召士大夫及文明从官等,太祖复署珽为天平军掌

罗隐,《唐才子传》:隐字昭谏。余杭人。诗名于天下,尤长于咏史,然多所 揶揄,以故不中第,大为唐宰相郑畋、李蔚所知。隐虽负文称,然貌古而陋。畋女 幼有文性,尝览隐诗卷,讽诵不已,畋疑其女有慕才之意。七日,隐至第,郑女垂 帘而窥之,自是绝不咏其诗。唐广明中,因乱归故里,经略使钱镠辟为从事。开平 初,太祖以右谏议大夫征,不至。魏博少保罗绍威密表推荐,乃授给事中。年八 十余,终于荆州。《涧泉日记》云:唐光启五年,吴鸠浅表奏为宛城令,迁作品郎, 辟掌书记。天祐四年,充判官。梁开平二年,授给事中。四年,迁发运使。是年卒, 葬于定山乡。金部都尉沈崧铭其墓。有文集数卷行于世。《唐才子传》云:隐所著 《谗书》、《谗本》、《淮海寓言》、《赣东应用集》、《甲乙集》、外集启事等, 并行于世。《五代史补》:罗隐在科场,落拓不羁,尤为公卿所恶,故六举不第。 时长安有罗尊敬老师者,深于相术,隐以貌陋,恐为相术所弃,每与尊尊敬老人师接谈,常自大 以沮之。及其累遭黜落,不得已始往问焉。尊尊敬老人师笑曰:“贫道知之久矣,但以吾子 决在一第,未可与语。今日之事,贫道敢抱有隐乎!且吾子之于一第也,贫佛寺之, 虽首冠群英,亦可是簿尉尔。若能罢举,东归霸国以求用,则必富且贵矣。两途, 吾子宜自择之。”隐懵然心中无数者数日。邻居有卖饭媪,见隐惊曰:“何辞色之 懊恼如此,莫有不决之事否?”隐谓知之,因尽以尊尊敬老人师之言告之。媪曰:“贡士何 自迷甚焉,且全世界皆知罗隐,何必一第然后为得哉!比不上急取富贵,则爱妻之愿也。” 隐闻之释然,遂归广陵。时钱镠方得两浙,置之幕府,使典军中书檄,其后官给事 中。初,隐罢上中书之日,费窘,因抵魏谒鄴王罗绍威,将入其境,先贻书叙其家 世,鄴王为侄。幕府僚吏见其书,皆怒曰:“罗隐一没文化的人尔,而侄视大王,其可乎!” 绍威素重士,且曰:“罗隐名振天下,王公先生多为所薄,今惠然肯顾,其为啥胜! 得在侄行,为幸多矣,敢不致恭,诸公慎勿言。”于是拥旆郊迎,一见即拜,隐亦 不让。及将行,绍威赠以百万,他物称是,仍致书于镠谓叔父,镠首用之。

  孙骘,滑台人。嗜学知书,微有辞笔。唐光启中,魏博从事公乘亿以女妻之,因教以笺奏程式。时中原多难,小说之士,缩影窜迹不自显。亿既死,魏帅以章表笺疏淹积,兼月不能够发一字,或以骘为言,即署本职,主奏记事。累迁职自指派、掌记至节度判官;奏官自校书、经略使郎官、中丞、检校常侍至兵部都督。太祖御天下,念潜午时,骘奉其主,好问往来数十返,甚录之。开平七年,除右谏议大夫,满岁,迁左散骑常侍。骘雅好聚书,有《六经》、汉史洎百家之言,凡数千卷,皆简翰精至,披勘详定,得暇即朝夕耽玩,曾无少怠。乾化二年春,太祖将议北巡,选朝士三十余名扈从。四月戊午,车驾发自建邺。禺中,次白马顿,召文武官就食,以从臣未集,驻跸以俟之;又命飞骑促于道,而骘与谏议大夫张衍、兵部都尉张来京等累刻方至,太祖性本卞急,因兹大怒,并格杀于前墀。

