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许若、苏潇等人,许若、周天是间接没

接连几天,宿舍的氛围都比较沉重。皆因这段时间许若与其男友黎慕天每晚都在电话里吵个不停,大多是以许若哭着挂掉电话结束。周末、田欣、苏潇等人劝也劝不住,上铺的李乐给男友打完电话,看她哭得这样厉害,也自言自语似的说了句:“要将来有一天,要我和我男朋友分了,一定哭得比她还厉害!哎呀,天哪,许若你别哭了,哭的我都心痛了。”    许若一连几天没和黎慕天通电话,人也像丢了魂似的。平日里极活泼的一个人,这几天都焉得不像话,说话也有气无力。这样的状态持续了n天。对此,田欣、周末二人也想不出什么好主意,只是偶尔问句:“来电话没,还没信呀?”    许若悻悻地答:“没有。”    “揍死他,太过分了,哪有这样的?!”周末这边愤声接道。相比之下,田欣倒温婉多了    “没事,情侣不都这样,你们每次吵架不都是你道歉,这次你不是不想道歉吗?但你以前都让他养成习惯了,这次你想让他哄你,你就得憋得住,别打。”    “嗯,就是!”周末这货不分三七二十一也在那点头    许若面无表情地说着:“黎慕天就是,我以前太惯他了,现在我不想这样了,我就想让他主动对我好点,怎么就那么难呢?你看李乐、郑可她们哪个不是可大脾气,她们男朋友不都哄着了吗?!”    “不能比,知道不。”田欣说:“你就这命,以后就是再换了什么人,你还是这样的性格。”    周末听到这倒乐了,笑道:“哈哈,这是什么名呀,天生被虐的吧?!”说着随手拍了拍许若的肩膀。    许若怒里带笑扭头冲周末咆哮道:“你才受虐的命呢,怪不得吃不胖,肯定小时候都被虐,虐的营养不良了!哼!”    田欣笑着补刀:“欠打你就是!”    周末跑得远远地之后,又扭头冲她二人喊道:“NO,NO,我才不被虐呢?!小时候掉香蕉篓里都没事,我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哈哈”说完,小跑进了宿舍楼。    次日下午没课,许若午休后就开始坐在柜子边翻腾,不长时间就简单搭好了,红色外套搭配黑色高跟鞋。    田欣、周末见她这状态,对视一下,齐齐开口道:“你干嘛去?”    许若没答音,去阳台对着镜子照了一番后,坐在床边,轻声说:“黎慕天。等下出去。”    “咦?来了?他们学校今天也没课了?”田欣在那边玩边说:“那不正好,没给你打电话,直接来找你了。”    周末做同意状,接了句:“正好周六周日了,你们可以玩两天呢!”    许若说:“不是,他下午第一节有课,上完课来。”说完拿着手机随意翻了翻。    就这样许若消失了两天。田欣、周末她们正在宿舍坐着,许若打来电话,说是一起吃饭,让几个人也认识一下。至了后营,远远看着许若骑着自行车在喷泉旁边,黎慕天在边上站着,个子高高的看着挺清瘦,目光有神,看样子两人是和好了。几人打了招呼后,即进了“胖子”那家店。进来选了个中间的位置,坐下后便是平日里的流程了。吃饭时随意聊了几句,氛围还行。有许若这个话唠在,不担心会冷场。今天点了许若喜欢吃的虾,许若、周末是直接没剥就吃了。这时黎慕天看着许若说:“看看人家怎么吃的。”说着示意看了看田欣。许若答道:“我觉得这样吃挺方便。”说着便夹了点其他菜吃起来。吃完散场,许若送黎慕天去火车站,周末、田欣则向宿舍的方向走去。    在路上,周末说道:“我也觉得虾不剥就吃行啊,一咬就OK了,也不费事,刚才他那么一说,我都不敢吃了,还不会像你那样剥。”    田欣笑着说:“二货,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吃法,你不打紧,又没人挑你错!许若以前就说过,黎慕天从不帮她剥虾,还老嫌弃她那样吃法。许若是每次都想让他剥,他不剥她就习惯那样吃。这饭没你事,二货吃到肚子里就行了,多了你也不懂!”    周末听着田欣的分析正入神,良久反应过来,回了句:“你才二货呢!