"命撤之。

《礼记·曲礼上》曰:夫为人子者坐不中席。

又曰:有美一人,硕大且俨。寤寐无为,展转伏枕。

又《丧大记》曰:小敛于户内,大敛于阼阶。君以簟席,大夫以蒲席,士以苇席。小敛君锦衾,大夫缟衾,士缁衾,皆一。衣十有九称。大敛布紟,二衾。君、大夫、士一也。(簟,细苇席也。三者下皆有莞。衣十有九称,法天地之终数也。二衾者,或覆之,或荐之也。)

又曰:离坐离立,无往参焉。

《周礼》曰:玉府掌王之金玉玩好,大丧则供角枕。

又《曾子问》曰:"下殇,土周葬于园,遂舆机而往,途迩故也。(土周,圣周也。周人以夏后之圣周,葬下殇于园中,以其未成人,远不就墓也。机,举尸之床也。绳縆其中央,又以绳从旁钩之。礼以机举尸,舆之以就园而敛葬焉,途近故耳。舆机或以为馀机。)今墓远,则其葬也如之何?"(今人敛下殇于宫中而葬之于墓,与成人同墓,途乃远其葬当舆其棺乎载之也。问礼之变。)孔子曰:"吾闻诸老聃曰:昔史佚有子而死,下殇也,墓远。(盖欲葬之墓,如长殇,从成人也。长殇有送葬车者,则棺载之矣。史佚,武王时史贤,犹有所不知。)召公谓之曰:'何以不棺敛於宫中?'(欲其敛於宫中,如成人也。敛於宫中,则葬当载之也。)史佚曰:'吾敢哉!'召公言於周公。周公曰:'岂不可'。(言是岂於礼可不许也。)史佚行之。(佚失於以为许也,遂用召公之宫言也。)下殇用棺衣棺,自史佚始也。"

又曰:男女不杂坐。

《礼曰》:鸡初鸣,咸盥潄,敛枕簟。(敛枕簟,不欲人见。)

又《问丧》曰:或问曰:"死三日而后敛者,何也?"曰:"孝子亲死,悲哀志懑,故匍匐而哭之,若将复生然,安可得夺而敛之?故曰三日而后敛者,以俟其生也。三日而不生,亦不生矣。孝子之心,亦益衰矣。家室之计,衣服之具,亦可以成矣。亲戚之远者,亦可以至矣。是故圣人为之断决,以三日为之礼制也。"

又曰:立毋跛,坐无箕。

《国语》曰:楚灵王败於乾溪,王亲独行,彷徨於山林之中。三日乃见其涓人畴,王呼之曰:"余不食三日矣。"畴移而进,王枕其股以寝於地。王寐,畴枕王以圤而去之。

《左传·僖下》曰:许穆公卒於师,葬之以侯,礼也。(男而以侯礼,加一等。)凡诸侯薨於朝会,加一等;死王事,加二等。於是有以衮敛。

又曰:有忧者侧席而坐,有丧者专席而坐。

《洞林》曰:丞相从事中郎王文英家枕自作声。

又《襄公》曰:鲁季文子卒,大夫入敛,公在位,宰庀家器为葬备,无衣帛之妾,无食粟之马,无藏金玉,无重器备。君子是以知季文子之忠於公室也。相三君矣,而无私积,可不谓忠乎?

又曰:虚坐尽后,食坐尽前。

《汉书》曰:淮南王有《枕中鸿宝苑秘书》,言使鬼物为金之术,及邹衍重道延命方,世人莫知。刘更生父於武帝时治淮南狱,得书。更生以为奇,献之,言黄金可成。上命典尚方铸,事费甚多,不验。

又《定上》曰:季平子行东野。还,未至,丙申,卒於房。阳虎将以玙璠敛,(玙璠,美玉,君所佩。)仲梁怀弗与。曰:"改步改玉。"(昭公之出,季孙行君事,佩玙璠,祭宗庙。今定公立,复臣位,改君步,则亦当去玙璠。)阳虎欲逐之,告公山不狃。不狃曰:"彼为君也,子何怨焉?"