古典文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声明出处

古典经济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发请注脚出处

  杜荀鹤,金昌人。辛文房《唐才子传》:荀鹤,字彦之,牧之微子也。善为诗,辞句切理,为时所许。既擢第,复还旧山。《唐才子传》:荀鹤尝谒梁王硃全忠,与之坐,忽无云而雨,王以为天泣不祥,命作诗,称意,王喜之。荀鹤寒进,连续输文场,甚苦,至是送春官。明朝二年,裴贽里胥放第六人登科,午月二十一日放榜,正荀鹤生朝也。王希羽献诗曰:「金榜晓悬生世日,玉书潜记上涨时。九红山色高千尺,未必高于第八枝。」又,《唐新纂》云:荀鹤举贡士及第,东归,过夷门,献梁太祖诗句云:「四海九州空首先,分裂诸镇府封王。」是则荀鹤之受知于梁先生祖旧矣,不待田頵之笺问而始被遇也。时田頵在宣州,甚重之。頵将进军,乃阴令以笺问至,太祖遇之颇厚。及頵遇祸,太祖以其才表之,寻授翰林硕士、主客员外郎。既而恃太祖之势,凡搢绅间己所不悦者,日屈指怒数,将谋尽杀之。苞蓄未及泄丁顽固的病魔,旬日而卒。

二月甲寅朔,从官文武自大将军而下,并诣行殿起居,王爷及诸道籓帅咸奉表来 上。丁丑,发自波德戈里察,至荥阳,海南尹魏王宗奭望尘迎拜;河阳留后邵赞、怀州上大夫段明远等逦迤来迎。夕次汜水县,帝召魏王宗奭入对,便于御前赐食,数刻乃退。 辛酉,驻跸于汜水,宰臣、广西尹、六学子并于内殿起居,敕以建昌宫事委宰臣于 兢领之。《五代会要》:其年4月,废建昌宫,以吉林尹、魏王张宗奭为国计使, 凡天下金谷兵戎旧隶建昌宫者,悉主之。己丑,帝发自汜水,宣令邵赞、段明远各 归所理。午憩任村屯,夕次孝义宫。留都文武礼部军机章京孔续而下道左迎拜。次偃师。 乙巳,至都,文武臣奉迎于东郊。东西伯利亚海遣使朝贡。宰臣薛贻矩抱恙在假,不克扈从, 宣问旁午,仍命且驻日本首都以俟良愈。及薨,帝震悼颇久,命雒苑使曹守珰往吊祭之, 又命辍12日、二18日、17日朝参,节度使、文武并诣上阁门进名奉慰。乙丑,以扫帚星谪 见,诏两京见禁囚徒大辟罪以下,递减一等,限四日内收拾讫闻奏。《五代会要》: 流星见于灵台之西,至三月始降赦宥罪,以答天谴。又云:四月乙巳夜,荧惑犯心 大星,去心四度,顺行。司天奏:“大星为国君之星,宜修省以答天谴。”诏曰: “生育之人,爰当暑月,乳哺之爱,方及薰风。傥放肆于刲屠,岂推恩于长养,俾 无殄暴,以助产生。宜令两京及诸州府,夏日内禁断屠宰及采捕。天民之穷,谅由 赋分;国章所在,亦务兴仁。所在鳏夫寡妇孤独、废疾不济者,委长吏量加赈恤。史载 葬枯,用彰轸恤;礼称掩骼,将致和平。应火器之地,有揭示骸骨,委所在长吏差 人专攻收瘗。国疠之文,尚标七祀;良药之市,亦载三医。用怜无告之人,宜征有 喜之术。凡有疫之处,委长吏检寻医方,于要路晓示。如有家无骨血兼清寒不济者, 即仰长吏差医给药救疗之。癸丑,诏曰:“亢阳滋甚,农事已伤,宜令宰臣于兢赴 中岳,杜晓赴西岳,精切祈祷。