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是首次到南京,倒衬得起诗中人闲花落的逸致

图片 1 落叶,尘扬,消失了情缘
  独坐,无言,荒老了沧海
  几世轮回,却不见旧人归
  
  雨滴珠帘,痴人泪
  达达马蹄,心扉乱
  远去,远去,又一秋
  
  醉卧,草长莺飞春风绿
  月满,独舞相思浓秋意
  
  谁言,前缘来日续
  苦海,情缠怎去渡
  今夜,谁又把心碎
  千年等待,风吹不干泪滴
  
  命运难逃,情难收
  永落红尘待归人
  ——这是一首动人而哀伤的歌谣,每一个去过南海大学的学子都会熟知的歌谣。
  这首歌谣,来自一个美丽而忧伤的传说——紫藤花之恋。
  相传一千多年的天宝年间,自唐玄宗宠幸杨贵妃后,盛世唐朝每况愈下,危机四伏。
  而这时,南海之滨的一个名叫小漓村的小渔村却是十分的平静。渔民们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倒也其乐融融。
  而在这样一个小渔村中,却有着一位不平凡的少年——梁传志。他十二岁随家人出海,十四岁便能独当一方,自己一个人驾着小渔船漂洋过海!在那次出海中,年少轻狂的他,不知漂流了多久,去到多远的地方,只知那一次,他便遇到过前所未有的海难!
  正所谓天又不测风云,今日天和日丽,明日狂风大作也说不紧。就在他出航半个多月之时,一股风暴毫无预兆的袭来!
  看着狂风大作,雨疯狂地倾洒,村民们焦急万分,但却没有人认为梁传志能够活着回来。面对这样的风暴,就算是村里最有经验的水手也不敢言能够活着回来,更别说现在深处汪洋大海之中的梁传志!
  但让所有人不敢相信的是一个月之后,梁传志居然回来了!虽然极为的狼狈,但没一人敢嘲笑他!
  从此,梁传志便成为了远近闻名的英雄!
  天宝十年,年仅十六岁的梁传志再次随大家出海,这次他们遇到了海兽!
  那时的梁传志虽然年少,但却是临危不惧,哪怕是在与海兽搏斗中不慎落入海中,也能无恙归来,更能将海兽杀死!
  之那以后,梁传志名声大噪,大家对于这个勇敢的少年都敬佩不已!
  自古英雄配美人,梁传志身边自然也有着这样一个美人……紫藤,一个美丽而善良柔情似水的女子。
  梁传志与紫藤自小在小漓村长大,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早就立下三生誓言。
  “我弱冠之年便是娶你之时!”这是梁传志对紫藤说过最多的话。
  但是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难料!天宝十四年,就在梁传志将要举行弱冠之礼的时候,安禄山突然起兵作乱,唐朝如风中漂萍,动乱不堪!也在那一年,还未来得及举行弱冠之礼的梁传志被征集入伍!
  海风徐徐,清凉的月光倾洒而下!在海边梁传志和紫藤沉默不语,静静的看着这片从小看到大的海。
  “等我归来之时便是娶你之日!”梁传志突然说道,在月光的印照下,两眼绽放出坚毅的光芒!
  紫藤不语,将头轻靠在梁传志的肩上!
  第二天,梁传志便走了!
  在偏远的小渔村没人知道这场战事到底有多残酷,也没人知道梁传志怎么样了,一晃,八年便过去了,安史之乱终于结束了,但是,梁传志没有回来。
  又一年,秋叶落满庭,雨潇潇,青山如同遮了一层轻纱。
  紫藤倚着窗台,痴痴的看着远方,企望着,远方的归人。只是,顺着屋檐滑落在脸上的雨珠,和着泪水滴落,谁也知道,这又是个绝望的秋。
  惆怅的琴声,落满泪的苦酒,心中的思念,午夜,落寞再次吞噬了紫藤。
  一秋又一秋,岁月慢慢苍老了容颜,没人再记得梁传志这位英雄,也没人记得紫藤这位柔情似水的女子,只见不知何时生在在村口的紫藤花,开得正艳,那美丽的花瓣,布满村口,似在等待归人……
  吴秋敏,中文系学生,是个文静的女孩。在她们学校有一个紫藤花架,有一段历史了,挺幽静的,大多数学生都不会在那里呆着。正因为如此,吴秋敏才喜欢到那,享受那难得的清净。
  关于这个紫藤花架,其实还有个美丽的传说:这个紫藤花架是受过上天祝福的,所以在紫藤花架下相恋的情侣们都会受到紫藤花仙的祝福,相亲相爱,白头偕老。这紫藤花,便是传说里紫藤化成的紫藤花。
  或许,吴秋敏这么喜欢来到紫藤花架下,也是希望能在这遇到属于她的一份缘吧,只是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罢了。
  这一夜,吴秋敏从图书馆看完书回来,借着清幽的月光,来到了紫藤花架前。现在正值紫藤花开得正灿的季节,仍有些清冷的风夹着紫藤花的清香拂面而来,令人倍感舒适。那一簇簇紫色的花,在月色地渲染下,更多了几分神秘,令人越发的喜爱。
