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老郝头在晨练,盯着爸爸的脸

“一、二、三、四……”
   听到响亮的口号,街坊四邻都知道,这是老郝头在晨练,无论春夏秋冬,六点准时开始。先是活动筋骨,绕着小广场慢跑几圈,紧接着弯腰下腿扎马步,压轴动作是稍息立正踏步走。瞧那架势,一板一眼,规范有力,与年轻士兵相比,决不逊色。
   老郝头大名郝卫国,十六岁参军,上过战场。身上的伤疤,就像一枚枚军功章。后来新中国成立,他光荣退伍,被分配到地方工作。弹指一挥间,一个甲子过去了,当年的棒小伙已是耄耋老人。
   然而,岁月只能催老容颜,却不能侵蚀人心。老郝头白发如雪,红光满面,精气神不减。说起话来,依然是大嗓门;走起路来,虎虎生风。
   因为小时候挨饿受冻,吃尽了苦头,所以老郝头珍惜当下的好日子,一直保持勤俭作风。一双军用胶鞋,一穿就是几年。衣裤、袜子都打着补丁。最令家人不能理解的是,他放着舒适的床不睡,偏爱在地板上打铺。盖的被子也是绿色的军被,枕边放着掉漆的军用水壶。每天早上,把军被叠成“豆腐块”,挎上水壶去锻炼身体。
   老郝头性格豪爽,嫉恶如仇。每当听到社会上的负面新闻,总要骂上几句。若是在小广场上,他还会滔滔不绝地演讲——弘扬优良传统,批判歪风邪气。起初人们觉得新奇,纷纷围拢过来听。渐渐地,人们失去了兴趣,只把大道理当作笑话。
   老郝头最大的乐趣是骑自行车。那辆五十年前出产的二八老爷车,陪伴主人历经风风雨雨。他用这辆自行车驮过媳妇上班,驮过儿子上学,后来驮孙子去幼儿园。日子富裕了,儿子想表表孝心,要给老爷子换一辆电动三轮车。可是老郝头死活不肯,坚持将恋旧进行到底。
   这天中午,老郝头照例骑车去遛弯。刚骑出小区的拐角,忽然看见路边趴着一个人。他连忙将车子停在一旁,走上前一瞧,是个老头儿摔倒了,额头磕破,沁出血来。老郝头仔细一看,觉得眼熟,这不是老战友吴大勇吗?几十年不见,没想到竟然在这里,以这样的方式重逢了。
   “大勇,你醒醒。看看我是谁?”
   吴大勇已经昏厥过去,没有任何反应。
   “老伙计,你千万别死了。我还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老郝头急忙拦下一辆出租车,将老战友送到了医院。
   老郝头徘徊在抢救室门外,心中默默祈祷。从部队分别后,老战友各奔东西,有的时常联络,有的音讯杳然。近年来,年事已高的战友相继撒手人寰,每听到一个噩耗,老郝头的心情便沉重一份。那些生死与共的兄弟,是他精神上的支柱。他渴望吴大勇能平安度过危险,陪他聊聊知心话,共同追忆往昔的峥嵘岁月。
   记忆将他拉回了硝烟弥漫的战场。在一次攻坚战中,作为连长的郝卫国接到上级命令,不惜一切代价,必须在天明时,攻破敌人的堡垒。战争异常残酷,战士们冒着枪林弹雨,冲锋陷阵,却一个个倒在在血泊中。郝卫国眼睛里喷出火来,抓起一个炸药包,冲向了敌人的堡垒。在战友的掩护下,他成功摧毁了敌人最后的防线。做困兽之斗的敌人开始疯狂反扑。郝卫国不幸中弹,倒在了死人堆里。幸亏吴大勇冒着生命危险,将他从阵地上背了下来。
   人生真是充满了戏剧性。老郝头心想:“大勇啊,当年是你救了我的命,今天是我救了你的命。咱哥俩扯平。等你病好了,咱们痛痛快快喝顿酒!”
   一个小时后,吴大勇的儿子吴德闻讯赶来。老郝头仔细端详,发现吴德虽是中年人,但模样跟大勇年轻时极像。浓眉大眼,虎背熊腰,像个顶天立地的爷们。
   “大侄子,我是你爸的老战友。我姓郝……”老郝头故意留个悬念。他猜想大勇会把过去的故事,讲给自己的孩子们。当然,作为故事的主角,郝卫国的英勇事迹,孩子们肯定耳熟能详。
   “谁是你大侄子?少跟我套近乎!”吴德冷漠地说,“事发现场,我已经去过了。那辆二八自行车是你的吧?”
   老郝头莫名其妙,“大侄子,你这话啥意思?”
   “有了物证,你抵赖不了。是你撞伤了我爸,应该赔偿医疗费,还有营养费、我的误工费。”
   老郝头急了,“你这孩子,咋不分青红皂白?我真是你爸的战友。我问你,你爸是不是叫吴大勇?当年我们一起扛枪打仗,比亲兄弟还亲……”
   吴德脸上露出不屑之色,讥讽道:“倚老卖老?你跟我说这些没用。就算你是我爸的老战友,撞了人,一样要赔偿。实话告诉你,不掏钱,那是不可能的。”
   老郝头感觉血往上涌,脑袋发晕,脚底下像踩了棉花。万万没想到,好心救战友,却被小辈讹诈,现在的人到底是咋了?
   “我不跟你说,等你爸醒了。你去问问他。”老郝头强压火爆脾气。
   “问也白问,我爸得了老年痴呆症。”
   老郝头气得浑身发抖,一跺脚,吼道:“谁批准他老年痴呆了?他向我请示了吗?算了,明天我亲自问大勇。”说完,拔脚就走。
   吴德见状,紧追不舍。老郝头大步流星,回到小区的广场,转头一看,吴德还跟在身后。
   “你到底想干啥?”
   “要钱!”吴德理直气壮地说,“不给钱,这事没完。”
   “大家伙评评理——”老郝头吆喝一声,很多人上前围观,“我的老战友昏倒在路边。我好心把他送到医院。可是他儿子却诬赖我撞人。没撞就没撞,凭啥冤枉我?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哪能昧着良心说谎?”
   最后一句话说出来,引起哄然大笑。围观者交头接耳,笑逐颜开,就像欣赏娱乐节目。
   吴德也不示弱,坚持告上法庭。就在双方僵持不下的时候,老郝头的家人出现了,害怕事情闹大,丢人现眼,便与吴德私下协议,同意赔偿。
   一场风波终于平息了。可是,每天清晨六点,再也听不见“一、二、三、四……”的口号了。只有将近中午时,才能看见老郝头出来,精神萎靡,脸色灰暗。
   “老郝头,你到底撞人没?”有人经常打趣。
   “我是救人,没撞人。战友救过我的命,我救他的命。我们扯平了。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哪能昧着良心说谎?”老郝头总是这样回答,总是引来一阵哄笑。
   老郝头出门越来越少,只是偶尔下楼晒晒太阳。他弓着腰,步履蹒跚,一副老态龙钟的样子。人们不再跟他开玩笑,他也不再与任何人接近。有时候,几个顽皮地孩子,围着他转圈,模仿大人的强调问:“老郝头,你到底撞人没?”
   “我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兵,哪能昧着良心说谎?”老郝头说话,已经有气无力了。
   一个月后,下着蒙蒙细雨的清晨,老郝头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图片 1