《左传·襄二十六》曰:伍举奔晋,声子遇之郊,班荆相与食。

《后汉书》曰:药崧天性朴忠,家贫为郎。尝独直台上,无被,枕杫,(杫音思渍切,谓姐九也。蜀汉之郊曰胡杫。)食糟糠。帝每夜入台,辄见崧,问其故,甚嘉之。自此诏太常赐尚书以下朝夕餐,给帏帐。

《家语》曰:季平子卒,将以君之玙璠敛。孔子初为中都宰,闻之,历级而救曰:"送死人而以宝玉,犹曝尸於中原,示民以奸利之端。"

又襄二十七年曰:卫子鲜奔晋。公使止之,不可。及河,又使止之。止使者而盟于河,托于木门,不向卫国而坐。

《东观汉记》曰:黄香事亲,暑则扇枕,寒则以身温席。

《后汉书》戴封年十五诣太学,时同学石敬平温病卒,封养视殡殓,以所赍粮市小棺,送丧到家,更敛。见敬平生时书物皆在棺中,乃异之。

又定四曰:申包胥如秦乞师,勺饮不入口七日。秦哀公为之赋《无衣》,九顿首而坐,秦师乃出。

《后魏书》曰:高昌有白盐,其形如玉。高昌人取以为枕,贡之中国。

《吴志》曰:张昭卒,遗令:幅巾素棺,敛以时服。孙权素服临吊。

《春秋演孔图》曰:孔子长十尺,大九围,坐如蹲龙,立如牵牛。

《魏志》曰:苏则为侍中,董昭尝枕则膝卧,则推下之曰:"苏则膝非佞人枕也。"

又曰:诸葛瑾年六十八卒,遗令:素棺,敛以时服,事从约省。

《尔雅》曰:妥,安坐也。

《魏略》曰:大秦国出五色枕。

《晋书》曰:安平王孚临终遗令曰:"有魏贞士,河内温司马孚字叔达,不伊不周,不夷不惠,立身行道,终始若一,当以素棺单椁,敛以时服。"

《汉书》曰:单父人吕公,善沛令,避仇从之,客,因家焉。沛中豪杰吏闻令有重客,皆往贺。萧何为主吏,主进,(进者,会礼之财也,主赋剑礼,进为之师也。)令诸大夫曰:"进不满千钱,坐之堂下。"高祖为亭长,乃绐为谒曰:"贺钱万。"实不持一钱谒入。吕公大惊,起迎之门。吕公者,好相人,见高祖状貌,因重敬之,引入坐上坐。

《吴书》曰:张纮作《楠榴枕赋》,陈琳在北得之,因以示士人曰:"此吾乡里张子幼作也。"

《南史》曰:王奂为雍州刺史,被诛,旧人无敢至者。汝南许明达为奂参军,躬为殡殓,经理甚厚,当时高其节。

又曰:上幸上林,皇后、慎夫人从。其在禁中,常同坐。及坐,郎署袁盎却慎夫人坐,慎夫人怒,不肯坐。上亦怒,起。盎曰:"陛下既已立后,慎夫人乃妾,妾主岂可以同坐哉?"

《晋书》曰:王敦镇豫章,为王澄以旧意所侮。敦益忿怒,请澄入宿,阴欲煞之。而澄左右二十人持铁马鞭为卫,澄手恒捉玉枕以自防,故敦未之得发。后敦赐澄左右酒,皆醉。借玉枕观之,因下床而谓澄曰:"何与杜弢通信?"敦令力士路戎扼煞之。

《梁书》曰:王志,天监初为丹阳尹,为政清静。都下有寡妇,无子,姑亡,举债以敛葬。既而无以还之。志愍其义,以俸偿焉。

又曰:茂陵徐生上疏言:"霍氏泰盛。"后霍氏诛灭,而告霍氏者皆封。人为徐生上书曰:"臣闻客有过主人者,见其灶直突旁有积薪。客谓主人,更为曲突,远徙其薪,不者且有火患。主人默然不应。俄而,家果失火。邻里共救之,幸而得息。于是,杀牛致谢。其邻人灼烂者在于上行,馀各以功次坐,而不禄言曲突者。"