  紫藤花,当泪划过你的枝条,是否你也能感受到夜的伤悲。那哀婉的旋律,就似那月中的嫦娥,一个人,欢乐,也是伤……
  就在吴秋敏想要到紫藤花架下找个地方坐会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深情的吟着忧伤的语句。
  吴秋敏闻声寻去,却见一个身影负手看着紫藤花,目光中散发着淡淡的哀伤。
  是他!同是中文系的蓝曦!吴秋敏对他曾有耳闻,对这个被称之为中文系大才子的蓝曦也有几分的好奇。清秀的脸庞,带着几分儒雅之气,加上他的才华,怪不得会有那么多女孩子喜欢他!
  他怎会在此?难道有什么心事么?或者,心里是在记挂着某个女孩吧?
  “紫藤花啊紫藤花,你虽美,却也是这么的孤单!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年代,谁还会欣赏你的美?就像没有人再会相信那纯真的爱恋一样。”蓝曦突然叹了口气,自顾自语的说道,眉宇之间多了几分忧郁。
  难道他也是一个多愁善感的人?什么事会让他如此的忧伤?不觉间,蓝曦那带着忧郁的目光牵动了吴秋敏的心。
  就这样,蓝曦静静地站着,不曾发现他身旁不远处,一个少女正注视着他。吴秋敏自始至终也没有出现在他的面前,在紫藤花架下静静地分享着蓝曦的忧伤。
  没想到他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真希望有一个好女孩,为他拂去他内心的伤。目送着蓝曦离去,吴秋敏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回到宿舍,吴秋敏一闭上眼,脑海中浮现的全是蓝曦那充满忧伤的眼神,怎么也睡不着,那眼神仿佛能将自己融化了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中,吴秋敏来到了紫藤花架前,令她惊讶的是,蓝曦居然也在那。看到吴秋敏到来,蓝曦露出了一个微笑。看到蓝曦的笑容,吴秋敏心头一颤,想不到他除了那忧郁的眼神,微笑竟这样的好看。
  蓝曦慢慢地向吴秋敏走了过来,眼中带着些许的嗔怪,好像是在怪吴秋敏在原地傻愣着不肯过去。在吴秋敏的目视下,蓝曦伸出了他的手,握起了吴秋敏的手,牵着她来到了紫藤花架下。他俩坐在紫藤花架下,吴秋敏的头轻轻的靠在蓝曦的肩上,身后,紫藤花仙子正为他们轻声的祝福……
  “铃……”清脆的钟声响起,紧接着就是一阵悦耳的音乐声,这预示着新的一天开始了。
  吴秋敏很不情愿地睁开眼,呆呆地看着天花板,原来这一切只是个梦!吴秋敏叹了口气,遗憾的是,她没有看到梦中的他们结果怎么样了,但她相信,梦中的她们一定是幸福的,因为他们受到了紫藤花仙的祝福。
  从那以后,蓝曦再也没有去过紫藤花架,吴秋敏也没有去过。但是,吴秋敏却经常见到蓝曦,或许是不知不觉中,吴秋敏跟在了蓝曦的身后,又或许,这是他们的缘分吧。
  每天,吴秋敏静静地跟在蓝曦的身后,看见他笑,自己也跟着她笑;他愁自己也跟着愁。慢慢的,吴秋敏发现她的世界填满了她,只会围绕着他转。吴秋敏知道自己已经喜欢上他,而且是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他,但是她却从不出现在他的面前。虽然,吴秋敏还算得上漂亮,但在她们系中,比她漂亮比她优秀的女孩多得是,他又怎么会看得上她?况且,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他,每天这样静静地看着他,分享着他的一切,吴秋敏已是很满足,又何必去打扰他的生活。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吴秋敏发现蓝曦的笑容越来越多了,眉宇之间的忧伤也越来越少了。她知道,他一定有了喜欢的对象,因为只有爱情才可以抚平一切的伤。她不止一次劝她自己放弃,不要再跟着他,但却忍不住的又去跟在他的身后。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了许久,直到有一天,吴秋敏跟着蓝曦来到了校门。看样子,蓝曦是要出去,想到自己还有课不可能跟着他出去,所以吴秋敏只好很不愿意地回去。
  回去的路上,吴秋敏不停地想着蓝曦出去干什么,一直以来,蓝曦都很少出校门的。想着想着却失了神,突然间发现自己的钥匙不见了,急忙地往来路寻找。
  却发现蓝曦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调转了头,而且看方向,他是要去校医院!蓝曦怎么了?吴秋敏充满了担忧,也顾不得上课的事,悄悄地跟在他身后去到了校医院。