  斟酒“敬父”战友替黄继光尽孝

       第五十二章    张雨薇给亲生母亲建墓立碑

  老人为完成了60年前的约定而失声痛哭

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张雨薇,失魂落魄地回到家中,没吃晚饭,就躲进卧室,盖上被子,蒙着脸,回味着那个中年女人临终的话。她妈喊了她好多遍开饭了,也没吭声,以为她累了,就没多问。

  核心提示

爸爸回来后,妈妈说:“今天雨薇不知道咋了,喊她吃饭也不来,可能是把孩子累坏了,你再去看看,是不是病了?”

  生死约定

“又是累坏了,又是病了,到底咋了?”爸爸笑了笑,就去卧室看看姑娘。

  60年前,朝鲜战场上,四川中江的黄继光和山东高青县的李继德有个生死约定,不论是两人中谁出事儿了,另一个都要到对方家中去看看。

爸爸把被子掀开,才看到女儿满脸泪水,眼睛通红,以为发烧了,刚要把手放在她额头上,试试体温,张雨薇却挡住了爸爸的手,目光如炬,盯着爸爸的脸,说出三个字:“她死了。”

  “老哥哥,老哥哥,我看你来了!60年的约定我终于完成了!”昨日,黄继光战友李继德老人来到了中江县黄继光纪念馆,双手捧着英雄的雕塑头像,失声痛哭。在观看战争模拟影片黄继光堵机枪牺牲的场景时,老人再度落泪,问及影片与当时战争场景是否一致。老人坚定地回答“情况属实!”

爸爸如泥塑一般,整个人静止了几秒钟,眼圈一红,扭身而去,路过客厅的时候,喊了声,我也不吃了,也回到了卧室。

  第一站:纪念馆

妈妈解开围裙,心道,这爷俩咋地了这是,忙乎了半天,就剩自己了。

  看完“堵枪眼”画面

张雨薇在被窝中,眼前一会是养她二十多年的妈,一会是看着她长大的中年女人,不由得恍惚起来,到底哪个才是亲妈?