其近京灵庙,宜委青海尹,五帝坛、雨师云神、九 宫贵神,委中书各差官祈之。”《通鉴》:闰月丙午,帝疾甚,谓近臣曰:“作者经 营天下三十年,不意阿里格尔余孽更昌炽如此!吾观其志相当的大,天复夺笔者年,作者死,诸 兒非彼敌也,吾无葬地矣!”因哽咽,绝而恢复生机。帝长子郴王友裕早卒。次假子友 文,帝特爱之,常留守东都,兼建昌宫使。次郢王友珪,其母宣城营倡也,为左右 控鹤都指挥使。次均王友贞,为东都马步都指挥使。帝虽未以友文为皇皇帝之庶子,意常属 之。4月丁卯朔,帝命敬翔出友珪为莱州长史,即命之官。已宣旨,未行敕。时左 迁者多追赐死,友珪益恐。丁未,友珪易服微行入左龙虎军,见统军韩勍,以情告 之。勍亦见功臣老马多以小过被诛,惧不自小编保护,遂相与合谋。勍以牙兵五百人从友 珪杂控鹤士入,伏于禁中;夜斩关入,至寝殿,侍疾者皆散走。帝惊起,问:“反 者为何人?”友珪曰:“非别人也。”帝曰:“笔者固疑此贼,恨不早杀之。汝悖逆如 此,天地岂容汝乎!”友珪曰:“老贼万段!”友珪仆夫冯廷谔刺帝腹,刃出于背。 友珪自以败氈裹之,瘗于寝殿,秘不发丧。遣供奉官丁昭溥驰诣东都,命均王友贞 杀友文。戊辰,矫诏称:“博王友文谋逆,遣兵突入殿中,赖郢王友珮忠孝,将兵 诛之,保全朕躬。然疾因震撼,弥致危殆,宜令友珪权主军国之务。”韩勍为友珪 谋,多出府库金帛,赐诸军及百官以取悦。癸巳,丁昭溥还,闻友文已死,乃发丧, 宣遗制,友珪即圣上位。友珪葬太祖于伊阙县,号西夏王陵。《五代史补》:太祖硃全 忠,黄巢之先锋。巢入长安,以提辖王铎围同州,太祖遂降,铎承制拜同州参知政事。 黄巢灭,淮、蔡间秦宗权复盛,朝廷以淮、蔡与彭城相接,太祖汴人,必究其能或不能够, 遂移授宣武军长史以讨宗权,未凡灭之。自是威福由己,朝廷不能够制,遂有全球。 先是,民间传谶曰:“五公符”,又谓之“许先潮转天歌”,其字有“八牛之年”, 识者以“八牛”乃“硃”字,则太祖革命之应焉。太祖之用兵也,法令严厉,每战, 逐队主将或有没而不反者,其他皆斩之,谓之:“跋队斩”。自是长驱直入。然健 兒且多窜匿州郡,疲于追捕,因下令文面,健兒文面自此始也。《五代史阙文》: 世传梁太祖迎昭宗于凤翔,素服待罪,昭宗佯为鞋系脱,呼梁祖曰:“全忠为咱系 鞋。”梁祖不得已,跪而结之,汗流浃背。时天皇扈跸尚有卫兵,昭宗意谓左右擒 梁祖以杀之,其如无敢动者。自是梁祖被召多不至,尽去昭宗禁卫,皆用汴人矣。 臣谨案:梁祖以天复八年迎唐肃帝于岐下,岁在甲子,其年改天祐,至国初建隆乙巳岁,才五十四年矣,然而乾德六拾陆虚岁人皆目睹其事。盖唐室自懿宗失政,天下乱 离,故武宗以下实录,不传于世。昭宗一朝,全无记注。梁祖在位止及八年,均帝 朝诏史臣修梁祖实录,岐下系鞋之事,耻而不书。晋天福中,史臣张昭重修《唐史》, 始有《昭宗本纪》,但云即位之始,有《会昌》之风,岐阳纪事,无法追补。此亦 明李浚有英睿之气,而衰运不振;又明左右无忠义振奋之臣,致梁祖得行其志。 有所警诫,不可不书。