  在校医室门前,吴秋敏看到蓝曦正和一个医生交谈着,在好奇心地唆使下,吴秋敏把耳朵贴在门上偷听他们讲话。
  “蓝曦,很不幸地告诉你,你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
  听到这一消息,吴秋敏大吃一惊,用手将嘴巴捂住,不让自己发出一丝的声音。但,此刻,泪早已布满了她的双眼,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只听见那医生继续说道,“不过你也不要太过灰心,我认识一个医生,他是这一方面的专家,只要你去他那里住院治疗,相信还是会有希望的。”
  听完医生的话,蓝曦却是笑了,他的笑依然是那么的爽朗,那么的阳光,根本就不像是个身患绝症的人。
  “谢谢您的好意,但我还想在这多呆几天。”
  “哎,我知道你心中的想法,但我还是希望你早日接受治疗,早一天接受治疗,就多一份希望,你好之为之吧!”
  “谢谢您,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去接受治疗的。”蓝曦很礼貌地说完,便离开了校医室。
  门外的吴秋敏看到蓝曦出来,急忙躲了起来,此刻的她,早已成为泪人。虽然医生说还有希望,但,这份希望是多么的渺茫,大家心中都有数。
  为什么,好好的一个人会身患绝症!为什么,这么优秀的一个人却要让他英年早逝!吴秋敏心中呐喊着,泪水滴答滴答地落下。
  之后,吴秋敏依旧每天跟在蓝曦的身后。每看到蓝曦的笑,她的心就会痛一下,看到蓝曦脸上的忧伤,她的心更痛。终于知道,之前他的忧伤,是因为知道了他自己的病,是因为知道他再也不可能拥有他心中所向往的爱。可是他还是那么的坚强,依然笑着面对每一天。
  就这样,又过了好几天,吴秋敏每天跟在蓝曦的身后,日益憔悴。看着蓝曦的病情一天一天加重,吴秋敏的心如刀割一样,她多想上前去安慰安慰,但却不敢。
  这一天,蓝曦在一个凉亭上静静的看书,四周都没有人,吴秋敏躲在一个角落里偷偷地看着他。可就在这时,蓝曦的鼻子却突然流血了,吴秋敏一惊,刚想过去,却发现蓝曦晕倒在地上!
  看到蓝曦晕倒在地上,吴秋敏的心如火燎一样,抱住他,不断的叫喊着他的名字。只见蓝曦醒来对她淡淡一笑,却又再次晕倒了。
  看到蓝曦再次晕倒,吴秋敏的心更急了,尝试几次想要将他扶起,奈何只见一个弱女子根本就扶不起蓝曦。
  本来就已经泪眼婆娑的她,这下哭得更厉害了,守在蓝曦的身旁,惊慌失措却不知如何是好。
  哭了好一会,她看到蓝曦那痛苦的脸色才想起要去校医院求救。可心急如焚的她却想不起校医院电话是多少了,也想不起打120求助。轻轻地放下蓝曦,吴秋敏以她今生最快的速度冲向了校医院。
  最后,校医来了,将蓝曦送去急救室。在急救室外等候的吴秋敏如热锅上的蚂蚁来回地徘徊着,却见急救室上的红灯一直亮着。又不知过了多久,那红灯终于灭了,但蓝曦却被送到了隔离室。透着隔离室的玻璃,看到蓝曦那憔悴的样子,吴秋敏忍不住又流下了眼泪。
  夜幕,悄悄的降临,陪了一天蓝曦的吴秋敏浑浑噩噩地来到了紫藤花架,那个她和蓝曦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初次见面的情景宛如昨日,他和她却是要面临着生离死别,吴秋敏的心,碎了,早已流干的泪,又再次湿了眼眶。
  在紫藤花架下,吴秋敏开始痛苦,泪涌如泉。爱一个人原来是这么的痛苦,爱一个人原来可以让人肝肠寸断。
  发泄完了的吴秋敏,怔怔地看着紫藤花。那早已凋谢的花,再也无痕迹可循。就在这时,她却突然想起了紫藤花仙的传说。
  人,在最无助的时候往往会寄托于神灵,祈求得到安慰,吴秋敏也一样。此刻的她,虔诚地跪在紫藤花下,恳求着紫藤花仙显灵,救救她心中的人儿。
  就在吴秋敏虔诚祈祷的时候,一阵怪风刮起,吴秋敏打了个激灵,睁开了眼,却见眼前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个人。吴秋敏吓了一跳,再看向那人时,却发现那根本不是一个人,因为此刻她正漂浮着看着自己。
  吴秋敏惊恐地看着她,嘴巴张得大大的,想要叫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声,动弹也动弹不得。
  “怎么?不是你求我显灵的,怎么我出现了你却变得如此害怕,真是可笑!”那人冷笑到,那声音仿似来自地狱一般。
  “啊,你,你就是紫藤花仙?”吴秋敏丝毫没有怀疑眼前的人就是紫藤花仙,但是这是她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她毫无保留的相信了她。