你二,你二的n次方,你二的无穷......打......大!”说着两人在校园主干道上追着打闹了起来。    本以为这次许若和黎慕天的事会告一段落没成想后来竟愈演愈烈,黎慕天已连着几天没给许若打电话了,异地恋本就指着电话联系了,再忙也不至于连打个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吧!在此之前她们也是每晚都吵架,要么聊几句便挂了电话。    矛盾积攒久了,终有爆发的一天,许若在生日这天想彻底做个了断了。她主动给打了电话,在宿舍打通后她便出去至东边楼道谈去了,没多久推门进来,淡淡说了句:“结束了,彻底结束了。”走到床铺便大哭了起来。李乐在上铺道:“分了就分了吧!我早看你们该分了,别吊死在这一棵树上了,有啥好的呀,真是,他对你不好,他家人也对你不好,分吧分吧,分了找更好的!”苏潇干脆,“分的好!”郑可、韩盼她们也同意李乐的观点,田欣、周末见许若哭得这么伤心也受不了了,田欣在那边红着眼睛哭,扔着被子赌气道:“分吧分吧,早该分了,谈什么谈,天天哭!天天哭!”周末则在边上抓狂地怨着黎慕天。许若听着边哭边说:“我在空间都看见了,我们共同的同学在空间上传了他和那女孩喝交杯酒的照片,刚才我在电话里问,他还不承认劈腿了,传照片的时候我们还没分呢!那女孩也不漂亮,比我高。凭啥呀,我们谈了那么久,说分就分了。我前天打电话给我一高中同学,跟他一学校的,黎慕天都已经把她介绍给他们认识了!他这么过分,把我当什么了?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他当初是我主动追的他吗?那女孩哪比我好了?就你们那地的!”说着指了指周末。周末惊了一下,忙说:“我擦,我家离市区远着呢,我住山沟沟里,我跟她不一地,我跟你一地,咱一家的!”大家都笑着骂周末:“你丫就是一墙头草,这下连家都搬了,将来看你上哪认祖归宗去!”周末笑着说:“OK,OK,我输了,辩不过你们n个人,stop,停!换话题,哈哈。”    还好时间是良药,记忆你忘与不忘,它都会往前走。明天不会比今天更痛,因为心比今天更坚强,这是成长的一部分,天气还有阴有晴呢,运气也不能一直这么差呀,总会遇见好的。    这几天,许若都脑抽似的让给她介绍男朋友,大家都劝她停几个月先别谈。李乐训她:“你这玩意儿,简直没法救了!”许若说:“不,我要谈,他都谈了,我也要找个比他好百倍的,气死他!”过了一段时间,郑可将她同学介绍了来。郑可,许若是老乡,刚好介绍的这位陆家阳也是新乡的,离得也近,可以看看情况。    就这样,许若此后的生活里来了个陆家阳,来了个死命对她好的陆家阳。每次都是许若把陆家阳欺负的不得了,陆家阳有时被许若逼得无语时,总带着委屈的表情对许若说:“你不就仗着你长得漂亮,就老欺负我吗?”每次听到这,许若就乐了,先收敛点,好没几天,痞性吃货的本质仍旧报漏无遗,每次陆家阳来找她时,总叫上田欣、周末两人,搜罗着去吃这玩那,大家相处的还蛮开心的。宿舍的李乐、苏潇、韩盼也说许若这次终于转运,找了个称心如意、肯主动对她好的人了。相比于黎慕天,陆家阳对许若真是好的没话说,也许她们真的是在对的时间遇到了对的彼此。黎慕天是优秀的,但不适合许若。但她在青葱岁月里遇见了黎慕天,也一起经历了一段快乐的时光,无论后来怎样演变,是彼此渐远至分手还是其他,不可否认的一点是:她和黎慕天在这场恋爱中都各有所得,此前共同成长,此后分开远行。    从某种程度上说,许若是幸运的,她的青葱岁月没有独自走过,虽是谈了一场中途散场的恋爱,至少使她懂得,不是所有的中意都固若初衷,大家都在改变,有些人遇见过就好。所谓过去式,不应留恋不应只恨,没有刚刚好的态度,但依然有原则且不可打破。 在一个三两步便是天堂的季节,不必因为心事太多而走不动,世界这么大,等你去发现。而在尚好的青春里,你,应当相信:此间的蜕变,必不唐捐。