  差点晕倒

她想起上高中的时候,有几个男生天天堵在她放学的路口,纠缠着要和她处朋友,她妈得知情况后,没和她爸说,拿了根棍子,守在女儿放学的必经之路,待到那几个男生出现,她妈如同发了疯的老虎,一顿棍棒拳脚,把那几个男生打得屁滚尿流。张雨薇当时吓坏了,从没看到过平时温和柔善的妈妈如此拼命,此后,那几个男人再没找过她的麻烦。

  昨日上午,李继德老人和儿子李京林来到位于黄继光纪念馆。

还有一次,妈妈去大学看望张雨薇,为了省点车费,坐了一夜的硬板座,把女儿找出来吃顿饭,没舍得住下,连夜又赶了回去,把省下的钱都给了张雨薇,爸爸后来提起这件事,还掉了几滴眼泪。

  9时许,李继德与黄继光的弟妹互相搀扶着,李京林和黄继光侄儿黄拥军则帮老人抬起花篮,缓步走过纪念广场,走上台阶,将花篮敬献到黄继光塑像前。花篮的红色条幅上写着“黄继光烈士永垂不朽老战友李继德敬献”两行大字。

这样的妈妈,难道不是自己的亲妈?

  随后,在解说员的带领下,两位老人一同参观了纪念馆。一家人仅有的一件破棉袄、当儿童团员时站岗用的红缨枪、踏上朝鲜土地保家卫国身背的挎包、毛主席接见黄妈妈的合影……老人专注地观看着纪念馆里陈列着的一件件展品,追忆着60多年前,与英雄朝夕相处的那些岁月。

张雨薇辗转反侧,烙了一夜的饼,也没睡踏实,早晨怕妈妈看见红通通的眼睛,就很早溜出家门,来到单位。

  “我的好战友、好哥哥,我来看你了。”陈列室里,李继德老人上前摸着黄继光的雕塑头像,哭着说,“我60年的心愿终于实现了。你安息吧!”

开门坐下后,把中年女人留给她的存折摆在桌子上,打开后,存折上的名字叫李秀玲,张雨薇这才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叫啥。

  解说员示意老人到下一个展厅时,老人看着黄继光头像久久不愿离开,右手微微抬起,在老战友的雕像前敬礼。

曲鸿达先去了县医院,把中年女人的出院手续办理完,又联系了殡仪馆,才回到日报社。

  “这就是我们当年战斗的地方。”纪念馆里陈列的上甘岭战争态势沙盘吸引住了老人的目光。

看着张雨薇抱着头,看着存折流着泪,不知咋劝劝她,只好揽过她的肩膀,陪着她。

  站在沙盘前,老人沉默良久,专注地凝望着沙盘中央一个小山头上,标注着的那组鲜红的数字———597.9!“我们在这里守了几个月,战斗打得很激烈,敌人的炮火相当厉害。”炮弹爆炸的巨响、如雨般横飞的子弹、尘土翻飞的山包、一个个不断冲上去又不断倒下的身躯……纪念馆声光馆荧屏上的模拟画面,将老人的思绪带回战场……

张雨薇擦了把眼泪,说:“我还没有时间悲伤,咱们商量商量我亲妈的后事吧。”

  在观看战争模拟影片时,老人一语未发,静静地站在一旁观看,当看到黄继光堵枪眼牺牲后,泪水再次打湿老人双眼。说到伤心处,老人连退两步,差点晕倒,李京林和黄拥军连忙上前搀扶。老人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抱住黄拥军,泣不成声:“你们一定要继承他的遗志!”

曲鸿达点点头,说:“你说怎么办,我跑腿。”

  这时旁边有人问,影片与当时战争情况是否一样。“情况属实!”面对旁人的提问,李继德老人坚定地回答。

张雨薇站起来,拥着曲鸿达,在他的脸上轻轻地吻了下,说:“谢谢你。”

  第二站:旧居

曲鸿达有生以来第一次被女孩子亲,心里感觉很奇妙,但没工夫去回味,赶紧回道:“说啥呢,咱们还用谢吗?这是个伟大的母亲,我不仅仅是在帮你,我也是在帮一位含辛茹苦的母亲。”

  为母献花为父上香

说得张雨薇又是一顿饮泣不止。

  替战友尽孝

曲鸿达把存折拿起来,看了看数额,感叹道:“这哪是钱啊,这是沉甸甸的爱啊,你要珍惜,你亲妈的在天之灵可不希望你这样?”

