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采暖、柔和的太阳悄悄地射进窗户,她才理

事实上那份美好早已被打破,我只是不想进入现实,因为现实中有太多的烦恼、太多的心痛、太多的无奈......。“程小冉!你要不要去学校了,不去了就跟我市场帮我卖菜,我看你根本就是不想读书了,听见了吗?耳朵聋了是吗?听见妈妈杀猪似的喊声我心头来了火,“听见了!你就不能消停会儿,我这不是起来了吗,真是的!”我气急败坏的掀开被子,慢慢的坐了起来朝窗户看了看,如此温暖的阳光,如此清新的空气,可是我没有资本享受。我的家庭,呵呵!一个没有温暖的家,一个缺少爱的家。我根本就没有机会,没有心思去享受这些。

Chapter61+那天晚上……恩圭家里……+“多怡,你打算待多久啊?”秀贤姐问黑妞道。嘁,那种人还有名字…?……虽然是个好名字……“一个月!”你刚说什么?!一个月?!恩圭看我猛地一抽搐就把手环在了我的腰上。“嘿,你们俩!把手放开!”黑妞大声的嚷嚷道。“你凭什么管我们手放哪里?!”“申恩圭!快让她回家,我们在一起就好了!你说过等我来会给我开个欢迎会,只有我们三个人的欢迎会!”“不行,她是我女朋友。”恩圭……TT_TT在我对你做了那样的事之后你还是站在我这边……TT_TT我向恩圭依偎的更紧了。“申恩圭,你在骗我吗…-_-^…?”“不是,不是啦!”“你说过要是我来的话你会带我到处参观的!可是现在这又是怎么回事?!”我不知道她都在高兴什么,但是她却一个劲的自己在哪里傻笑,秀贤姐打开了电视,脸上却出现了一种奇怪的表情。O_O啊,该死!“……我们的第一个发现!!!”我赶快跑过去关掉了电视,姐姐立刻困惑的看着我。“贞媛,你干嘛要关掉…O_O…?”“我们还是来玩点更有趣的吧!”“更有趣的?你要叫载光来吗?^0^”我都能听到从隔壁传来的我的白痴弟弟非常大的叫声。“喔!!快看快看!扑扑,那是我们耶!!快看啊!!!”怎么那个节目是今天播出吗?马上开始浑身冒冷汗,我试图把注意力放回到恩圭和黑妞那里。但要是…要是……我和姜曦元那天被拍到的话……那不是很明显我又骗了恩圭而和姜曦元在一起了吗。我想我该在他自己发现以前告诉他……“…恩圭,我有话要对你说。我们去你房里说好吗?”恩圭抬头看着我,然后站起身。这时我看到他脸上粘了一块奶油的痕迹。就像我预想的那样,我买的那三块芝士蛋糕被秀贤姐吃掉了2块半,所以恩圭只吃到了半块。“嘿,申恩圭,坐下!”黑妞大声命令道。“他是你什么,嗯?!是你的奴隶吗?!你凭什么对他呼来唤去的!”“你初中时都是很听我话的!你变了!”“…对,我是变了……”“你最好明天带我一起去你的练习室!我要听听你都进步了多少。^o^”……只要一提起他挚爱的音乐,恩圭的脸上马上就会出现灿烂非常的笑容。“好啊!!!”“嘁,你还真是可爱。-_-脸上都粘着东西。”她舔湿了自己的手指然后蹭掉了恩圭脸上的奶油渍。我吃惊的长大了嘴,但是恩圭却没什么似的看着我好像在说他已经习惯了。“嘿,黑妞,你疯了吗?”“恩圭啊,你女朋友是不是有点反应过度了。O_O”“我的妈呀,我真不敢相信哎。申恩圭,你不说点什么吗?!”我大喊着抓住他来回摇晃着。“说什么?怎么了?”他无辜的问,好像是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反应这么激烈。要是再这样下去的话我会被黑妞气炸的。我被气的头昏眼花的向屋外走去……没有人追过来。懊恼的,我走到前门口正要开门的时候却碰到刚好有人推门进来。头上顶着一个黑色四方的东西,载光兴高采烈的冲进了恩圭家来。一想起来我就气的要命。