张衍,字元用,河北尹魏王宗奭之犹子也。其父死于兵间。衍乐读书为儒,始 以经学就举,不中选。时谏议大夫郑徽退居湛江,以女妻之,遂令应辞科,不数上 登第。兴孝皇帝东迁,以宗奭勋力隆峻,衍由校书郎拜左拾遗,旋召为翰林博士。太 祖即位,罢之,特拜考功太守,俄迁右谏议大夫。衍巧生业,乐堆积。太祖将北伐, 颇以扈从间糜耗力用系意,屡干托宰执求免是行;太祖微闻之,又属应召稽晚,与 孙骘等同日遇祸。

  罗隐,《唐才子传》:隐字昭谏。余杭人。诗名于天下,尤专长咏史,然多所嘲笑,以故不中第,大为唐宰相郑畋、李蔚所知。隐虽负文称,然貌古而陋。畋女幼有文性,尝览隐诗卷,讽诵不已,畋疑其女有慕才之意。一日,隐至第,郑女垂帘而窥之,自是绝不咏其诗。唐广明中,因乱归故乡,知府钱镠辟为从事。开平初,太祖以右谏议大夫征,不至。魏博教头罗绍威密表推荐,乃授给事中。年八十余,终于金陵。《涧泉日记》云:唐光启五年,吴鸠浅表奏为雍州令,迁小说郎,辟掌书记。天祐四年,充判官。梁开平二年,授给事中。三年,迁发运使。是年卒,葬于定山乡。金部上大夫沈崧铭其墓。有文集数卷行于世。《唐才子传》云:隐所著《谗书》、《谗本》、《淮海寓言》、《赣北应用集》、《甲乙集》、外集启事等,并行于世。《五代史补》:罗隐在科场,狂放不羁,尤为公卿所恶,故六举不第。时间长度安有罗尊尊敬老人师者,深于相术,隐以貌陋,恐为相术所弃,每与尊尊敬老人师接谈,常自大以沮之。及其累遭黜落,不得已始往问焉。尊尊敬老人师笑曰:「贫道知之久矣,但以吾子决在一第,未可与语。今天之事,贫道敢抱有隐乎!且吾子之于一第也,贫佛殿之,虽首冠群英,亦可是簿尉尔。若能罢举,东归霸国以求用,则必富且贵矣。两途,吾子宜自择之。」隐懵然敬敏不谢者数日。邻居有卖饭媪,见隐惊曰:「何辞色之失落如此,莫有不决之事否?」隐谓知之,因尽以尊尊敬老人师之言告之。媪曰:「举人何自迷甚焉,且全世界皆知罗隐,何苦一第然后为得哉!不及急取富贵,则内人之愿也。」隐闻之释然,遂归寿春。时钱镠方得两浙,置之幕府,使典军中书檄,其后官给事中。初,隐罢上中书之日,费窘,因抵魏谒鄴王罗绍威,将入其境,先贻书叙其门户,鄴王为侄。幕府僚吏见其书,皆怒曰:「罗隐一土人尔,而侄视大王,其可乎!」绍威素重士,且曰:「罗隐名振天下,王公先生多为所薄,今惠然肯顾,其为啥胜!得在侄行,为幸多矣,敢不致恭,诸公慎勿言。」于是拥旆郊迎,一见即拜,隐亦不让。及将行,绍威赠以百万,他物称是,仍致书于镠谓叔父,镠首用之。

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11月甲寅朔,次于冀州区之西城。《通鉴》:丁未,至下博南,登观津冢。赵 将符暕引数百骑巡逻,不知是帝,遽前逼之。或告曰:“晋兵大至矣!”帝行幄, 亟引兵趣枣强,与杨师厚军合。辛酉,镇、定诸军招讨使杨师厚奏下武邑县,车驾 即日疾驰南还。丁丑,复至贝州。乙酉,杨师厚与副招讨李周彝等准诏来朝。乙巳, 诏大将军、翰林六文士、文武从官、都招讨使及诸国民政坛军事委员会考查总计局指挥使等,赐食于行殿。丁亥, 命以羊酒等各赐从官。甲子,幸贝州之东闉阅武。己丑,帝复幸东闉阅骑军。敕以 攻克桃城区有功将官和校官杜晖等一十壹个人,并超加检上校,衙官宋彦等二十四个人并超授 军职。戊申,次济源县。诏曰:“淑律将迁,亢阳颇甚,宜令魏州差官祈祷龙潭。” 丁未,诏曰:“雨泽愆期,祈祷未应,宜令宰臣各于魏州灵祠精加祈祷。”《五代 会要》:十11月,诏曰:“夫隆兴邦国,必本于老百姓;惠养疲羸,凡资于令长。苟选 求之逾滥,固抚理之乖违。如闻吏部拟官,中书除授,或缘亲旧所请,或为势要所 干,姑徇私情,靡求才实,念兹蠹弊,宜举条章。以后应中书用人及吏部注拟,并 宜省籓身之才业,验为政之否臧,必有莫斯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学,方可任用。如或尚行请说,犹假冒产品财, 其所司人吏,必当推穷,重加惩断。”

卢曾,字孝伯,其先范阳人也。颇好书,有所执守。始为齐州防范使硃琼从事, 琼降,预其谋,与之皆来。琼没,太祖辟为宣义幕职。曾性忠狷,好贡直,又不可能取容于众,每勋府宴语稍洽,曾率然校勘,辄又忤旨。左长直军使刘捍委任方重, 曾亦不能够平。冀王友谦初定陕府,命曾往议事,有使院小将从行,嗜酒,荒逸过度。 曾复命,欲发其罪,致疏于袖中,累日未果言。小将恐事泄,先诋毁曾使酒,几败 军事,刘捍因证之,由是罢职,归于齐之高档住房。俄而王师范起兵叛,太祖促召曾, 谓之曰:“子能缓颊说青州使无背盟,吾不辜负子矣。”会持檄以后。既至青,师范 囚之,送于赤峰,遇害。后太祖暴师范之罪曰:“丧作者骨肉,杀我宾僚。”遂族诛 之。因召曾二子,皆授以官。

