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侯等惊走,以鸡置前

《博物志》曰:蜀人以絮巾为帽絮。

王褒《圣主得贤臣颂》曰:服絺绤之凉者,不苦盛暑之郁悒。

《后魏书》曰:明元密皇后杜氏,魏郡邺人,阳平王超之妹也。初以良家子选入太子宫,有宠,生世祖。太宗即位,拜为贵嫔。太常五年,薨。谥密贵嫔,葬云中金陵。世祖即位,追尊号谥,配飨太庙。又立后庙于邺,刺史四时荐祀。后甘露降於后庙庭。高祖时,相州刺史高闳表修后庙,诏:"妇人外成,理无独祀,阴必配阳,以成天地,未闻有莘之国,立太姒之飨。便罢祀。"先是,世祖保母窦氏,初以夫家坐事诛,与二女俱入宫。操行纯备,进退以礼,太宗命为世祖母。性仁慈,勤抚导。世祖感其恩训,奉养不异所生。及即位,尊为保太后,后尊为皇太后。真君元年,崩,时六十三。谥曰惠,葬崞山,从后意。初,后尝谓左右曰:"吾於先朝本无位次,不可违礼以从园陵林。北山之上,可以终托。"故葬焉。别立后寝庙於崞山,建碑颂德。

《江表传》曰:孙权克荆州,将吏悉皆归附,而潘濬涕泣交横,慰劳与语,使亲近手巾拭其面。

《吴越春秋》曰:吴王将死,曰:"吾以不用子胥言,以至於此。死者无知则已,死者有知,何面目见子胥也!"遂蒙絮覆面而自刎。

○太武贺皇后

秦嘉妇《与嘉书》曰:今奉越布手巾二枚。

《宋书》曰:颜竣丁父忧。起为丹阳尹,遣中书舍人戴明宝抱竣登车,载之郡舍。赐以布衣一袭,絮以彩纶,遣主衣就衣诸体。

《后魏书》曰:孝文废后冯氏,太师熙之女。太和十七年,立为后。高祖遵经典礼,后及夫人、嫔妃下接御,皆以次进。车驾南伐,后留京师。高祖又南伐,后率六宫迁洛阳。及后父熙、兄诞薨,高祖为书慰以叙哀情。及车驾还洛,恩遇甚厚。高祖后引后姊昭仪至洛,稍有宠,后礼爱渐衰。昭仪自以年长,且前入宫掖,素见待念,轻后而不率妾礼。后虽性不妒忌,时有愧恨之色。昭仪规为内主,谮构百端。寻诏废为庶人。后贞谨有德操,遂为练行尼。

《英雄记》曰:在尊者前,宜各具一手巾,不宜借人巾用。

《齐书》曰:阮孝绪年十六父丧,不服绵纩;虽蔬食,有味,亦吐之。

○昭成慕容皇后

《神仙服食经》曰:伏苓如拳,着手巾中,百鬼消灭。

○缟

《后魏书》曰:景穆恭皇后郁久闾氏,河东王毗妹也。少选以入东宫,有宠。真君元年,生高宗。世祖末年,薨。高宗即位,追尊号谥,葬于云中金陵。是时高宗乳母常氏,本辽西人。太延中,以事入宫,世祖选乳高宗。慈和履顺,有劬劳保护之功。高宗即位,为保太后,寻尊为皇太后,谒於郊庙。和平元年,崩。谥曰昭,葬於广宁磨笄山,俗谓之鸣鸡山,太后遗志也。

○絮巾

《礼记·王制》曰:殷人{曰吁}而祭,缟衣而养老。

《后魏书》曰:道武宣穆皇后,刘眷女也。登国初,纳为夫人,生华阴公主,后生明元。后专理内事,宠待有加,铸金人不成,故不得登后位。魏故事,后宫产子将为储贰,其母皆赐死。太祖末年,后以旧法薨。太宗即位,追尊谥号,配飨太祖。自此后宫子为帝,母皆正位,配飨焉。