一个打马翻,大一就过去了一半。结束了长长的假期,410的这几位活宝也陆陆续续地归来了。    大家好久不见自是分外热闹,分着各自从家带来的好吃的,许若本想大吃来着,可巧,上面忙着铺床整理东西,半天不出声的周末悠悠地说了句:“许若啊,都说腰是一个女生的灵魂,我过完年回来,左看右看上看下看......都......觉得......你灵魂出窍了!”哈哈哈哈,周末一语落地,几个人同时大笑起来!连正喝水的郑可也没忍住,水刚入口还没进肚,就条件反射般悉数贡献给了地板。大家边笑边盯着许若的腰看,眼神都好似说,哦!真的没了灵魂。许若自己瞅了瞅,边说穿的棉衣胖而已嘛边拉了被子围住,企图挡住大家的视线。之后大喊,周末你现在说话是越来越找抽啦!周末转身朝她做了个鬼脸,又摆了个悲伤的表情,叹口气说了句,唉!没办法,就是这么有才!说完大笑起来。宿舍集体大笑鄙视之。韩盼接道,周末,我发现你过完年回来是越来越犀利了,大一刚来那会儿就你话少,现在180度转弯,也不知在家跟谁学的!那对铺快要睡着的田欣也梦游般伸头吐了句,还越来越自恋了!苏潇听了也笑着说:“摁摁摁,就是就是,我也发现了。”周末模仿着小品里本山大叔的语调答道:“自学成才!”又把大家逗乐了。大家笑了阵,收拾洗漱完,又卧谈了一会儿,便齐齐见了周公。刚一开学,大家都比较轻松,课也不紧环境也熟悉了。所以在学习之余,倒想干些别的事了。    许若、田欣两人忽然想起了,上学期报名参加的交谊舞协会,想也没正式去过几次,现在脑子发热想去学了,还说也要学学男生舞步,这样可以教她男朋友到时一起跳。周末没事也被拉着凑了热闹,开始还担心自己没报名,被逮着就不好了。许若、田欣鼓动说:“那没报名的多着呢,她们哪认得了,就跟后面学吧,没事。”    就这样每周三、周五晚上就这样一起在和鸣阶梯外练交谊舞,周末肢体不协调、动作不规范,教的快了还记不住动作。许若、田欣学的好,记的快,就共同帮着一步一动作的教周末,这样下来周末才算是做顺了基本动作。每次学完就回宿舍向她们得瑟一番,田欣、许若两人一人跳男生舞步一人配合着,还真像那么回事,引得韩盼也跟田欣一步一步煞有介事的学起来,苏潇则扮演许若的男伴在宿舍中间闹着。那边学着街舞的李乐也不甘示弱,立于门前,喊着要示范给大家看。周末坐于上铺看着李乐展示街舞,甩头的动作利索,加上她的过腰长发衬着,看起来相当酷!几人正夸她好时,李乐顺着动作用手托起了头发,来了句:“飘柔,无尽丝滑......”说着还一甩头发,大家被她这么一逗更乐了起来。    哎,郑可这家伙今天倒老实,只抱个手机傻笑着也不捣乱,大家都猜测着开玩笑说她准是谈地下恋呢,郑可是一个劲的否认个不停。李乐见状,非拉起郑可要教她街舞。郑可赶忙头缩到被窝里,隔着被子大喊:“我没有跳舞细胞,不学不学,打死不学!”那里韩盼听了说:“郑可就这样子,呀!我给你说,她每回都是人家还没碰她呢,就大呼小叫,跟把她杂着了似的!一碰她,人家就头一缩进了被窝,让你够不着,就这还接着喊,我跟你们打赌哈,郑可下辈子投胎定能活千年!”几个人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小可被子一掀,朝韩盼冲了去,韩盼见势遂躲在田欣身后,这边躲闪着,那边张牙舞爪,喊着,你个死韩盼,你下辈子才投胎作乌龟类!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今天就让你尝尝姐姐的厉害!只可怜了田欣夹在中间做了挡箭牌,挡也不是击也不是,衣服被韩盼拽着又走不掉,看那表情,简直哭笑不得。周末、许若、苏潇等人,看她三人打的热闹,早笑的不知所以了......    这学期,苏潇是忙着团支部的工作。忙于组织安排团员活动、整理材料、上交总结等等。虽是半学期已过了去,苏潇以前接手的工作不多。目前仍处于新手上道的学习阶段。虽有熬夜加班的情况,那也是少数日子。各方面工作做地还说得过去,这条路没有苏潇预期的那样平坦,但也可说得上是顺风顺水了。谁的头顶没有灰尘,谁的生活没有曲折呢。没有波澜的海面到底是少了几分活力的。    