他怎么能在自己的女朋友面前做那种事?还有那又算什么!申恩圭和我说话的时候都是一副严肃像,但是每次一和黑妞说话的时候他就满脸笑容!做了几次深呼吸冷静下来,我转身又走回了恩圭家。……一进门就听到载光兴奋的声音一直在嚷嚷个不停……“快打开!我专门录下来给你看的,姐!!!姐,等你看到了你一定会更爱我的!”不会是…………连鞋子都忘了脱我就跑进了他们家客厅。面对我的是一台大屏幕电视,和主持人站在一起,抱着扑扑的载光出现在电视里。“怎么回事,你好!!你看起来像是个学生啊,怎么……真是只漂亮的猫!你多大?”“18岁!!”然后……从他身后……我看到了我的脑袋……还有姜曦元的……接下来电视里的主持人说的话我就什么耶听不到了,能听到的只有我刺耳的喘息声。黑妞和秀贤姐都转而睁大眼睛看着我,同时载光也站起身来……“这是什么!我刚才怎么没看到……姐,不是的…不是那样的……对不对…?”接着出现在屏幕上的我就被姜曦元拉着消失在了人群里。……我看到恩圭一直木然的盯着电视一句话也不说。要是他能吼我的话还能好点,哪怕是打我也好……或者是问问我和姜曦元在一起做什么……“你和姜曦元在一起到底是怎么回事?!你TMD的疯了吗?!”载光怒吼道。……恩圭……我闭上了眼睛……Chapter62……恩圭……恩圭……我慢慢的闭上眼睛听到载光的脚步声在向我逼近。“你TMD发疯了吗,尹贞媛?嗯…?对,你疯了,不是吗!我真不敢相信……”我什么也说不出来,甚至连借口都不想找……因为这就是事实……“那个混蛋又威胁你了吗…?嗯?是不是?”看着我慢慢的摇着头,载光变得沉默了。“…尹贞媛…你到底是怎么了……难道你不知道那个混蛋是什么样的人吗…?为什么你这么傻?”“…我没办法…我没办法恨他。我喜欢看到他的笑容,我真的没办法不管他。我想和他再次成为朋友……”载光紧咬着嘴唇,用失望的表情看着我,然后马上离开了恩圭家。我浑身无力的转头看向恩圭。“…喔……现在我们之间有多少米远了……”“…………”黑妞从座位上跳起来冲向我。“你刚才是被逮到对不起恩圭了吧?!嗯?告诉我是不是?!”“…对不起,恩圭……我很抱歉没有告诉你。我不想编什么借口……我又对你说谎了。”“…以后……不要再这样了……”…?_?……??我愣住了,我没听错吧?恩圭站起来用遥控器关掉了电视。“…以后你要见曦元的话…我也要和你一起去……”“……呃?”“……要是他打电话来,叫我一声,我们一起去。”“…好!!…那你是原谅我了吗…?”黑妞瞪着恩圭开始拽他的袖子。“嘿,申恩圭,你疯了吗?要是她对不起的话你至少也该给她一巴掌啊!一般人都会这样吧!!!”“…你没有见过其他男生吗…?”“什么?”“…我都没什么时间好好照顾她,现在你还叫我打她?走开。”恩圭啊~!!!我好想冲过去吻住他,但是现在真不是时候,所以强压下了自己的冲动,但还是能看到黑妞狠狠瞪着我的阴暗眼神……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恩圭家待到凌晨2点,这其间,就只是一直的和恩圭聊天说笑。等回家以后,我先去轻轻的敲了敲载光的房门。………………回到我的房间,想起载光对我说的话我觉得很伤心。“别再当我姐姐了,我也不想再作你弟弟了。”我想他是真的很生气。妈呀,我该怎么办。要是再让他看到我和曦元一起的话,我真不敢想象他会怎么做。我强迫自己闭上眼睛不再去想这些蠢事……从今以后我真的不想再说谎了,每次我说谎都会被抓到…………就在我马上要昏睡过去的时候,我突然感到口袋里的电话震了起来。是郑斌吗?!我马上跳起来拿出电话连来电显示都没顾上看就接了起来。“…谁呀?!”“…………”“…是谁……”我听到电话的另一端有人在轻声的低语着什么。