又曰:筮者谓董丰曰:"君忧狱,远二枕,避三沐。"丰既归,妻具枕授沐,丰皆不从,其夜果误煞撇蘙。

《陈书》曰:周弘直卒,遗疏:"气绝之后,便买市中见材小形者,敛以时服。古人通制,但见先人,必须备礼,可着单衣,裙衫故履。既应侍养,宜备纷帨。或逢善友,又须香烟。棺内惟安白布手巾、粗香炉而已。此外无所用。"

又曰:高祖使陆贾赐赵他印,为南越王。贾至,赵佗魋结基倨见贾。(基倨,谓伸其两肢而坐也,亦曰箕距。)

沈约《宋书》曰:《武帝记》曰:宁州常献虎魄枕,光色甚丽。时北征以虎魄治金疮,上大悦,命捣碎分诸将。

《释名》曰:衣尸棺曰敛,藏不复也。

又曰:谚曰:"千金之子,坐不垂堂。"

又曰:武昌王浑少而凶戾,为中书令,每夕裸身露头往散骑省戏。因弯弓射直郎周郎,中枕,以为笑乐。又朱石龄少好武,不事崖捡。舅淮南蒋氏才劣,龄石使舅卧厅事,剪纸方一寸,帖着舅枕,以刀子悬掷之,相去八九尺,百掷百中。舅畏龄石,终不敢动。

《风俗通》曰:礼:天子敛以梓器宫者,存时所居,缘生事亡,因以为名。凡人呼棺亦为宫也。

又曰:陈遵字孟公。时列侯有与陈遵同姓者,每至,门人曰陈孟公,坐中莫不震动。既至而非,因号其人曰陈惊坐。

《齐书》曰:陈显达建武世不自安,侍宴酒后启上借枕,帝令与之。显达抚枕曰:"臣年己老富贵己足,惟少枕死。特就陛下乞之。"上失色曰:"公醉矣。"

宋韬《遗教》曰:吾死,敛以时服,不得造新白祫单衣。

《东观汉记》曰:上幸谯。使王霸攻周建,贼雨射城中,中霸前酒尊,霸安坐不动。

《北齐书》曰:郎基字世业性清慎,尝语人曰:"任官之所木枕亦不须作,况重於此者也。"

○柩

又曰:隗嚣围来歙,上自将救之。围解,置酒高会,赐歙班绝席,坐在诸将之右。

《梁书》曰:王茂为雍州长史。人或谮茂反,武帝弗之信。令郑绍叔往候之,遇其卧,因问疾。茂曰:"我病可耳。"绍叔曰:"都下煞害日甚,使君家门涂炭。今欲起义,长史那犹卧?"茂因掷枕起,即袴褶,随绍叔入见武帝。

《礼记·曲礼下》曰:在棺曰柩。

谢承《后汉书》曰:汝南薛惇字子礼,为北海长。家贫,坐无完席。妻曰:"白居,无俸禄给子孙,复无完席耶?"惇以善席与,自坐败者。

《唐书》曰:玄宗尝制大被、长枕,与宁王宪申共之。

又《檀弓下》曰:君遇柩于路,必使人吊之。

又曰:郑敬字次都。钓於大泽,折芰而坐,以荷荐肉,瓠瓢盛酒,琴书自娱。

又曰:贵妃娣虢国夫人豪侈尤甚,所枕照夜枕,不知其价,夜中照庑,其光如昼。

又曰:襄公朝于荆,康王卒。(在鲁襄公二十八年。康王,楚子昭也。)荆人曰:"必请袭。"鲁人曰:"非礼也。"荆人强之,巫先拂柩,荆人悔之。(巫祝荆茢,君临臣丧之礼。)

范晔《后汉书》曰:袁术僣号,人情离叛,欲北至青州从袁谭,曹操使刘备邀之还寿春,至江亭坐箦床而叹曰:"袁术乃至于是乎?"欧血而死。

《尸子》曰:孝子一夕五起,视亲衣之厚薄,枕之高下。

《记统》曰:柩之言也,具书其谧置棺旁,万世久藏也。

又曰:孔融性宽容,少忌,好士,喜诱益后进。及退闲职,宾客日盈其门。常叹曰:"坐上宾恒满,尊中酒不空。吾无忧矣!"与蔡邕素善,邕卒后,有虎贲士貌类于邕,融每酒酣,引与同坐。