○手巾

《左传·襄六》曰:季札聘於郑,见子产,如旧相识。与之缟带,子产献纻衣焉。

○道武慕容皇后

《汉名臣奏》曰:王莽斥出王闳,太后怜之,闳伏泣失声,太后亲自以手巾拭闳泣。

《孝子传》曰:闵子骞幼时为后母所苦,冬月以芦花衣之以代絮。其父后知之,欲出后母。子骞跪曰:"母在一子单,母去三子寒。"父遂止。

○献文李皇后

《邺中记》曰:石虎皇后出,以女骑一千为卤簿,冬月皆絮纶巾。

刘祯《瓜赋》曰:承之雕盘,幂以纤絺。

《后魏书》曰:明元昭哀皇后,姚兴女也,兴封西平长公主。太宗以后礼纳之,后为夫人。后以铸金人不成,未昇尊位,然帝宠幸之,出入居处如后焉。是后犹欲正位,而后谦让不当。五年,薨。帝追恨之,赠皇后玺绶而后加谥,葬云中金陵。

《博物志》曰:魏文帝善弹棋,能用手巾角。

《韩子》曰:吴起示其妻以组,曰:"子为我织组,令如是组。"妻织组,果善。吴起曰:"非戒也!"使之衣而归。妻兄请之,起曰:"起家无虚言。"

《后魏书》曰:孝文昭皇后高氏,司徒公肇妹也。父扬,母盖氏,凡四男三女,皆生於东裔。高祖初,乃举室西归,达龙城镇,表后德色婉艳,任充宫掖。及至,文明太后亲幸北部,见后姿貌,奇之,遂入掖庭,年十三。初,后之幼也,曾梦在堂内立,而日光在窗中照之,灼灼而热,后东西避之,光犹斜照不已。如是数夕,后自怪之,以白其父扬。飏以问辽东人闵宗,曰:"此奇徵也,贵不可言。"飏曰:"何以知之?"宗曰:"夫日者,君之德,帝王之象也。光照女身,将被帝命,诞育人君之象。"遂生世宗,后生广平王,次长乐公主。及冯昭仪宠盛,密有母养世宗之意,后自代如洛阳,暴薨於汲郡之共县。或云昭仪遣人贼后也。世祖之为皇太子,三日一朝幽后,后遂抚念慈爱有加,亲视栉沐,母道隆备。其后有司奏请加谥曰贵人,高祖从之。世宗践祚,追尊配飨。肃宗诏曰:"文昭皇太后,德协坤仪,美符大姒,作合高祖,实诞英圣,而夙世沦晖,孤茔弗祔。先帝孝感自衷,迁奉未遂,永言哀恨,义结幽明,废吕尊薄,礼申汉代。"又诏曰:"文帝昭皇太后尊配高祖庙定号,促令迁奉,自然及始,太后当主,可更上尊号称太皇太后。"初开终宁陵数丈,於梓宫上获大蛇,长丈馀,黑色,头有王字,蛰而不动。灵榇迁还,置蛇旧处。

《志怪》曰:会稽人吴详见一女子溪边洗脚,呼详共宿。明旦别去,女赠详以紫巾,详答以白布手巾。

《晋阳秋》曰:有司奏,依旧调房子、睢阳绵,武帝不许。

○孝文废皇后

《广志》曰:炎州以火浣布为手巾。

《江表传》曰:魏文帝遣使於吴求细葛。君臣以为非礼,欲不与。孙权敕付使。

○孝文林皇后

《竹林七贤论》曰:王戎虽为三司,率尔私行,巡省园田,不从一人,以手巾插腰。戎故吏多大官,相逢辄下道避之。

《史记》曰:人有上书告周勃反,下廷尉薄,太后以为无反事。文帝朝,太后以冒絮提文帝,曰:"绛侯绾皇帝玺,将兵北军,此时不反,今居一小县,顾欲反也?"帝乃出之。

《后魏书》曰:平文皇后王氏,广宁人。年十三,因事入宫,得幸於平文,生昭成。平文崩,昭成在襁褓,时国有内难,将害诸皇子,后匿帝於袴中,惧人知,祝曰:"若天祚未终者,汝便无声。"遂良久不啼,得免於难。烈帝之崩,国祚殆危,兴复大业,后之力也。十八年,崩,葬云中金陵。太祖即位,配飨太庙。

《名山略记》曰:郁州道祭酒徐诞常以治席为事,有吴人姓夏侯来师诞,忽暴病死。终冬涉春,有长沙门从北来,於道中见夏侯云:"被昆仑召,不得辞师,寄手巾为信。"诞得手巾,乃本所送入棺者。

