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跃出战壕,个别战士连肠子都露了出来

  班长,怎么办?下命令吧!虎子猴儿急。
  班长举望远镜,发话:炸碉堡!
  是!
  虎子跃出战壕,迎枪林弹雨,匍匐前进……
  到晚上。
  虎子!班长喊。
  报告!虎子,他……
  班长一阵儿眩晕。
  紧跟,又一个战斗。
  班长,小日本大炮坦克,战备太厉害了,兄弟只剩十二个。
  豹子,顶住!
  班长,你左腿……
  哧啦,豹子撕一溜布,包扎伤口。
  班长,你撤吧,流血太多……
  混蛋,我们是八路军!尖刀班!敢死队!怕个毬毛?
  最后,子弹一发不剩。
  战士们跟小鬼子展开肉搏,唯独班长和豹子活着,五星红旗高插阵地。
  他俩摘帽,向烈士们默默致哀……
  班长升团长。
  不久,又奔赴战场。
  仗打三天三夜,弹尽粮绝。
  地势险要,一夫当关,万夫莫开,鬼子屡次被打退。
  团长,我,想虎子,呜呜……豹子哭起。
  憋住,英雄流血,从不流泪,甭跟个娘们儿似得。
  突然,上空传来敌炸机声。
  只见一架挨一架,黑压压一片,一番狂轰滥炸,战士们死伤惨重。
  翌日凌晨,小鬼子再次疯狂进攻。
  寡不敌众,战士们拼刺刀。
  刀光剑影,血雨腥风,战士们杀得小鬼子东倒西歪。
  豹子被连桶五刀,血流如注,肠子都出来了,嘴却紧紧咬住一个鬼子耳朵……
  团长杀红了眼,狠狠卡住一个鬼子脖子,喊豪言壮语:中国军人,宁死不屈!虎子,豹子,中华英雄!你们老子,也不是孬种!杀一个够本儿,杀俩赚一个……

  杨连长嘴咬导火线,将一枚手榴弹“嗖”地向日寇使劲儿投去。
  只听“轰”地一声巨响,震耳欲聋。
  小鬼子们被炸得血肉横飞。
  我八路军战士经过三天三夜浴血奋战,终于凯旋得胜,占领了高地,将小日本以彻底消灭,牢牢地巩固了革命雄厚力量,为全国解放立下了不朽功劳。
  但是,这场残酷而激烈的的战斗,使我八路军战士伤亡惨重。整整一个军,到最后只剩不到一个班,战场上,尸体横七竖八,缺胳膊的,少腿的,甚至,个别战士连肠子都露了出来,那情景,简直令人不忍目睹。
  在开战之前,吕军长狠狠下令:鬼子一个都不留!
  战斗结束后,我八路军活捉一个女俘虏。
  战士们正准备自作主张将其偷偷处死,因为他们对小鬼子都怀有深仇大恨,一个战士说:咱们一枪将她毙了,也太便宜她了,她长得恁漂亮,不如......
  就在这时,杨团长及时闻讯,火速奔去。
  住手!
  杨团长一声厉喝,战士们松开了手。
  日本女子头发蓬乱,衣衫不整,嘴里大声抗议地喊着:东亚病夫,支那人,天皇必胜!天皇必胜!!
  任何人也没有料想到,她中国话竟然说得这么标准流利,更令人敬佩的是在生死关头,居然还表现得如此刚烈。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日本女子,她的重要身份是随军战地“记者”,是日本媒体的"有力骨干“。
  她叫东芝梅子。年芳22岁,毕业于日本某高等学府新闻系。
  杨团长大发火:谁指示你们这么干的?
  虎子挺身而出:我!
  杨团长雷霆大发:混蛋!
  虎子犟道:小日本侵略我泱泱大中华,铁蹄蹂躏我大好河山,他们烧杀抢,民不聊生,涂炭生灵,犯下不可饶恕的滔天罪行,我们就是要以牙还牙,以血还血!我老婆被鬼子轮奸,16岁的小妹又被这些禽兽不如的帝国流氓糟蹋,我们要报仇!
  对!
  战士们义愤填膺。
  ”同志们,仇,我们是一定要报的!但是,我们不能采取粗鲁行为,因为我们不是国民党军队,一盘散沙!"
  虎子问:"开火前,不是吕军长亲自下令,叫我们狠狠地打,鬼子一个都不留吗?"
  "吕军长是这么下令的,同志们表现得也都很英勇顽强,打得鬼子个个见了“阎罗王”,打出了国威!可是,大家知道吗?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女战犯,有着不可低估的历史价值,你们这样做,后果将是多么地不堪设想!更强调的是,你们知道我们是一支什么样的队伍吗?
  战士们都不吭声了。
  “我们是一支纪律严明的八路军革命战士队伍!我们伟大的英明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个个要牢记!所以,她不仅不能乱杀,就连其他俘虏,我们也要优待!大家记住了没有?”
  战士们声音洪亮地回答:记住了!
  回音在山谷回荡,余音缭绕......