《淮南子》曰:楚将子发好伎道之士。有善偷者往见子发,子发礼之。无几,齐伐楚。偷夜出盗其齐将军枕,归之。明夕,复取其簪,又以归之。齐师大骇,还师而去。

《释名》曰:柩,究也,送随身之制皆究备也。

又曰:郑公业谏董卓曰:"张孟卓东平长者,坐不窥堂。"

《越绝书》曰:越王问范子曰:"寡人己问阴阳之事,穀之贵贱可得而知乎?"曰:"阳者主穀贵,阴者主穀贱,故当寒而不寒,穀为之暴贵;当温而不温者,穀为之暴贱。"王曰:"善。"书帛藏之枕中,以为国宝。

《汉书》曰:薛宣守左冯翊,多仁恕。池阳令举廉吏狱掾王立于府。未及召,闻立受囚家钱,宣责让县,县案验狱掾,乃其妻受系者钱万六千,受之而掾实不知。掾惭恐,自杀。宣闻之,移书池阳曰:"县所举廉吏狱掾王立,家私受财,而立不知,杀身以自明。立诚廉士,甚可闵惜。其以府决曹掾书立之柩,以显其魂。"

《吴书》曰:孙权遣于禁还,群臣送禁。虞翻谓禁曰:"卿勿谓吴无人,吾谋適不用耳。"禁虽为翻所恶,然犹盛叹翻。魏文帝为翻设虚坐。

范子曰:"尧舜禹汤者,皆有预见之明,虽有凶年而民不穷。"王曰:"善。"以丹书置之枕中,以为邦贵。

《东观汉记》曰:廉范字叔度,京兆人也。父客死蜀。范乃出,负丧归。至葭萌,船触石破没。范持棺柩,遂俱沉溺。众伤其义,钩求得之,仅免于死。

《蜀志》曰:费祎为诸葛亮司马。值军帅魏延与长史杨仪相憎,每并坐论,延或举刃拟仪,仪涕泣横集。祎常入坐其间,谏喻分别,终亮之世,各尽延、仪之用也。

《东宫旧事》曰:皇太子纳妃,有龙头旧髻枕、银环钩副之。

《晋书》曰:东海王越薨,葬东海。石勒追及于莒县宁平城,将军钱端出兵拒勒,战死,军溃。勒命焚越柩,曰:"此人乱天下,吾为天下报之。故烧其骨以告天地。"

又曰:王平字子均,巴西{宀万}渠人。生长戎旅,手不能书,所识不过十字。而口授作书,皆有意理。使人读《史》、《汉》诸记《传》听之,备知其义。从朝至夕,端坐俨然也。

蔡质《汉官仪》曰:尚书郎直给通中枕。

萧子显《齐书》曰:傅琰字季珪,北地灵州人也。美姿仪,为尚书左民郎。遭丧,居南岸。邻家失火,烧屋,抱柩不动。

《吴志》曰:步骘字子山,与广陵卫旌俱以种瓜自给。会稽焦征羌,郡之豪族。骘等修刺奉瓜,征羌见之,隐几坐帐中,设席于地坐骘、旌。旌忿耻,骘神色自若。

《西京杂记》曰:赵飞燕为皇后,其女弟上遗虎珀枕、龟文枕。

《礼记·曲礼上》曰:里有殡,不巷歌。

邓粲《晋记》曰:裴遐性恬和。同类有试遐者,推堕床下。遐拂衣还坐,言无异色。

《拾遗录》曰:魏咸熙二年,宫中夜夜有异,或吼呼惊人,乃有伤害者,诏使宦者暗中伺候,有白虎,毛色净密,以戈投虎,即中左目,俄而往取,虎己隐形,更搜觅不见。乃於藏中得一玉虎枕,左目有血。帝嗟其大异,问诸大臣。答云:"昔诛梁冀,得玉虎枕一枚,云此枕单池国所献,臆下有题云'帝辛九年献',帝辛,纣也。金玉久而有神。"