陆氏《异林》曰:锺繇常数月不朝,或问其故,云:"常有好妇来,美丽非凡。"问者曰:"必是鬼物,不可不杀之!"妇人后往,不即前止户外。繇问:"何以?"曰:"公有相杀意。"繇曰:"无此。"勤勤呼之乃入。繇有不忍心,然犹斩之,伤脚。妇人即出以新棉拭血,竟路。明日,使人寻迹,至一大冢,木中有好妇人,形体如生人,着白练丹绣两当,伤一脚,以两当中绵拭血。

○献明贺皇后

《东宫旧事》曰:太子纳妃,有百济白手巾也。

司马彪《续汉书》曰:光武建武二年,野蚕成茧,民收其絮。

○孝文高皇后

《魏略》曰:赵歧避难至北海,着絮巾,市卖饼。

《后汉书》曰:《仲长统书》曰:"井田之变,豪人货殖。馆舍布於州郡,田亩连於方国。身无半通青纶之命,而窃三辰龙章之服。"

《后魏书》曰:道武皇后,慕容宝之季女也。中山平,入充掖庭,得幸。左丞相卫王仪等奏请立后,帝从群臣议。后铸金人,成,乃立之,告於郊庙。封后母孟为溧阳君,后崩。

《汉书仪》曰:皇后亲蚕丝絮,织室作祭服,皇后得以作絮巾。

曹洪《与魏文帝书》云:我军入汉中,若骇鲸之决细网,奔兕之触鲁缟,未足以喻其易也!

《后魏书》曰:昭成皇后慕容氏,慕容元真之女也。有宠,生献明帝及秦明王。后性聪敏多智,沉厚善决断,专理内,每事多从。建国二十三年,崩。太祖即位,配飨太庙。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释名》曰:煮茧曰莫。莫,幙也,贫者著衣,可以幕絮也。或谓之牵离,煮熟烂牵引,使离散如绵也。

○魏神元窦皇后

又《曲礼下》曰:缜絺绤不入公门。(缜,单也。必表而出,为其亵也。)

○道武刘皇后

又曰:齐韩延寿衣黄纨方领。

《后魏书》曰:献明皇后贺氏,父野干,东部大人。后少以容仪选入东宫,生太祖。苻洛之内侮也,后与太祖及故臣民避难北徙。俄而,高车奄来抄掠,后乘车与太祖避贼而南。辂失辖,后惧,仰天告曰:"国家胤胄,岂正尔绝灭也!惟神灵扶助。"遂驰,轮正不倾,而免难。其后刘显使人将害太祖,帝姑为显弟亢{泥土}妻,知之,密以告后。后乃令太祖去之,后夜饮显使醉之。向晨,故惊厩中群马,使起视马,后泣而谓曰:"吾诸子始皆在此,今尽亡失,汝等谁杀之也?"故显不使急追。太祖至贺兰即部。显怒,将害后,后夜奔亢泥家,匿神车中及三日,亢{泥土}举室请救,乃得免。会刘显部乱,始得亡去。皇始元年,崩,时年四十六。祔葬于盛乐金陵。追尊谧,配飨焉。

范晔《后汉书》曰:张奂遗命曰:"吾前后仕进,十腰银艾,不能和光同尘,为谗邪所忌。通塞,命也;始终,常也。但地下冥冥,长无晓期,而复缠以绵纩,牢以钉密,为不喜耳。今幸有前穿,朝殒夕下,横尸露床,幅巾而已。"