  上午10时40分许,李继德老人来到继光镇继光村,参观黄继光旧居。参观战友生活过的地方。

“我心很乱,你不知道我现在的妈妈对我有多好,而我亲妈又历尽磨难,我不敢让我妈妈知道,我已经找到了我的亲妈,怕她再伤心,所有的痛苦都压在了我一个人身上,我真的好难过。”张雨薇泣不成声地说着。

  在旧居矗立的黄继光雕像前,老人再次驻足凝望,一再对身旁黄继光的侄儿说:“很像!很像!”老人告诉众人,战争时十分艰苦,战士们很多时候只能吃炒面、喝雪水充饥,所以那时候的黄继光本人看起来比雕像要瘦一些。

“这难道不是一种幸福吗?”曲鸿达深有感触地说道,他自己还在怀疑着身世,弄不好也会有两位母亲。

  离开雕像,老人不顾年事已高,坚持爬了几十级台阶来到黄继光旧居前。由于房屋的建造年代久远,出于安全考虑,房屋内部不对游人开放。李继德老人站在大门前,抬头望着泛黄的“黄继光旧居”几个大字,沉默良久没有说话。

张雨薇抬起泪眼,讷讷地说:“算是吧,母爱比泰山还重,难以支撑啊,我得坚强起来,给我亲妈建墓立碑。”

  “黄继光家里很穷,小时候帮人放牛,受尽地主的凌辱。”听着老战友的辛酸童年故事,李继德表情凝重。在黄继光母亲的照片前,李继德为其献上一束鲜花。

“用存折里的钱?”曲鸿达问道。

  随后,李继德来到屋旁战友父亲的坟前,完成生前和战友的约定:替对方尽孝。斟上满满两大碗高粱酒,洒在黄父的石碑上,再替战友为父亲上一炷香,大声说:“大爷,我来看您了!明年清明争取再来!”

张雨薇却摇摇头,说:“这笔钱,我不能动,动不起啊,我要找个恰当的时机,找找我亲妈的父母,也就是我未曾谋面的姥爷和姥姥,亲手交给他们,让他们也知道,在这个世上,他们还有个善良的女儿,一直在惦记着他们。如果找不到,我就捐给慈善组织,把我亲妈爱的光辉,洒遍社会。”

  “李伯伯,能不能请您给我们说说当年黄继光在战场上的故事?”刚参观完旧居出来,当地民兵和村民就围了上来。

曲鸿达在心里赞叹一声。

  老人走到民兵队列前笔直站立,“立正!向右看齐!”“稍息!”几声口令喊得格外洪亮。老人身上依然还有当年部队生活的痕迹,坐着时他总是直挺腰板,交流中最爱说“明白”。

“我要用我的积蓄,给我亲妈买块墓地,立上碑,把她的经历刻在上面,让后人敬仰和缅怀,总不能让我亲妈在这个世界上白走一遭吧?”张雨薇谋划着如何处理亲妈的后事。

  他说,从参军上战场到黄继光牺牲的一年左右时间里,自己与黄继光只有20天没在一起,其他时候都同吃同住。“和三爸的约定,已经60多年了,李伯伯都没忘记,这份真情让我们很感动。”如今,黄拥军已是黄继光纪念馆里的一名讲解员,虽然从小就开始听三爸的故事,但有时会有游客面对着黄继光的画像询问黄拥军对三爸的印象,他却只能这样回答:“因为家里穷,三爸没照过相片,纪念馆里三爸的画像和塑像都是根据我婆婆的描述,再参考我爸爸的面容画出来的。”听老人亲口讲述战友在部队的生活和故事,黄继光的家属都感慨颇多,“这次听李伯伯讲那些场景,感觉很特别!”黄继光的侄儿黄忠凯说。

曲鸿达也赞同,说:“我也出一份钱,表达我的敬意。”

  肖开丰

张雨薇破涕为笑,瞅了曲鸿达一眼,说:“你是我亲妈什么人啊,还出钱立碑。”

  成都商报记者

曲鸿达挤出点笑容来,应道:“你说呢?”

  王明平摄影报道

张雨薇又踮起脚,在曲鸿达的脸上亲了一口,说:“我说可以的,就看你的态度了。”

  来源:新华网

随后,两个人赶去了殡仪馆,还是记者证发挥了作用,以社会救助为由,把中年女人李秀玲给火化了。然后张雨薇和曲鸿达凑钱给买了块墓地,墓碑的正面刻上“慈母李秀玲之墓”,落款为不孝女小薇,背面经曲鸿达润色后,把李秀玲的生平事迹镌刻于上。

忙了几天,墓基建成,曲鸿达表情肃穆地把骨灰盒放了进去,又把墓碑给立了起来,两个人拍拍身上的尘土,把工钱付给了工匠,就跪在墓前,拜了几拜。

“妈,您安息吧,走了这么远的路,也该歇歇脚了,您这辈子受尽了冤屈和苦难,如果有来世,女儿愿再做您的女儿,尽孝于膝前,让您享尽天伦之乐。”张雨薇禁不住又流起了眼泪,在墓前喃喃自语。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这是老郝头在晨练,盯着爸爸的脸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