郑斌喝醉了吗?我把音量调到最大然后把电话贴在耳朵上努力的听着对方到底在说什么。但还是像刚才那样……叽里咕噜的什么也听不清……“郑斌,怎么了?!我知道我上次有点过分了,别伤心啊!!!你的声音怎么那么模糊啊!”………………“…怎么办…现在我该怎么办……我要怎么活下去……”……我感到从背脊里透出一股凉意,浑身冒起了鸡皮疙瘩。那是一个男生的声音,那种在恐怖电影里常见的深幽的声音。“什么……你是谁?郑斌别闹了!”随着我的喊声,电话另一端传来玻璃制品掉在地上碎裂的声音。这是……接着传来扔椅子的声音……还有盘子之类的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哔哔哔哔……虽然对方挂掉了电话,可我还在颤抖个不停……好了,冷静点……冷静……让我看看通话记录到底是谁打来的…………………………随着出现在眼前的电话号码……我也已经冲出了门去……“哎呀,是谁呀?!”……我听到妈妈的喊声从屋里传出来。妈妈,对不起,看来我要晚点才能回来了……Chapter63怎么回事……这次又是怎么了。一边在路上狂奔着,我一边开始回忆那天的情景……“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尹贞媛回答我!!!”“…求求你,你要相信我……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别哭了听我说啊,求求你……”……我记得那天他对我说过的每一个字。……这次又是什么伤害了你………又是我吗…?喘着粗气,我停在可一所房子门口然后开打门。他不会是一直一个人住在这所大房子里的吧,对吗?这是这些年来我第一次来这里。那所曾经明亮曾经充满快乐的房子……现在看起来是那么死气沉沉……房子的主人夫妇分别是个成功的商人和一位高中老师,而曦元就是在这样一个安逸幸福的环境中长大的。…而破坏这一切快乐的人…………就是他最好的朋友尹贞媛……“…曦…元……”低低的抽泣声从他的房间里传出来,虽然不想承认,但我真的听到了低啜的声音。我用颤抖的手指打开了灯的开关。随着亮起的灯,我也看到了缩卷在地上抽泣着的曦元,他的一只手捂住了半边的脸,露出来的另一边脸上泪水还正在往下淌着。………………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曦元…………从来没有见他这个样子过……屋子里四处是散乱的家具、饰物以及摔碎的玻璃制品。“…出什么事了。曦元,你怎么了?”“…………”“告诉我怎么回事?!这次是怎么了?!”伴随着泪水后的散乱呼吸声,我感到曦元紧紧的抓住了我的手。然后像个小孩子似的把脸埋在了我的膝盖间哭的更厉害了。过了很长时间,我才听到他哑着嗓子喃喃的说……“爸爸……出事了……他…不太好……”………听到爸爸这个词从他嘴里说出来,一直强忍着的眼泪也在同一时间涌了出来。“…他不认的我了…他不认的我是他儿子了……他甚至叫不出我的名字,我爸爸,他叫不出我的名字。他像个疯子一样一直胡言乱语。我们约好了等他回来…等他回来了还要一起生活的啊……现在我该怎么办…就剩下我一个人了……”……“…我活着就是为了等那一天……现在我该去哪儿,我该怎么办……我还能做什么……”………………“对不起……对不起,曦元,对不起,我真的…真的对不起你,对不起……”眼泪不住的流淌下来,我一边不停的低声说着‘对不起’一边紧握着曦元的双手,直到清晨的太阳冉冉升起。曦元的连还是埋在我的膝盖间,也终于疲惫的闭上了眼睛。……整个晚上,他都一直哭叫着要找爸爸……