《后魏书》曰:文成文明皇后冯氏,父朗,秦、雍二州刺史、西郡公。母乐浪王氏,生后於长安,有神光之异。朗坐事诛,后遂入宫。世祖昭仪,后之姑也,雅有母德,抚养教训。年十四,高宗践极,以选为贵人,后立为皇后。高宗崩,故事:国有大丧,三日之后,御服器物一以烧焚,百官及中宫号泣而临之。后悲叫自投火中,左右救之,良久乃苏。显祖即位,尊后为皇太后。丞相乙浑谋逆,显祖年十三,居于谅闇,太后密定大策,诛浑,遂临朝听政。及高祖生,太后躬亲抚养,是后罢令,不听政事。太后行不正,内宠李弈,显祖因事诛之,太后不得意。显祖暴崩,时言太后为之也。承明元年,尊号曰太皇太后,复临朝听政。太后性聪达,自入宫掖,粗学书计。及登尊极,省决万机。高祖诏曰:"朕以虚寡,幼纂宝历,仰恃慈明,缉宁四海,欲报之德,正觉是凭,诸鸷伤生之类,宜放山林。其以此地为太皇太后经始灵塔。於是时罢鹰师曹,以其地为报德佛寺。太后与高祖游於方山,顾瞻川阜,有终焉之志,因谓群臣曰:"舜葬苍梧,二妃不从。岂必远祔山陵,然后为贵哉!吾百年之后,神其安此。"高祖乃诏有司营建寿陵於方山,又起永固石室,将终为清庙焉。刊石立碑,颂太后功德。太后以高祖富於春秋,乃作《劝戒歌》三百馀章,又作《皇诰》十八篇。又制:内属五庙之孙,外戚本亲緦麻,皆受复除。素俭,不好华饰,躬御缦缯。而已太后多智略,猜忌,能行大事。是以威福兼作,震动内外。故王遇、张祐、符承丞等拔自微阉,岁中而至王公。王睿出入卧内,数年之间便为宰辅,赏赉财帛以千万亿计,金书铁券,许以不死之誓。李冲虽以器能受任,亦由见宠帷幄,密加赐赉,不可胜数。太后曾与高祖幸灵泉池,宴群臣及藩国使人,诸方渠师,各令为其方舞。高祖率群臣上寿于太后,忻忻然自歌,高祖亦和歌,遂命群臣各言其志,於是和歌者九十人。太后外礼民望元丕、游明根等,颁赐金帛舆马,每至褒美叡等,皆引丕等而参之,以示无私也。十四年,崩於太和殿,年四十九。其日,有雄雉集於太华殿。高祖酌饮不入口五日,毁慕过礼。谥曰文明太皇太后,葬於永固陵。高祖毁瘠,绝酒肉,不御内者三年。初,高祖孝於太后,乃於永固陵东北里馀营寿宫,有终焉瞻望之志。及迁洛阳,乃自表瀍西以为山园之所,而方山灵宫石室至今犹存,号曰千年堂。