处于安逸的气氛下,时间走地格外匆忙。不经意间本学期又过了大半,恰逢郑可该过生日了,于是韩盼提议大家聚个餐,庆祝一下。舍内全票通过,就敲定于郑可生日那天到后营那家“王祥和肥羊涮锅城”店里聚一次。    这天下午15:00左右,苏潇、周末、田欣先来了203的包间,跟老板说了鸳鸯锅底,点了餐具、芝麻酱、辣椒酱,拿了纸并与老板讲明今天有人过生日后,三人便坐下等她们了。李乐、郑可、许若、韩盼、绍矜五人于后营门口分开行动。向左,韩盼与郑可走向蛋糕房,提中午订好的生日蛋糕。向右,绍矜、许若、李乐三人去超市买了果粒橙放入包内。向王祥和店里走去。三人到203后刚坐下,韩盼与郑可也走了进来。人齐后点了菜,由田欣送出菜单关了门,大家开始说笑着等待。    不久大家便开吃了,吃到中间阶段,在锅里煮着菜的间隙。郑可说要给大家表演节目,和韩盼搭档。说着就伴有动作表演起来,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啊,恩啊......接着李乐与郑可对阵,两只小蜜蜂呀,飞......郑可不愧为小寿星,好运的很啊,接连打败了韩盼、李乐。许若,一副英雄救场的表情上了阵。李乐见绍矜、田欣只疯笑不停,又打不过郑可,硬要拉着她俩另起擂台,背对着郑可她们那队嗡嗡嗡起来。周末此时忙着拍下大家的欢乐瞬间。李乐这下转运,一回合就使田欣败下阵来,得意的不得了。接着一鼓作气同苏潇开战。那面郑可、许若不分上下。韩盼则有节奏地拍着桌子,全当作是在打鼓,为两队加油。闹了一会儿,锅里的菜早熟透了。几个人安定坐下,吃了起来。吃一段时间,苏潇、许若又不死心地提出玩真心话大冒险。大家四下瞅了瞅,商量说用那果粒橙瓶子转动决定,规则简单与平常无异,瓶子转动停止时瓶口指向谁谁说,不许抵赖。    指到了苏潇,大家便问有没有谈过恋爱?苏潇定了定,谈过。接着大家自然起哄让她讲啦!苏潇说,那时候她不是现在这么强势,就跟她们现在一样单纯傻的什么也不想。大家皆做惊讶表情,无法想象温婉的苏潇是怎样的模样。苏潇接着说下去,我那时留的齐留海,给你们说,我那时绝对的美女,歌又唱的好听,自然受欢迎。几人这才知道,苏潇以前是艺考生,学播音主持,都好奇她竟学了化学!几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笑着说着。苏潇见这形势,忙做委屈状,手在空中舞着说:“哎呀!你们先别讲,听我说完,还听不听了?!”大家自息了声专注听着。苏潇讲道,男朋友也很帅,那时的她俩也是挺般配的一对,只是后来闹了矛盾,积绪已深,同为高傲的人,又同在如此不懂包容的年纪,后来自是不欢而散。李乐问:“那你后悔过没?要现在,他找你和好,你会同意吗?”苏潇当即答道:“不会了,我们俩就不合适。再说他又有女朋友了,都已经准备结婚了。”年轻时的爱情,果然是极像保封不好的软糖,进了空气变了质,亦或过了保质期,就不再甜了。    下一个,指向了许若。许若漂亮的脸蛋上挂出极度无语的表情。哈哈哈,两位始作蛹者都中枪了,真是大快人心。韩盼、郑可,绍矜、田欣齐齐鼓掌欢呼,苏潇够给力,坏笑发问道:“你谈了几个男朋友?”又引起一阵欢呼,这次是给苏潇的。许若当即回了句:“滚蛋!”苏潇大笑说道:“看看,她都生气了,不好意思了,哈哈哈,不好意思生气了,肯定谈了不止一个,你快老实交待吧,这又没外人,这游戏规则你得遵守啊,你好意思不说吗?刚开始吃饭就吃饭吧,不好好吃饭,不当个好孩子,这是谁让玩大冒险来着?!啊?啊?是谁?谁?你说,你说不说,快点”许若实在是受不了她了,给她做了个stop的手势后,大呼后悔呀,发誓再不起头玩这游戏了!“讲重点。”苏潇又趁机火上浇油地催促道。    “讲是讲,讲之前,伙伴们我得澄清一点,我是真没你们想的那么大魅力。”几个人齐呼了一声:“切哎,谁信。”宿舍第一大美女不是白叫的。许若接着便轻轻讲了起来:“那时吧,都可小,高一啥也不懂,不过那时候我胖胖的,可漂亮啦!就在空间让你们看过我那张照片,李乐说可清纯那张。”