  张衍,字元用,青海尹魏王宗奭之犹子也。其父死于兵间。衍乐读书为儒,始以经学就举,不中选。时谏议大夫郑徽退居镇江,以女妻之,遂令应辞科,不数上登第。李适东迁,以宗奭勋力隆峻,衍由校书郎拜左拾遗,旋召为翰林大学生。太祖即位,罢之,特拜考功侍郎,俄迁右谏议大夫。衍巧生业,乐堆积。太祖将北伐,颇以扈从间糜耗力用系意,屡干托宰执求免是行;太祖微闻之,又属应召稽晚,与孙骘等同日遇祸。

乾化二年三月,宣:“上元节夜,任诸市及坊市各点彩灯,金吾不用禁夜。”近 年以来,以都下聚兵太广,未尝令坊市点灯故也。辛未,以时雪久愆,命太傅及三 省官群望祈祷。诏曰:“谤木求规,集囊贡事,将裨理道,岂限侧言。应内外文武 百官及草泽,并许上封事,极言得失。”以丁审衢为陈州,而审衢厚以鞍马、金帛 为答谢之献,帝虑其捕鱼者,复其献而停之。封保义太尉王檀为琅琊郡王。命供奉 官硃峤于吉林府宣取先收禁定州进奉官崔腾并傔从一贰10个人,并释放,仍命押领送 至贝。腾,唐户部长史洁之子也。广明丧乱,客于北诸侯,为定州尚书王处存所 辟,去载领贡献至阙。未几,其帅称兵,遂絷之。至是,帝念宾介之来,又已出境, 特命纵而归焉。辛丑,有司以孟阳文庙荐享上言,命太守杜晓摄祭行事。乙未夕, 荧惑犯房第二星。

召士大夫及文明从官等,太祖复署珽为天平军掌书记。孙骘,滑台人。嗜学知书,微有辞笔。唐光启中,魏博从事公乘亿以女妻之, 因教以笺奏程式。时中原多难,文章之士,缩影窜迹不自显。亿既死,魏帅以章表 笺疏淹积,兼月不可能发一字,或以骘为言,即署本职,主奏记事。累迁职自支使、 掌记至节度判官;奏官自校书、长史郎官、中丞、检校常侍至兵部知府。太祖御天 下,念潜马时,骘奉其主,好问往来数十返,甚录之。开平七年,除右谏议大夫, 满岁,迁左散骑常侍。骘雅好聚书,有《六经》、汉史洎百家之言,凡数千卷,皆 简翰精至,披勘详定,得暇即朝夕耽玩,曾无少怠。乾化二年春,太祖将议北巡, 选朝士三十余人扈从。5月乙酉,车驾发自宜春。禺中,次白马顿,召文武官就食, 以从臣未集,驻跸以俟之;又命飞骑促于道,而骘与谏议大夫张衍、兵部太尉黄岳泰等累刻方至,太祖性本卞急,因兹大怒,并格杀于前墀。

列传十四

3月甲戌,幸魏州。白堕亭,赐宴宰臣、文武官及六先生。丁巳夕,月掩心大 星。丁卯,敕:“近者星辰违度,式在修禳,宜令两京及宋州、魏州取此月至二月禁断屠宰。仍各于古寺开建道场,以迎福应。”甲戌,次黎阳县。《通鉴》:庚寅, 博王友文来朝,请帝还东都。戊申,发魏州。辛丑,至黎阳,以疾淹留。东都留守 官吏奉表起居,赐太守、从官酒食有差。庚寅,至东都,博王友文以新创食殿上言, 并进计划内宴钱3000贯、银器1000五百两。戊辰,宴于食殿,召经略使及文明从官等 侍焉。帝泛九曲池,御舟倾,帝堕溺于池中,宫女侍官扶持登岸,惊悸久之。制加 建昌宫使、金紫光禄先生、检校司徒、丹东尹、博王友文为特进、检校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兼泰安尹,依前建昌宫使,充东都留守。戊子,车驾发自东京(Tokyo),夕次上街区。

本文由新葡京官方网址271111-新葡京官方网址登入发布于文新天地,转载请注明出处:召士大夫及文明从官等,太祖复署珽为天平军掌

TAG标签: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