《吴书》曰:顾悌,字子通,父亡,孙权作布衣一袭,皆擘絮着之,强令悌释服。

○文成李皇后

《管宁别传》曰:管宁性至孝,恒布裳貉裘,惟祠着单衣絮巾也。

《后魏书》:魏故事,将立皇后,必令手铸金人,以成者为吉,不成则不得立也。又世祖、高宗缘报母劬劳之恩,极尊崇之义,虽事乖典礼,而观过知仁。

《王子年拾遗记》曰:瀛洲有金峦之观,中有瑶几,覆以云纨之素。

《后魏书》曰:孝文幽皇后,亦冯熙女也。母曰常氏,本微贱,得幸於熙,元妃公主薨后,遂主家事。生后与北平公夙。文明太皇太后欲家世贵宠,乃简熙二女俱入掖庭,时年十四。其一早卒。后有姿媚,见爱幸。未几疾病,文明太后乃遣还家为尼,高祖遗留念焉。岁馀而文明太后崩。高祖服终后颇存访之,又闻后素疾痊除,遣玺书劳问,遂迎赴洛阳。及至,宠爱过本,专寝当夕,宫人稀复进见。拜为左昭仪,后立为皇后。后高祖频岁南征,后遂与阉宦高菩萨私乱。及高祖在汝南不豫,后便公然丑恣,中常侍双蒙等为其心腹。中常侍剧鹏谏而不从,愤惧致死。是时,彭城公主,宋王刘昶子妇也,年少嫠居。北平公冯夙,后之同母弟,后求婚於高祖,高祖许之。而公主志不愿,后欲强之婚有日矣。公主密与侍婢及家僮十馀人,乘轻车,冒霖雨,赴悬瓠奉见高祖,自陈本意,因言后与菩萨乱状,高祖闻因骇愕,未之全信而秘匿之,惟彭城王侍疾左右,具言其事。此后,后渐忧惧,与母常氏求托女巫,祷厌无所不至,愿高祖疾不起,一旦得如文明太后辅少主称令者,许赏报不赀。乃取三牲宫中妖祠,假言祈福,专为左道。高祖自豫州北幸邺,后虑还见治捡,弥怀危怖,骤令阉人托参起居,皆赐之衣服,殷勤托寄,勿使泄漏。亦令双蒙允行,皆其信者也。惟小黄门苏兴寿密陈委曲,高祖问其本末,敕以勿泄。至洛,执问菩萨、双蒙等六人,迭相证举,具得情状。高祖卧含温室,夜引后,并列菩萨等於户外。后临入,令阉人搜衣中,稍有寸刃便斩。后顿首泣谢,乃赐坐东楹,去御筵二丈馀。高祖令菩萨等陈状,又让后曰:"汝母有妖术,可具言之。"后乞屏左右,有所密启。高祖敕中常侍悉出,唯令长秋卿白整在侧,后犹不言。高祖乃令以绵坚塞整耳,小语呼整再三,无所应,乃命后言。隐事,人莫知之。高祖乃呼彭城、北河二王令入坐,言:"昔是尔嫂,今乃他人,俱入勿避。"二王固辞,不获命。及入,高祖云:"此老妪乃欲白刃插我肋,汝可穷问本末,勿有所难。"高祖深自引过,致愧二王。又云:"冯家女不得复相废逐,且使在宫中空坐,有心乃能自死,汝等勿谓吾犹有情也。"高祖素至孝,犹以文明太后故,未便行废。良久,二王出,乃赐后辞决。再拜稽首,泣涕欷歔。令宿东房。高祖疾甚,谓彭城王勰曰:"后宫久乖阴政,自绝于天。若不早为之所,恐成汉末故事。吾死之后,可赐自尽别宫,可葬以后礼,庶掩冯门之大过。"高祖崩,北海王祥奉宣遗旨,长秋卿整等入授后药,后走呼不肯引决,执持强之,乃含椒而尽。殡以后礼,谥曰幽后,葬长陵营内。

郦善长《水经注》曰:房子城西出白土,细滑如膏,可用濯绵,霜鲜雪曜,异於常绵。世俗言:房子之纩也,抑亦类蜀郡之锦得江津矣。故岁贡其绵,以充御府。

《后魏书》曰:文帝皇后封氏,生桓、穆二帝,后早崩。和帝立,乃葬。高宗初,穿天渊池,获一石铭,称桓帝葬母氏,远近赴会二十桓万人。有司以闻,命藏太庙。次妃兰氏,生二子,长子曰蓝,早卒;次子,思帝也。

《毛诗·关雎·葛覃》曰:葛之覃兮,施于中谷。维叶莫莫,则刈是获。为絺为绤,服之无攵。

○明元姚皇后

《淮南子》曰:钧之缟也,一端以为冠,一端以为絑,冠则戴之,絑则履之。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又《檀弓》:县子曰:"绤衰穗裳,非古也。"(非时尚轻凉,慢礼。)

《后魏书》曰:桓帝后维氏,生三子,长曰普根,次惠帝,次炀帝。平文崩,后摄国事,时人谓之曰女国。后性猛忌,平文之崩,后所为也。

《汉书》曰:帝以公主为老上单于阏氏,使宦者燕人中行说傅公主。说既至,因降单于,单于爱幸之。其得汉之缯絮,以驰草棘中,衣裤皆裂弊,以示不如旃裘坚善也。

《后魏书》曰:太武敬皇后贺氏,代人也。初为夫人,生恭宗。神元年,薨。追赠贵嫔,葬云中金陵。后追加谥号,配飨太庙。

《吴历》曰:孙策送华歆还洛,并送布越香葛。时多盗贼,歆渡牛渚,悉封还诸物。

○太武赫连皇后

《墨子》曰:昔楚庄王鲜冠组缨,绛衣博衮,以治其国。

○孝文冯皇后

《古今注》曰:元帝永光四年,东莱郡东牟山有野蚕为茧,茧生娥,蛾生卵,卵着石。收得万馀石,民人以为丝絮。五年,长安雨絮,垣屋上皆白,民衣之。

《后魏书》曰:神元窦皇后,没鹿回部大人宾之女。宾临终,诫其二子速侯、回题,令其善事帝。及宾卒,速侯等欲因帝会丧为变,语颇漏泄,帝闻之,知其终不奉顺,乃先图之。於是使勇士於中营,晨起以佩刀杀后,驰使告速侯等言曰:后暴崩。速侯等惊走,因执而杀之。