其他几人边吃边听她讲,趁她没时间吃,几个人悄悄一对眼神,趁许若说不停时,加速吃了起来。边吃还边蓄意催促许若接着讲。许若倒没发觉,接着讲道:“那时候就是,他追我吧,我就也没想恁多,想着好玩嘛,就答应了,谁知道刚答应就调座位啦!哈哈,我的位置没动,他被调整到最后一排。这白天都学习呢,晚上也没出去过,跟平常同学一样一样的。高二我报了理科,因为理科班帅哥多啊,文科女生那么多,把我扔进去,那岂不就是一平凡人群中的平凡人,扎进人堆就认不出来了,那我多没优势啊!哈哈。”苏潇接道:“许若,我跟你说,你真是,真是,没救了!”说完笑了笑。许若秒瞪了她一眼,接着讲道:“高二他不听我的,先报了理科又改成了文科。我一生气就不理他了,来找几次都没理他。后来就没联系了,完了。看吧,就说这都不算谈!”    几人听完也吃完了,说道:“就是就是,算没谈。”许若听到这句,方开心了,回视了苏潇一眼,似是宣告胜利,自己为自己平了反。正想吃点东西时,转身低头一看,竟被她们吃的光光的!许若似要爆发了,喊了句:“你们!......”几人大笑后赶忙安慰道:“再一锅全让你吃了,我们都看着你吃!看着你吃哈。”说着七手八脚地向锅里下菜。煮着时,许若还在喋喋不休直呼她们不讲义气,她们则是大笑着作无辜状。郑可忽而转身对着韩盼道,今天的天气......可真好啊,啊!这接近一年的时间,大家已习惯了郑可这无厘头的讲话方式。随后大家离了刚才的话题,随便聊了起来。包间内,火锅上升腾的热气、四周流动的空气、空气里辛辣的火锅底料味道与她们或轻或重的谈笑声交织在一起。这样的画面,即使在若干年后,相信她们彼此回忆起来,也依旧温暖。那是她们尚好的青春。    哈哈,多好啊,    可以陪着你一起渡过那漫长    在漫长的路上因为有我而幸福    于是我 我们 多好啊    不是只有华丽的衣服穿在身上才会温暖的    纯朴 那毫不在意的纯朴    自由自在的    不是只有惊天动地的方式才能得到满足的    生活 那平平安安的生活    才是珍贵的    多好啊    可以自由的去往想去的地方    在天黑之前抵达自己的梦想    点燃一堆堆篝火 促膝欢唱    多好啊    可以陪着你一起渡过那漫长    在漫长的路上因为有我而幸福    于是我 我们 多好啊    可以自由的去往想去的地方    在天黑之前抵达自己的梦想    点燃一堆堆篝火 促膝欢唱    多好啊    可以陪着你一起渡过那漫长    在漫长的路上因为有我而幸福    于是我 我们 多好啊    开始是苏潇起头唱,接下来大家都加入其中,连许若也不计较郁闷了,也是跟着调开心唱了起来。唱完大家笑着举杯,齐喊:“郑可,生日快乐,cheers干杯!”

我们总是站在同一个季节里,经历完整一年的洗礼后,在记忆里绕弯巡礼环视,踏步经过原点,念旧地回味那年今日,迎新般地拥抱这生活。
过了疯疯狂狂的大一,410的她们共同叩开了sophomore的大门。
这一年的她们似乎安静了许多,不再如上一年那样成群结队活动,三三两两的办事倒也方便些。平时一样的紧密联系,只是很少像大一那样7个人共同出队,再不敢那样显眼地一个横排过去放肆地霸占大半个校园主干道。有时候会恍然察觉,成熟像是一下子的事。青春荒唐,还不容你做一次认真的告别,它便离了场。
平时她们大多分为三队,韩盼与郑可,绍矜与李乐,许若、田欣、周末搭伴而行。苏潇则穿梭于各队之间,继续在她的团支书的道路上努力着。其他几人均在学习之余做着家教,这倒是师范生的普遍兼职,靠谱也不是过分辛苦,星期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去锻练一下也是好的。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星期天、许若、苏潇等人,许若、周天是间接没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