又《檀弓上》曰:孔子少孤,不知其墓,(孔子之父,邹邑叔梁纥。与颜氏之女徵在野合,生孔子。征在耻焉不告。)殡于五父之衢。(欲有所就而问之,孔子亦为隐焉。殡于家,则知之者无由怪己欲发问端。五父,衢名,盖邹曼父之邻。)人之见之者,皆以为葬也。其慎也,盖殡也。(慎当为引,礼家读然,声之误也。殡引饰棺以輤,葬引饰棺以翣柳。孔子是时以殡引,不以葬引,时人见之者谓不知礼。)

《汉晋春秋》曰:王褒父仪为文帝所杀,未尝西向坐,示不臣也。

《神仙传》曰:泰山父者,汉武帝东巡狩,见父头顶白光高数尺。帝呼问之,曰:"有道疏嗵臣作神枕,枕有三十二物。二十四物以气应二十四气,八物应八风。臣行之,转少而齿生。"

又《檀弓上》曰:天子之殡也,菆涂龙輴以椁,(菆木以周龙輴加椁而涂之。天子殡以輴车,画辕以龙。)加斧于椁上,毕涂屋,(斧谓之黼,白黑文也。以刺绣于縿幕,加椁以覆棺。已乃屋,其上尽涂之矣。)天子之礼也。

《晋中兴书》曰:陶淡字处静。年十五,便服食绝穀。家累千金,僮客百数,淡终日端拱,绝不婚娶。居临湘县山中,立小草屋,裁足容身。时还家,设小床独坐,不与人共。

《列异传》曰:景初中,咸阳县吏王臣夜倦,枕枕卧。有顷,闻灶下有呼曰:"文纳何以不之头下?"应曰:"我见枕不得动,汝来就我。"至乃饮缶也。

又《檀弓下》曰:帷殡,非古也,自敬姜之哭穆伯始也。(穆伯,鲁大夫季悼子之子公甫靖也。敬姜,穆伯妻、文伯歜之母也。礼,朝夕哭不帷。)

《何晏别传》曰:胩小时,武帝雅奇之,欲以为子。每挟将游观,命与诸子长幼相次。晏微觉,於是,坐则专席,止则独立。或问其故,答曰:"礼,异族不相贯坐位。"

《集异记》曰:中山刘玄暮忽见一人,着乌袴褶,取火照之,面首有七孔,面莽党然。乃请师筮之,师曰:"此是君家先世物,久则为魅。"刘因执缚,刀砍数下,变为一枕,乃是其先祖时枕。

又《王制》曰:天子七日而殡,七月而葬;诸侯五日而殡,五月而葬;大夫、士、庶人三日而殡,三月而葬。(尊者舒,卑者速也。《春秋传》曰:"天子七月而葬,同轨毕至。诸侯五月,同盟至。大夫三月,同位至。士逾月,外姻至也。")

《孟嘉别传》曰:庾亮领江州,嘉为从事。褚褒为豫章,出朝。亮正旦大会,时彦悉集,嘉坐次第甚远。褒问亮曰:"闻有孟嘉其人,何在?"亮曰:"在坐。卿但自觅。"褒观众人,指嘉谓亮曰:"将无是乎?"亮欣然笑。嘉为褒所得,乃益重嘉焉。

《异苑》曰:胄夼枕文石枕卧,忽暴雷震其枕。旁人莫不为之怖慑,微觉有声,不为惊也。

又《丧大记》曰:君殡用輴,攒至于上,毕涂屋;大夫殡以幬,攒置于西序,涂不暨于棺;士殡见衽,涂上帷之。(欑犹菆也。屋殡,上覆如屋者也。幬,覆也。暨,及也。天子之殡,居棺以龙輴,欑木题凑象椁,上四注如屋以覆之。诸侯輴不画龙,欑不题凑象椁,其他亦如之。大夫之殡,废輴,置棺墉西墙下,就墙攒三面。涂之不及棺者,言欑中狭小,裁取客棺。然则天子、诸侯差宽大夫矣。士不欑,掘地下棺见小要耳。帷之者,鬼神尚幽闇也,士达于天子皆然。幬或作焞,或作焞。)

皇甫谧《高士传》曰:管宁常坐一木榻,五十馀年。榻上当膝皆穿。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所以检项也,"(今人敛下殇于宫中而葬之于墓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