《魏志》曰:曹公定邺,临祠袁绍墓,哭之流涕。慰劳绍妻,还其家人宝物,赐杂缯絮,廪食之。

○景穆闾皇后

《东观汉记》曰:楚王英奉送黄缣三十五匹、白纨五匹入蜀,楚相以闻,诏书还蜀缣纨,以助伊蒲塞桑门之盛馔。

○明元杜皇后

《南史》曰:齐张欣泰为直阁步兵校尉,领羽林监。欣泰通涉雅俗,交结多是名素,下直辄着鹿皮冠,纳衣锡杖,挟素琴。有以启武帝,帝曰:"将家儿何作此举止?"

○文封皇后

刘梁《七举》曰:华组之组,从风纷弦。

○文成冯皇后

《魏武令》曰:吾衣皆十岁也。岁岁解浣补纳之耳。

《后魏书》曰:献文思皇后李氏,中山安喜人,南郡王惠之女也。姿德婉淑,年十八,选入东宫。显祖即位,为夫人,生高祖。皇兴三年,薨。上下莫不悼惜。葬金陵。承明元年,追崇号谥,配飨太庙。

《陈书》曰:大军侵魏,造陕城,魏兵大合,轻骑挑战。侯安都睁目横矛,单骑突阵,四向奋击,左右皆披靡,杀伤不可胜数。於是众并鼓噪俱前。魏多纵突骑,众军患之。安都怒甚,乃脱兜鍪,解所带铠,惟着绛衲两裆衫,马亦去具装,驰入贼阵,猛气咆勃,所向无当其锋者,莫不应刃而倒。

《后魏书》曰:文成皇后李氏,梁国蒙县人母,顿丘王峻之妹也,后之生也,有异於常,父方叔恒云:"此女当大贵。"及长,姿质美丽。世祖南征,永昌王仁出寿春,军至后宅内,得后。及仁镇长安,遇事诛,后与其家人送平城宫。高祖登白楼望见之,谓左右曰:"此妇人佳乎?"左右咸曰:"然。"乃下台,后得幸於斋库中,遂有娠。常太后后问后,后云:"为帝所幸,乃有娠。"时守库者亦私书壁记之,别加验问,皆相符同。生显祖,拜贵人,薨。后谥曰元皇后。葬金陵,配飨太庙。

《魏志》曰:太祖帏帐坏即补纳。

○桓维皇后

又《内则》曰:妇事舅姑,左佩纷帨、右佩箴、管、线、纩,施鞶帙。

○平文王皇后

服虔《通俗文》曰:细葛谓之〈辛毛〉翅。

《后魏书》曰:孝文贞皇后林氏,平凉人。叔父金闾起自阉宫,有宠於常太后,位至尚书,封平凉公。金闾兄胜为平凉太守。金闾,显祖初为定州刺史,未几,为乙浑所诛,兄弟皆死。胜无子,有二女入掖庭。后容色美丽,得幸於高祖,生皇子恂,将为储贰。太和七年,依旧制薨。谥曰贞皇后,葬金陵。及恂以罪赐死,有司奏废后为庶人。

《魏武封魏王诏》曰:今以君为魏王,青、绛、皂、黄、白葛各二匹,越葛一端往,钦哉!

《后魏书》曰:太武皇后赫连氏,屈万女也。世祖平统万,纳后及二妹,俱为贵人,后立为皇后。高宗初,崩。祔葬金陵。

又曰:盛姬之丧叔〈女坐〉,赠用茵组。(茵,褥也。叔,姓,穆王女。)

○后魏叙后事

《梁书》曰:任昉卒后,子西华冬月着葛帔练裙。道逢平原刘孝标,泫然矜之,谓曰:"我当为卿作计。"

谢承《后汉书》曰:徐稚不就诸公之辟。及有丧者,万里赴吊。常於家预炙鸡一只,以一两绵絮渍酒中,曝乾。至门,以绵絮置水中,候有酒气,以鸡置前。祭毕便去。

《左传·襄三年》曰:楚子重伐吴,为简之师。克鸠兹,至于衡山,使邓廖帅组甲三百,被练三千。

皇甫规《与马融书》曰:与被絮一双,以通微心。

又《货殖传》曰:絮千乘家。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速侯等惊走,以鸡置前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