Struggling survival

小冉的爸爸结婚了,小冉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只知道这个阿姨在爸爸看不见她时,会狠狠地凶她。小冉有了一个新妹妹,小冉很喜欢她。有一次,小冉的妹妹在床上不小心磕了一下,哭了出来。小冉害怕急了,妹妹受伤了怎么办,她赶紧抱起妹妹准备安慰几句。阿姨一进门看到这个场景,表情非常紧张和别扭,小冉就是从那时候起,再也没有和妹妹单独在一起过。

小冉在县城的小学里显得是那么格格不入,她把妈妈送她的百科全书全都翻烂了,而同学们还在讨论丢沙包和卡片。小冉是那么地瘦小,老师都不忍心叫她去上体育课。在一次体检中,医生发现小冉有些数值不太正常,送去医院检查后发现,小冉得了佝偻病。护士们顿时一片交头接耳,“呦,冉局的小孩居然有佝偻病”“是不是小孩没东西吃哦”“好可怜,我听说她爷爷奶奶故意给她穿小一号的鞋,这样就不拥换东西这么快咯”……

小冉稀里糊涂地被爸爸开车送回了爷爷奶奶家,一路上爸爸的脸色不是很好。小冉清楚爸爸最讨厌在别人面前丢面子,她想开口安慰爸爸几句,却又不知道如何开口。小冉生病给爸爸丢面子了吗?小冉也不明白。

图片 1

我很努力的提高了车速,想快点逃出这条死胡同,可是它太长了,那边与我的距离足以让我想起一些事情,这会让我痛苦好一长时间,甚至一天都会在折磨中度过。校园很美,但给人的感觉很凄凉,程晨是我最好的朋友,可能是由于我们是同姓,我感觉他是最亲的,她知道我的一切,我也知道她的一切,她爸爸是LC公司总裁,妈妈是我们学校的教师,我很羡慕但是从来不嫉妒。早餐时间我们习惯性的来到了花园,我们从来没有去食堂吃早餐的习惯,各自带了便当。我、程晨、韩露、张颖,我们是一个群体,我们四个无法跟其他人融在一起,或许是性格所致,或许有其他的原因,我从来没想过我们走在一起的原因,一切都顺其自然。韩露跟张颖在我来到这个学校之前就是如影随形的好朋友,后来我跟程晨来了之后,不知为什么他们主动跟我们走在一起。“小冉,你不吃吗?你每次都这样,你不吃叫我们怎么吃的下。”程晨盯着我嗔怪的说,我看看她那么认真,那么可爱的样子用手捏了捏她的脸蛋微笑着说“我的小公主,你就吃你的吧!我在家吃过了,呵呵。”张颖用不信任的眼神看着我“小冉,你不会是骗我们吧,我们每次问你的时候,你都是同样的答案,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说出来,让我们一起解决。”我无奈的笑了笑,“真的没有,我真的吃过了,你们放心吧,要是真的有什么难处,我第一时间找你们。”“恩恩,那我们先吃了,呵呵呵!”“恩恩,你们吃吧,我看会儿书”翻开英语书怎么也进入不了状态,强迫自己一行一行的看过去,但什么也记不住,耳边传来她们嘻嘻哈哈的说话声,这让我更加静不下心来。

Bleeding love

小冉的妈妈是县城里面有名的美女,年轻的时候不顾家庭反对,嫁给了一个军二代。可惜婚姻并不像小冉的妈妈所想象的那样,爱情燃尽后单调又重复的生活,男人厌倦后反复无常的心情,让她在这所牢笼里备受煎熬。公公婆婆在她生下女儿后更是垂头丧气,男人又经常用配枪威胁小冉的妈妈,拳打脚踢更是不在话下。谁又能想到当年的一对金童玉女,背后却又是这番模样。

在那个年代,离婚像是伤风败俗的代名词,何况又是那样一个小县城。小冉的妈妈还是去到了法院,一纸证书宣判了她的自由。她离开了这里,一个人。

小冉住在一个厂子的旧式楼房里,和爷爷奶奶一起。爸爸生活在小县城的另一个地方,也许和另一个人,也许没有。小冉最开心的事情是每几个星期妈妈会过来接她去城里过一个周末,在那里,小冉不用再担心打骂,也不用再担心鞋子老是不够尺码。