早晨上课的时候,溜了一眼窗外,目光扫过正对窗户的花架,满眼满心都是清凌透水的紫,暮白的萱紫中和着蓬劲矫健的褐藤,再杂着些碧翠的嫩叶。原来是紫藤花开得正盛,流瀑一般倾泻而下,正是一水儿春风得意的景象。

面对西湖,突然想起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花开的时候,是不是一瓣一瓣慢慢打开?也许不同的花有不同的绽开方式,然而,回忆的花却是从远到近,从最久最远的那一次。

图片 2

那是1996年4月底,到南京参加江苏省社会科学院主办的“第8届世界华文文学国际研讨会”,并作《〈蕉风〉40年与马华文学》的发言,当时我在《蕉风》文学杂志当编辑。《蕉风》是马来西亚华人文学的最长寿文学杂志。那不是第一次参会,却是首次到南京。南京的记忆是大路两边新叶初绿的梧桐树,茂盛繁密的叶子有阳光穿过时,影影绰绰地叫人仰头看见美。绿色的叶子添加黄金颜色,风吹时翻飞的叶子都在晶晶闪烁,低头见一地光和影在错落交叠,也是另一种美。南京路上风光无限,热门景点玄武湖、中山陵、夫子庙、明孝陵、秦淮河都去看了一下。南京会议之后,蕉风创办人姚拓先生邀我一起到西湖一游。那个时候女儿还小,出来几天已经不放心,见我脸色犹豫,姚拓先生说是杭州画院邀请,如到杭州,不只游西湖,还可以到画院交流,并参观西泠印社。

蒋勋曾说过他在大学里任教的经历,阳光正好,春心荡漾,索性就不再上课,拉着学生们坐在草地上,发呆聊天晒太阳,就把上课的时间消磨殆尽。很佩服蒋先生这样的写意,可惜作为体制内的教师,这样闲散总是不成的。我于是收回目光,继续费劲地讲解着《赤壁赋》中的名句。

花开有多美丽,回忆便有多美丽。住的酒店名字已经忘记,却是国宾馆,房间很大,一人一间。卧室外头的景点牌子上写“柳浪闻莺”。老宾馆什么都好,就是不知为何到处有个潮味儿,其实那两天阳光非常明媚,暖风薰醉的春天,花儿开得极好。这景色叫繁花似锦,落英缤纷。也是这一回,首次见着牡丹花,尽管不如书上描写的厚瓣重色,但那些形容词: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国色天香全已深植脑海,看着那花,就是千娇百媚,艳冠群芳。那还是用菲林拍照的年代,却拼命地把牡丹花拍在相机里带回去,完全不在意需要换菲林,需要洗照片。同去的湖南女作家Z说她从来没见过一个看花对花表情如此惊艳,还超爱拍花照片的人。她不晓得南洋地没有那些长在西湖周边的花。桃花、紫薇花、海棠花、梨花、樱花、丁香花是在南洋出生长大的人慕名已久而未曾见面,从小在书上读的名字,却要到这一次杭州行才初次相见,惊喜难以遮掩,也不想隐藏,那是快乐的事呀!竟然真正有机会目睹曾经开在心中的花。更有那一地皆是不同颜色的矮矮杜鹃花,Z说这杜鹃未免也太常见了,但于我却是头一回相遇。南洋人把九重葛,也就是厦门的市花三角梅称为杜鹃花。真正的杜鹃终于出来相见,而且以姹紫嫣红绽放的姿态,如何能不细细欣赏,能不快快地把它们的美丽用相机留下?

窗外的那丛紫藤在风中招摇得紧,细小的繁花在风中凌乱摇摆,抖擞着流苏一般的水晶花球儿,恨不能十里八乡全都知道它盛开的消息。远远地望去那厚叠叠的淡烟紫、满枝的胭脂紫红和深邃缥远的粉白,只一眼就生出无限的欣喜,心中满满的酥麻甜腻,都是蓬蓬的花儿在春风摇曳的盈盈清姿。

美丽的何止是花,著名的十景都观光去了:苏堤春晓、曲苑风荷、平湖秋月、断桥残雪、柳浪闻莺、花港观鱼、雷峰夕照、双峰插云、南屏晚钟、三潭印月。有些景致不是季节,也看不出十景的美来,但每个地方还是走了一下。西湖处处种植着各种花,然而,回去以后一直没法忘记的却是西泠印社的紫藤花。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学文章,转载请注明出处:却是首次到南京,倒衬得起诗中人闲花落的逸致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