夜色一片漆黑,伸手看不见五指,西北风,嘶声呼啸。
  老团长瞪着豹眼珠子,厉声吼道:走啊,还傻楞着干啥?
  新战士说:俺想回去。
  老团长一听,火苗窜上天:你敢!
  新战士顶道:走了,翠莲怎么办?
  老团长骂道:大老爷们,没出息。
  他们迅速地撵上了队伍,队伍跟条长龙似的,艰难地行在一条羊肠小道上,崎岖蜿蜒,挺进巍峨大别山。
  到后半夜,突然下起了鹅毛大雪。新战士穿的薄,蜷缩着瘦小的身子,冻得直哆嗦。
  老团长脱下大衣,给新战士披上,叮嘱道:不到战场,不杀鬼子,一个都不能死!我瞧谁他妈当孬种!
  天快亮时,激烈的战斗打开了。战士们伤的伤,亡的亡,尸体遍野,最后,只剩下老团长和新战士了。
  指挥部王司令员下了死命令:无论如何,都要誓死守住阵地,当逃兵,就地正法,援兵一个钟头就到!
  雪住了,但风刮得似乎更凶,飞沙走石,让人睁不开眼睛。
  老团长一把将新战士揽入怀中,新战士猛一阵激动,心里陡地像涌入一股暖流。
  新战士说:老团长,我多么渴望你就这样永远永远地抱住我啊,真的,很温暖,很幸福。
  老团长微笑着说: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咱俩大难不死,我当然乐意。
  话刚落下,老团长忽然发现有敌人攻上来。一个鬼子声音传来:八格呀路,你们已被大皇军包围了,赶快投降吧,再执迷不悟,杀啦杀啦!
  老团长端着一挺重机枪,向鬼子扫射,嘴里大声喊道:小鬼子,日你祖宗,老子跟你们拼啦!
  机枪“嘟嘟嘟”地扫射出连发仇恨的子弹,小鬼子们纷纷倒下去。
  子弹很快打光了,新战士腰里只剩一枚手榴弹。
  老团长小心!新战士突然喊道。
  新战士奋不顾身地用身体挡住一颗疾飞而来的子弹。
  新战士中弹倒在老团长的怀里。
  新战士奄奄一息地说:老……团长,我不怕……牺牲,二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我想,翠莲,她……也快生了,我……猜想啊,肯定是个……大白胖小子,老团长,请你给……俺媳妇儿说,给儿子取个名儿,叫爱……国。
  老团长松开新战士,从他腰里抽出那枚手榴弹,用嘴咬开导火线,大喝一声,扑向鬼子们。“轰隆”一声巨响,老团长与小鬼子同归于尽……
  一座高耸矗立的墓碑上,清晰地刻着:父亲孙大海,儿子孙小兵,永垂不朽,万古流芳。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  虎子跃出战壕,个别战士连肠子都露了出来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