小冉的妈妈是县城里有名的美女,每次小冉和妈妈出去,大人们总是这样开玩笑,小冉一点都不像妈妈,到底是从哪里捡来的野孩子。小冉总是嘻嘻哈哈的,就算我是捡来的,能呆在妈妈身边,就足够了

图片 2

清晨温暖、柔和的阳光悄悄地射进窗户,清脆悦耳的鸟叫声绕过层层緑叶,绕过阳光,萦萦绕绕进了窗户,进了我的耳朵。多么温暖的阳光,多么清脆的鸟叫声,我睁开了眼睛,转了转眼球,道道光线带着细小的尘埃射进屋子里,屋子里的一切变得新鲜了许多,再配有天籁般纯净的鸟叫声,此时的我睡意全无,但是不想起床,我想让这份美好多停留一会儿。静静的,静静的......聆听这一切......。“小冉,起床了,快迟到了”我听见妈妈竭斯底里的喊声有点恼火,但是不想出声,我不想把那份美好打破。


“昨天晚上爸爸给我打电话了,说在我过生日的时候送给我一份特别的礼物,真的好期待哦,”程晨的生日快到了,自从我们成为死党之后,她的每一个生日我都参加,她的每一个生日过的都很幸福,每次过生日都有爸爸妈妈在,真的好羡慕。“那你爸爸说是什么礼物了没?”程晨有点儿失望的说“没有,我问了好几遍,爸爸就是不说,他说不能说,要给我一个惊喜。”韩露咽下嘴里的东西抢着说“你向你爸爸撒娇,赖住他不放,他肯定给说。”“我爸他才不呢!你的办法我早都用过了”。他们的每一句对话里充满了爱意,充满了家的温暖。这样的话语,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产生过,我也从来没有说过。我从来没有见过爸爸,记得很久以前妈妈哭过,我问她,为什么哭,在她的话语中我知道了一些关于爸爸的事。爸爸在我三岁那年离开了家,去了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说是为了事业,后来就没有了他的消息。

Consuming loneliness

小冉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她脑子里面一直思考着很多问题,“死亡是很可怕的事情吗”“活着有什么意义”“如果我有一天消失不见了,有人会在乎我吗”……有些时候,她尝试着把她的答案告诉给星星听,可是一个孩子又有多少词汇能够描述出她心中的孤独和迷惘呢?也许,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所经历的一切意味着什么吧。

小冉期待着能够多见妈妈几次,和妈妈一起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呢?一想到这里,小冉就忍不住脸上挂起了清澈的微笑,就好像早上去上学时看到的太阳,暖暖的热热的甜甜的。

学期末的考试,小冉每科的成绩都是不及格。还不是五十几分的那种不及格,而是三四十分的那种不及格。小冉的老师简直不敢相信平时乖巧的小冉竟然考出这种成绩。而这还是小学二年级啊,那她以后要怎么办呢?小冉的老师不禁担忧了起来,不该啊,别是个傻孩子呦。

小冉怯怯地站在老师身旁,瘦弱的身影在夕阳下拉得那么长,而这个影子又那么的脆弱,好像一阵风就能把她卷跑。小冉的老师温柔地问,小冉,你能告诉老师为什么考试不及格吗?是哪里不会吗?小冉仿佛就像听不到老师的问话,眼泪却一直止不住落下。过了很久很久,小冉才用尽力气喊出来一句话,我想妈妈啦!老师听到后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将小冉轻轻抱在怀里,说道,哭吧哭吧孩子,长大了就好啦。我马上给你妈妈打电话。小冉才发现,那一刻老师好像妈妈呀。

图片 3

花开那季

18年后,小冉回看这一切,她才知道儿时的一个谎言竟然改变了她的一切。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上午采暖、柔和的太阳悄悄地射进窗户,她才理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